憲法學者:馬英九都不該單獨視察情報機關 更何況是金溥聰

憲法學者:馬英九都不該單獨視察情報機關  更何況是金溥聰
Photo Credit: VOA CC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國安會金溥聰視察警政署與調查局引起違憲爭議,事實上,國安會算是國安局上級,但不代表是其他情報機關的上級。

國安會秘書長於上週視察了警政署與調查局後,引起了違憲的爭議。然而,金溥聰18日不顧爭議的聲音,又視察了海岸巡防署。國安局曾指出國安會秘書長只是循例視察,也有學者認為國家安全會議秘書長為國家安全局之長官,基於情報工作法規定,當然可以視察各該機關聽取簡報。但更多的聲音指出,國安會秘書長僅為總統我認為問題並不能那麼單純的去做說明。

(相關閱讀:金溥聰視察警政署、調查局違憲? 國安會:合憲依法

這是個憲法問題,但是說來不困難,只是大家常帶有有色眼光,所以一個國安會,大家各自表述。作為一個憲法學者,有義務去澄清這件事情。

國安會是國安局上級 但國安局並非其他情報機關上級

首先,國家安全會議是個會議,但是國安會本身也是個機關,機關首長即為國家安全會議秘書長,如同總統府之機關首長並非總統,而是總統府秘書長;同時,兩位秘書長擔任總統在不同事物上之幕僚長外。又國家安全局依據憲法規定以及國家安全會議組織法之規定,均為國家安全會議之所屬機關,就此不能單以國安會秘書長為總統幕僚長來否認其作為國安局之上級長官。

但是國安會秘書長雖然國安局的上級長官,不代表他就可以去視察情報機關。要去了解的是,國家安全局與其他情報機關或視同情報機關之關係。

依據國家安全局組織法第二條第一項規定,國家安全局隸屬於國家安全會議,綜理國家安全情報工作與特種勤務之策劃及執行;並對國防部總政治作戰局、國防部軍事情報局、國防部電訊發展室、國防部軍事安全總隊、國防部憲兵司令部、行政院海岸巡防署、內政部警政署、內政部入出國及移民署、法務部調查局等機關所主管之有關國家安全情報事項,負統合指導、協調、支援之責。

Photo Credit: 中華民國警察製作,user:jitcji翻繪 CC 0

Photo Credit: 中華民國警察製作,user:jitcji翻繪 CC 0

而在國家情報工作法則把上述機關分為情報機關以及視為情報機關。但是無可否認的事實在於,上述該該機關均不隸屬於國家安全會議或者是總統府之中,而是隸屬於行政院所屬各部會當中。各該機關的直屬最高長官為行政院院長,此點就憲法而言,殆無疑義。

因此國家安全局組織法或者是國家情報工作法也不敢直言國安局得指揮監督個該情報機關。國家情報工作法第十五條也只規定國安局做為情報工作之主管機關僅得「負責統合指導、協調及支援情報機關之業務」。如此之規定,與所謂之機關職務協助較為相似,亦即無隸屬關係機關之協力。此一條文與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二十九條以下之司法警察規定有所不同,於第二百三十條與第二百三十一條條文之規定乃是指司法警察與司法警察官必須受檢察官指揮偵查犯罪。然而,在其他警察職務上,檢察官仍不得指揮監督。然而,相較於前述統合指導、協調及支援等概念來說,指揮偵查犯罪之意涵概屬明確,但是卻不代表檢察官得以貿然的巡視警察機關,因為警察機關仍有其隸屬之長官。

整體來說,此種職務協助的條文並不能直接導引出國家安全會議秘書長得巡視非所屬之情報機關的權限。更表彰一件事情,情報事務雖以國家安全局為最高主管機關,但不代表該機關獨佔了情報事務。司法事務亦同,亦非由法院獨佔。

總統都無權視察 國安會秘書長更不用講了

不過更值得一講的是,國家安全會議秘書長得否以總統之幕僚長身分巡視行政院所屬各部會之情報機關。有學者雖以幕僚長並不得如此作為,實際上並無強制規範禁止幕僚長代理首長身分視察所屬機關。

其實更重要的問題是,那總統自己可以去看嗎?如果總統都不行,何以其幕僚長可以視察。行政院之機關首長為行政院院長為憲法所規定,即使總統為決定國防外交等國家安全大政方針,但仍不代表總統就成了最高行政首長,如同監察委員也是總統提名,但不會讓監察委員成為總統所隸屬。

依據憲法增修條文規定,總統雖可以任命行政院長,但第二條第三項僅規定,總統為決定國家安全有關大政方針,得設國家安全會議及所屬國家安全局,其組織以法律定之。換言之,總統在僅有決定國家安全等大政方針之權,而且必須要在國家安全會議的架構下才有落實的可能,如此解釋才符合文義。

如果這樣馬英九總統在未有行政院長或其代表之陪同下,亦非可以直接巡視各該情報機關。如此,你覺得國安會秘書長自己可以巡視各個情報機關嗎?

Photo Credit: VOA CC0

Photo Credit: VOA CC0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