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澳門第一家菲律賓麵包店,已在紅窗門街上飄香13年

全澳門第一家菲律賓麵包店,已在紅窗門街上飄香13年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走進全澳最大的外籍移工族群,很快發現他們陽光、自信的笑容,驚訝於他們的團結和互助精神,全澳菲裔移工有超過2.3萬,不同類型的團體竟多達77個!然後再被一個個故事感動:有堅持十二年不加價的良心麵包店,有團體開辦課程讓移工在澳門免費進修,有菲傭為了照顧僱主家中的婆婆學急救和按摩。他們愛音樂愛熱鬧,經常在南灣湖邊、在沙灘辦活動,不但為了聯誼,更重要是互相陪伴,不想同鄉辛苦賺來的錢在賭場斷送。

《論盡》媒體,為澳門獨立媒體。從2010年8月開始創立每周專題(紙本),2012年10月《論盡》媒體正式成立,同時開通網上媒體 AAMacau.com,2013年5月1日發行第一期紙本月刊,逐漸豐富媒體內容,包括:即時報道、時事專題、藝文評論、人物專訪、特約專欄等,並不斷開拓傳播空間和社會影響力。

文:阮子卉、李遠昇/攝影 :梁惠施

澳門有個「小菲國」

從新馬路緩步行上紅窗門街,會發現兩旁的商舖招牌逐漸由中文換成他加祿文(菲律賓語) ,短短數百米的一條小街,有20多家由菲裔人士開設的店舖,從食肆、士多、服裝店、麵包舖,到髮廊、網吧、甚至託運服務均一應俱全,只是一街之隔便來到這個「小菲國」。

2015-10-21_02-20-40-540x365@2x
店內的員工笑容親切。

菲籍移工激增現商機

就像九十年代曾經盛極一時的荷蘭園二馬路「小泰國街」,這些專門面向不同族裔人士的小商店街,亦見證著澳門移工史的流向。菲律賓一直是中國大陸以外第二大外僱來源地,但以往來澳工作的菲籍人士多是從事家傭、保安、服務生等,消費力有限。隨著澳門旅遊博彩業飛速發展,需要大量外來勞動力支撐起這個全球增長最迅速的經濟體,澳門的菲籍移工從2003年不到3千,急升至2015年8月超過2.3萬人,增長高達7倍。

就業結構上亦有明顯的變化,雖然有近一半人從事家傭工作,但有超過三成遍佈在賭場、酒店、餐飲、零售等薪水較高的服務性行業。十年前,我們幾乎很少見到菲籍人士會到餐廳用膳,近年情況已經改變,而售賣菲律賓食品的雜貨店如今在各區更是越開越多。

價廉物美 同聲同氣

要數店舖最集中、最多樣的自然是紅窗門的菲律賓商店街,「小菲國」逐步成形也是近十年的事。紅窗門、司打口下環街一帶有不少唐樓,商住租金相對低廉,吸引不少外籍勞工合租房屋,早在2000年前後先後開過數間菲律賓食店,方便同鄉。之後專門的麵包店、士多(雜貨店)、網吧,兼賣飯盒、炸雞的雜貨店應渾而生,家鄉風味,同聲同氣,價廉物美,如兩餸一飯的菲式飯盒只售22元(台幣87元)、5蚊6個(6元5個,相當於台幣20元)菲式豬仔包等都大受歡迎。連散居在各區的菲籍人士,閒時亦會特地來到這裡選購商品。

人氣旺,有商機,近兩年菲式商店數目激增,大都是在澳門的菲裔人士開設,服務同鄉。同樣受到加租壓力,這邊的商店轉移亦相當頻繁,有些店從紅窗門向租金更便宜的夜呣里等橫街延伸,形成一個獨特的「十字形」菲裔社區。

2015-10-21_02-21-29-540x360@2x
店內的道地食物是由老闆娘的母親所煮。

苦練中文卻擺了「烏龍」

菲律賓人很重視家庭,不少在澳門落地生根的菲裔人士會僱用在家鄉的親人過來幫忙打理店舖。Jenny一畢業便來澳門在親戚開的服裝店工作,至今已四年時間。她說,在澳的薪酬其實相比家鄉只是略高一點,沒有如外界想像般差天共地,而真正吸引她越洋工作的原因,是她熱衷學習不同語言。在菲律賓讀書時曾學習中文好一段時間,Jenny希望藉來澳工作有機會跟本地人溝通,練習中文會話,但她笑言來到才知道擺了個「烏龍」,原來澳門人日常說的「Chinese」是粵語,而非當初在家鄉學的普通話。

託運店寄出滿滿的溫情

除衣食住行外,另一個非常重要的服務便是貨物託運,店內經常堆滿一箱箱待寄的貨物。即使買了新衣,菲籍移工都捨不得丟棄,他們習慣將舊衣和舊物寄回家鄉,給有需要的家人。有移工說,這裡寄行李比較划算,因為是依據箱子大小而非重量收費,因此人人都會盡量在箱中放滿最多衣物,有時更會用朱古力(巧克力)、糖果等填滿剩餘位置,希望親人可以收到滿載的心意。

