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全執政」其實是行政「完全干預」立法

「完全執政」其實是行政「完全干預」立法
Photo Credit: 總統府 CC BY SA 2.0
Photo Credit: 總統府 CC BY SA 2.0

Photo Credit: 總統府

中華民國的憲法採行的雖然是五權分立的架構,不過考試與監察兩權算是為了補強其餘三權可能產生的弊病而存在,真正的重點還是在孟德斯鳩那相當成熟的行政、立法與司法三權分立。

關於「司法獨立」,雖然目前在台灣有沒有在實務運作上貫徹還是見仁見智,但相信多數人民其實都已經有了這樣的概念,知道行政不能干涉司法(架構上行政與立法兩院同級),司法亦不得侵犯立法(賦予立法委員言論免責)。而本文要討論的是另一個鮮少有人談的問題,「立法獨立」觀念。

在談這個觀念之前,先分享一個觀點。盧梭在《民約論》裡面提到,立法權像是國家的心臟,而行政權則是國家的大腦。大腦可以協調整個身體動起來,不過就算麻痺了,也還能活著,可是如果心臟停止跳動了,就會立刻死亡。

這個譬喻的精闢之處,在於揭露了一個非常重要的關鍵:我們的大腦不能去控制心臟要怎麼跳動,或是要不要跳動。相同的道理,在一個健全的民主國家中,行政權也不能去命令、要求或控制立法權,然而這似乎跟目前台灣的情況是完全相反的。

在盧梭的觀點中,他認為像是立法委員這樣的角色並不能享有立法權,而只是協助人民起草法案的專家,最終所有的法案都必須直接經由人民通過才算數,立法權不應該被轉移也不能被代表。當然,這個觀點與現今的代議制度是相違背的。

由於在民主制度一開始發展的時候是很難施行直接民主的,於是只好透過比較間接的代議制度,由選民選出代表代為商議、或代為投票包含立法、國家預算等重要事項。而如今雖然在資訊科技發達的程度上,要施行直接民主已經毫無困難,但是卻也因為代議制度最嚴重的缺陷,而可能再也回不去直接民主制了。

代議制度最嚴重的缺陷是什麼呢?其實簡單來說就是「自肥」。起初人民所選出的委員或議員的確有可能是想為民服務的,但是他們掌握了足夠的權力,可以讓自己成為既得利益者,或是維持他們金主既得利益者的地位,於是代議者與既得利益者就成了聯盟,他們在議會決議上想辦法給金主或自己好處,而這些好處到頭來也能幫自己爭取連任。

選民只能用下一次投票來表態,而代議者在當選之後則是完全不受選民約束的,這其實是全球民主國家都面臨的問題。然而更大的問題,恐怕是我們讓行政權來左右立法權。

「立法獨立」的重要性

簡單用棒球來舉例,行政、立法、司法就像是棒球場裡面的球員、教練和裁判,教練決定球賽要怎麼打,球員則執行教練下達的指令,裁判維持場上的秩序,讓比賽順利進行。行政權如果去干涉司法權,那就是球員想要兼裁判,行政權如果去主導立法權,那就是球員想要指導教練,而行政權中的大多數成員(內閣)竟然還都不是民選產生的。

但是如今由行政機關來提出法案,讓立法機關來表決,而行政機關還毫不避諱的想要影響、控制立法機關,所謂的三權分立早就名存實亡。立法權與行政權看起來分屬兩個院,本來應該各自獨立,但如今卻更像是互相合作分贓的兩個利益團體。

這樣的例子其實相當多,總統主持五人小組會議,這個會議中的總統、行政院長代表的就是行政權,而立法院長代表的就是立法權,五人小組會議的重點,就是行政權在試圖主導立法權。從去年年中為了美牛爭議而加開臨時會,到今年則是行政權想要逼迫立法院通過具有爭議的服貿協議,這樣的舉動卻被行政權認為是「外界觀察立法院、行政院與國民黨能力、效率與團結與否的櫥窗」。

效率,一向是集權國家最引以為傲的,因為一聲令下全國就朝同一個目標前進。民主不是一個完美的制度,而「效率不彰」更是民主制度很明顯的一個缺點,原因就是在民主國家中,會有許多不一樣的聲音存在,必須要試著取得共識,或是在資訊充分揭露之後,經由表決而採取多數人認同的方案,這很明顯是快不起來的程序。資訊充分揭露是很重要的,沒有這個前提,少數服從多數只是「多數暴力」,而不是民主。

而行政權在「效率」這個假議題的包裝之下,企圖將手伸入立法權之中,以民主之名行獨裁之實,其實是應該受到人民唾棄的。真正的民主,應該是揭露充足的資訊,讓人民能夠去思考、討論、爭辯,權衡所有利弊得失之後,幸運的話取得共識,沒有共識的話也能透過投票程序取得多數決的結果。行政權是大腦,立法權是心臟,大腦如果可以控制心臟怎麼跳,結果就是心律不整、心肌梗塞到最後停止跳動。

政治人物早已習慣在取得行政權之後同時能夠控制立法權,並且將這種絕對優勢稱為「完全執政」。事實上,這是明目張膽「行政干預立法」的現象,其危害甚至還高於司法不獨立,然而人民卻鮮少察覺。人民應該格外當心,在立法不獨立之後往往就很容易也產生司法不獨立的現象,三權分立到最後可能會名存實亡而回到集權統治情況下、獨裁者身兼行政、立法、司法的角色。

還記得電影《超時空戰警》那句經典台詞嗎?「I never broke the law! I am the law!」不知道各位是不是已經在台灣政壇上嗅到這樣的味道了?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