懶人時報看什麼?搞笑咖與新聞人:記者節的故事;情人節只能跟雙手一起度過嗎?高雄果菜市場強拆整理包

懶人時報看什麼?搞笑咖與新聞人:記者節的故事;情人節只能跟雙手一起度過嗎?高雄果菜市場強拆整理包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懶人時報本日選文:搞笑咖與新聞人:記者節的故事;情人節只能跟雙手一起度過嗎——交到女友的必勝法則;以及高雄果菜市場強拆整理包。

台南市虱目魚養殖協會一日拒絕與政府洽談產銷摔虱目魚、燒民進黨證洩憤

(又有一個新聞網站上線,「串樓口」是由「新頭殼」前總編輯莊豐嘉與友人創設,串聯地方公民記者貢獻報導。這篇報導,可以看到中共農漁統戰的政治效應。轉自莊豐嘉的臉書,以下引述內文)

漁業署等單位一日邀請台南市虱目魚養殖協會的漁民到台南市政府民治中心舉行產銷座談會,但漁民不滿漁業署8月間發公文阻擾赴大陸洽談繼續契作事宜,協會理事長王文宗率兩輛遊覽車漁民抵現場,喊口號「爭權益、還公道」,集體原車返回養殖地學甲區,放話要座談官員自己到學甲來。王文宗說,原訂9月19日赴農委會抗議,為壯大聲勢,決定提前12日加入觀光旅遊業者北上抗議行列。

台南市虱目魚養殖協會於民國100年至104年間,與大陸契作虱目魚,契作價格每台斤40元至45元之間,五年來共契作17,400萬台斤,受益漁民200餘戶,施姓漁民業者對契作十分感激,認為有了契作保價收購,收入安穩,不怕市場波動。但連續五年契作至今年停止,王文宗積極爭取大陸方面繼續契作,並訂於9月19日率領老漁民赴北京洽談,盼北京國台辦人員維持虱目魚契作。(懶人時報

情人節只能跟雙手一起度過嗎——交到女友的必勝法則

(隱藏的性別刻板印象,文長,建議全文閱讀。轉自蔡宜文的臉書,以下引述內文)

無論是男女期待另外一半有四到五萬的穩定收入,說起來並不算過分,以台灣當前的物價、房價等,若還要加上嬰幼兒托育、長輩的照護等,雙薪家庭加起來近10萬的收入也算不上什麼奢華的生活。可這個收入之所以讓人感到反感,是因為很少人可以達到,新聞中就直接提到「男性月入逾五萬元以上有147萬1,000人,佔全體男性24.3%;女性月入逾四萬元有114萬6,000人,佔全體女性25.2%」幾乎只有四分之一的人,才符合這個標準,然而,卻甚少人談論明明已經算是維繫基本生活標準的月薪四到五萬,為何在台灣勞動環境會成為「奢求」?

(中略)可惜的是,這幾年間,多數人往往把台灣異性戀男女的不婚、不生歸咎到無數的個人身上,因此沒有人去想這背後的問題,是年輕人太草莓、是女人學歷太高、是台灣女權太進步⋯⋯所以解決這個問題的方式,就變成了不是逼人去結婚、就是勸人去結婚,不是痛陳自己沒女朋友,就是用熱情鼓勵大家要嫁給誰。

(中略)同樣也是在情人節,我看到了一個粉絲專頁「直接跟農夫結婚」,裡面經營者看得出來是一群有理念的農村青年,有熱情,對於台灣農業也有很好的論述及想法,但他們正是犯了上述錯誤最好的示範。粉絲專頁的發文及〈農夫需要一個太太The Farmer wants a wife〉、〈農青之,不願面對的殘酷真相〉等文章,除了把年輕男性農夫多數未婚這個現象提出外,同時也對這個現象做出了詮釋與告訴我們為什麼這是個問題:

(中略)他們認為造成這個問題的原因,很明顯的來自於對農村及農村男性的刻板印象、還要加上社會主流價值觀的貶低或忽視,以及城鄉發展差距導致農產地的民生、交通、教育、醫療資源不足等。然後,他們認為可以解決這個問題的方法,就跟解決「憑什麼第一線生產者不能獲得合理的收益?」就直接成立平台直銷一樣,叫女人去跟第一線生產者結婚。(懶人時報