天時地利也要「人和」

見證紅窗門街變遷的還有這裡的街坊,「小菲國」當中其實還有不少本地人開設的商店。有中藥店老闆娘非常歡迎這些新鄰居到來,她說現在區內人流增加,整條街比以前更旺,生意上彼此各有各忙,尤其中藥與菲律賓人更加是「大纜扯唔埋」,但並不會因此造成隔閡,她笑言「大家都相處得不知幾好」,有時來貨太重甚至會找對方幫忙搬入店內。

有士多(雜貨店)老闆也給出了好評,說不會帶來惡性競爭,「平時無論本地人還是菲律賓人都會來買嘢,如果講中文聽唔明咪用呢個(手指按計數機)幫手!」他又主動為這些異國鄰居抱不平,「外界成日話佢哋(菲裔人士)又嘈又搞事,其實都不知幾好禮貌,知道入咗黎你地方,所以一切行為都好檢點,就算入夜都唔會好嘈,講嘈隔離(本地店) 啲宣傳喇叭咪仲嘈!」

雖然有社區居民對附近休憩區多了菲籍人士聚集飲酒稍有微言,但他們都說深夜還有菲律賓店開,街區有人氣,治安都比以前好多了,不像以往冷清。

良心麵包店見證小菲律賓街變遷

走入紅窗門的菲律賓商店街,很容易發現一間毫不起眼的麵包店外經常排着長長的人龍,特別是晚上8點幾的下班高峰期或深夜臨近收舖時間,人龍更是排到出馬路,熱鬧的街角成為紅窗門一景。麵包新鮮滾熱辣出爐,源源不斷上架,「我要20個!我要40個!」買麵包買到好似「上倉」(買很多),直看得人傻眼。

2015-10-21_02-19-09-540x360@2x
麵包店經常人龍不斷,也有不少本地人幫襯。

12年來從未加價

這家生意火紅的菲律賓麵包店,產品只得三款,賣相出奇的普通,熱賣的小麵包其實是齋包一個,味道少甜,新鮮出爐時外脆內軟,賣5蚊6個(6個5元,相當於台幣20元),開業12年來都無加過價(編按:至2016年已13年),在今時今日的材料舖租底下算是「奇聞」。平靚正(便宜且質量好)、夠平夠飽肚,難怪人龍不斷,除了菲律賓同鄉、附近街坊、遊客,甚至專程開車來買都大有人在。

開業十多年,舖租已經翻了幾翻,問老闆Crisostomo為何不加價?「賣平一點可以減輕同鄉在澳門打工生活的經濟壓力,又可以吸引附近的街坊,何樂而不為?薄利多銷,希望靠口碑及質量取勝啦 ! 」忙到不停手,他手腳俐落地又幫客人裝好一大袋麵包。為了拉上補下抵消沉重的經營壓力,老闆不介意長時間工作,只求賺多幾個錢平衡開支。每日晚上十二點才是生意高峰期,尤其是星期五晚,不少外籍人士總愛放工後以麵包做宵夜,所以老闆早上十一點便要準備材料,下午兩、三點開門,凌晨兩點才收工,跟一般麵包店營業時間完全相反。一日做15個鐘(15小時),真正非人生活。

除了靠平,老闆對自家麵包的出品亦信心滿滿,「保持麵包質量是我對食客的承諾,也是經營秘訣。我相信客人能食得出麵包的質量和心機,好食自然就會返轉頭(回頭光顧)幫襯,唔係賣得平與貴(不是價格的問題)。其他店家好難模仿我們的味道,所以不太擔心有惡性競爭。」

2015-10-21_02-37-50-540x360@2x
老闆將新鮮出爐的麵包倒入櫃子裡。
2015-10-21_02-17-48-295x197@2x
除了麵包,店內也有售賣菲律賓的道地糕點。

紅窗門街第一店

來澳打拼24年的Crisostomo 說,由於家鄉缺乏工作機會,在九十年代來澳發展,初時任職酒店保安,住滿七年取得身份證後結識到太太,誕下一對兒女,一家人從此落地生根以澳門為家。太太西餅功夫了得,2003年在天時地利人和下,一家人合力在紅窗門橫街一間小店首次創業。當時家鄉口味的麵包全澳只此一家,很快便吸引一眾同鄉幫襯,藉尋回味覺記憶,以解思鄉之愁。

這也是紅窗門街第一間菲律賓商店,之後越來越多同鄉在此落腳,老闆可以說是見證着商店街成型。「當年都冇咁多(沒有那麼多)菲律賓店咁熱鬧,自從近年來澳工作的菲律賓人增加,需求多咗(多了),多咗同鄉做生意,雜貨店、網吧、食肆(餐廳)、速遞公司都有。」但如果租金、成本繼續上漲,老闆坦言,當無力再經營時或會考慮結束生意,回鄉過退休生活。

文章經同意轉載,原文於此:

相關文章:從菲律賓大學講師到擔任澳門家傭,她的孩子們成了小小「太空人」

責任編輯:張馨云
核稿編輯:吳象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