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園性侵實錄》︰團結起來,對抗掩耳盜鈴的制度、怪責受害人的文化

《校園性侵實錄》︰團結起來,對抗掩耳盜鈴的制度、怪責受害人的文化
《校園性侵實錄》劇照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美國不少大學,校園性暴力受害者得面對學校的二度傷害。《校園性侵實錄》的主角並沒有就此卻步,反而組織其他校園性侵受害者,要求校方正視問題。

最近,演藝學院學生會公佈其問卷調查結果,發現有12%受訪同學稱曾遭教職員性騷擾,18%曾目睹同學被性騷擾1。而有94%的同不知道校方的性騷擾機制,引起公眾人士對校園性騷擾情況的關注。雖然有本地大學現在大多已有處理性騷擾政策2,但同學是否清楚知悉,又是否對同學有充份保障?

名牌大學的性暴力

在美國,不少名校如各常春藤大學(包括哈佛大學、耶魯大學、賓夕法尼亞大學、普林斯頓大學、哥倫比亞大學等等名校),學校官方資料顯示出「性騷擾」甚低,不過紀錄片《校園性侵實錄》(The Hunting Ground)以及不少機構的調查報告,則揭露另一面的真相。

美國大學聯會(Association of American Universities)於2015年發表一份研究報告,對全美27大名校進行調查,發現超過兩成美國女性大學生曾遭受性騷擾。3這些學校的管理層聲稱其處理性騷擾的程序完善又妥善,但事實上又是否如此呢?

學校掩耳盜鈴,製造二度傷害

《校園性侵實錄》導演Kirby Dick訪問兩位北卡羅來納大學教堂山分校的女同學Annie E. Clark和Andrea Pino,她們在同學派對中被強姦,當向學校行政部門求助時,卻被告知「強姦就像一場美式足球賽」,要她檢討自己能否做得更好,又問她有否喝酒,彷彿責任在受害者。這些性侵受害者,結果受到二度傷害,難以繼續追究。

導演亦訪問一家大學的教務長,她表示不少學校都採用如此方法,令學生上報變得困難,減少性騷擾上報個案。

不少名校亦會要求受害學生不要報警及不要告訴別人,企圖掩飾性騷擾,以「掩耳盜鈴」的方式,製造校園「沒有性騷擾」的假象。有時更因為施行性暴力者為校隊運動員,學校認為其有更高「價值」,而希望將事件息事寧人而妨礙受害者投訴。

雞蛋對抗高牆

幸而,Annie和Andrea並沒有就此卻步。反之,深感不公的她們,找到其他校園性侵受害者,有男也有女,創立「停止校園強暴」(End Rape on Campus)。組織以各種不同的方式抗爭,向性暴力說不,並要求學校正視校園性暴力,為性侵受害者討回公道。

這些年輕人面對的,是尤如巨塔的學校制度以及一些「受害者也有責任」類的傳統觀點,抗爭的過程絕對不容易,這些年輕人也面對不少壓力。導演一直追訪,紀錄她們如何互相扶持,與高牆鬥智鬥力,一步一步爭取公義。

這不單是性暴力受害者的故事,也是一個雞蛋對抗高牆的故事。

《校園性侵實錄》為第6屆人權紀錄片電影節其中一套電影之一,電影節其他電影,可參考 hrfilm.amnesty.org.hk

相關文章︰

參考資料:

  1. 立場新聞(2016年8月29日)︰演藝學院學生會:12%學生曾遭教職員性騷擾
  2. 新婦女協進會(2014)︰反性騷擾政策檢視清單——大專院校及中小學研究報告
  3. The Washington Post (21 Sept 2015): What a massive sexual assault survey found at 27 top U.S. universities

責任編輯:tnlhk
核稿編輯︰王陽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