【高雄果菜市場強拆快訊】市府官員談一半,閃人落跑 後續動作難料

(高雄果菜市場拆遷爭議現場,重點是引文的事件脈絡。轉自焦點事件的臉書,以下引述內文)

到了上午11點多,鄭清福與自救會見面,自救會要求他簽署「未協商、未安置前不得拆遷」的承諾書,同時,自救會會長吳富雄要求召開公聽會,以及公開的協調會,並要求他解釋拆遷的合理性;不料,在經過大約二十多分鐘的溝通之後,就在吳富雄解釋果菜市場的歷史脈絡時,鄭清福忽然轉身就走,在強勢的警力戒護下,繞行社區兩圈,躲入果菜市場二樓,並在警方的保護下,成功脫身。

面對鄭清福這個突然的舉動,大家一時一片錯愕,還反應不過來,接著就一起高喊「承諾協商」;鄭清福這個談到到一半就落跑閃人的動作,是否代表接下來會有進一步的動作,請持續關注我們的報導。

【如果你還來不及了解這個事件的始末,請看下列條目整理】

焦點事件〈【高雄果菜市場現場】91大限到 居民護家園 等待天明

焦點事件〈【快訊】陳菊真的要幹!高雄果菜市場居民鐵鍊瓦斯筒與警對峙中

焦點事件〈九一大限前 高雄果菜市場的非日常

焦點事件〈陳菊主政 高雄火在燒 民團百人北上控訴:鴨霸

公民行動影音紀錄資料庫文集

「身綁鐵鍊捆瓦斯」 高雄果菜市場強拆 居民捧親人遺照擋怪手懶人時報

搞笑咖與新聞人:記者節的故事(黃哲斌)

9月1日,一個不方便慶祝的節日,請容我只紀念、不放假一下。

不方便慶祝,因為壞消息像春夏之交的綠竹筍,三立裁員、壹傳媒震盪,媒體產業歷經一場漫長的拔牙,或根管治療,血水只能往肚裡吞。

另方面,網路媒體蜂擁而出,一年來,端傳媒、報導者、信傳媒、上報等公共議題網站, Rocket Café火箭科技評論、鎖定東南亞移工議題的「移人」、以勞動權益及社運為核心的「焦點事件」,大大小小不擇地而出;此外還有紙本網站並行、謎樣的《鏡周刊》蓄勢待發,狀似一片榮景,卻又各自頑強求活。

舊典範已破,新典範未立。這是一個令人眼花繚亂、意亂情迷的媒體時代。(詳情可參黎慕慈此文,不再贅述)

然而,在記者節前夕,我很難不想起許多臉孔。

例如前些時,在一個評審場合裡,認識一位新聞傳播科系畢業的年輕記者,他始終抱定志願,希望當一名稱職的記者,進入某大報一年多,卻有著無盡的苦惱。

他描述,除了例常供稿給報社,每天還要交三到五條網路即時,而且,上午十點就要交一條,「問題是,當時才剛開始跑新聞,哪來即時新聞」,他抗議。主管回答,你應該前一晚就準備好這條新聞。

「這樣,還有即時的意義嗎?」但抗議無效,只能照章行事;而且,還不能直接轉發公關稿充數,報社還要統計網路即時的流量,作為考核標準。

於是,他不斷焦慮地問我怎麼辦?他真的很喜歡新聞工作,但是,現在根本無法好好跑新聞,每天醒來就苦惱著如何交差,還要流量達標。

他問我,到底該不該考慮轉行,但他又捨不得採訪工作,我只能一面安慰他,一面給他一些合理建議,但我知道,這些建議並無法改變大環境,只能算是「含著珠淚跳恰恰」。

他只是我認識的其中一例,於是我決定,寫一篇文章,感謝無數像他一樣,在惡劣環境中,抱著熱情初衷跑新聞的第一線記者,謝謝他們,既不像我一樣夾著尾巴烙跑,也不肯擺成一灘爛泥姿態混日子。

==============

以下節錄我這期的《天下》專欄,從「強.史都華世代」談起;然後以八月初,約翰‧奧利佛(John Oliver)在HBO脫口秀《上週今夜》裡,亦莊亦諧為新聞業請命,最後舉《信使郵報》的故事為例,說明台灣媒體工作者的處境並不孤單。

感謝那些孤獨但勇敢的新聞工作者,以下節錄。全文請點此

約翰‧奧利佛一方面不留情面,諷刺那些只想用小貓小狗新聞,取悅讀者的媒體老闆;一方面嘲弄所謂數位媒體專家,滿嘴人工智慧、資料庫採礦等花俏名詞,卻忽略新聞的真實本質。

最後,他將矛頭對準他的重要收視群,「不願花錢看新聞,只肯窩在咖啡店,用免費Wi-Fi上網看他節目」的年輕世代,奧利佛強調,自己的節目大量引用地方報業資料,這些第一線報導是電視媒體與民主政治的基石,如果,我們不肯為新聞付費(pay for journalism),遲早有天,將因此付出代價(pay for it)。

末了,他仿諧《大陰謀》、《驚爆焦點》,製作一部搞笑的電影預告片,暗示若無健康的新聞業、敬業的採訪記者,類似水門案或教士性侵醜聞,將永無水落石出的一日。

從史都華到奧利佛,他們在幽默戲謔的表象下,正視公共議題、深入爬梳資料、勇於質疑權威的努力,讓人從另一角度,看見新聞的本質與價值。《紐約客》尖刻指出,「當電視新聞提供太少新聞,深夜脫口秀又提供太少娛樂」,史都華巧妙融合兩者,創造一種兼具實用、趣味、情緒感染力的節目形式。

當然,正如奧利佛指出,在惡劣的媒體環境下,努力挖掘新聞的第一線記者仍所在多有,他們展現了頑強與勇氣,敏銳與悲憫,他們讓失聲者有聲,無力者有力,他們介入、改變了受訪者的生命,更藉此介入、改變了更多沈默者的生活。 (請參考,這個報導性侵被害人的案例

舉一例,去年贏得普立茲公共服務獎的《信使郵報》(The Post and Courier),是美國南卡州發行量不過八萬兩千份的地方報,他們以名為「至死方休」的專題報導,批評州政府漠視家暴議題,導致十年內超過三百名婦女不幸喪命,此一專題不但獲頒年度大獎,也迫使政府採取家暴防護措施。

此外,該報每週仍保留四個醫療政策版面,醫藥記者邵瑟(Lauren Sausser)緊盯該州的低收入者醫療補助政策(Medicaid),以系列報導揭露底層民眾如何因制度缺失,陷入無力就醫的慘狀,如一名罹患食道癌的披薩外送員,被拒於醫院之外,只好坐以待斃,她的報導觸動無數讀者,也讓州議會正視此一議題。

邵瑟強調,她不只希望指出政策的不足、揭示普通人的生活如何受衝擊,更要挖掘那些高高在上的政策,究竟如何被決定。

問題是,如同《驚爆焦點》中的《波士頓環球報》,《信使郵報》近年也因營收下滑,不斷優離、裁員、要求員工休無薪假。

在低迷氣氛下,該報四名記者仍深入考掘,建立一個家暴受害人資料庫,找出命案與政策、法律、文化因素的關聯性;同時向州議會問責,認為政客礙於槍支管制等利益考量,長期擱置更嚴格的家暴防治法案,因而讓南卡成為女性受害最嚴重的一州。

獲頒普立茲獎後,該報記者發表謙虛但嚴厲的聲明,強調真正的獎項是立法者負起責任,讓婦女人身安全獲得進一步保障。

《信使郵報》的例子,也印證了奧利佛的論點,沒有新聞媒體的看守,地方議會可能是一場無法控制的災難。

我們正處於一個時空扭曲點,在媒體經營艱困、記者形象低落的當下,有些人黯然離開崗位,有些人嘲笑自己的理念初衷;但是,總有些人會證明,這一行的終極價值,不在於版面或網頁上的撰稿人名字,而在於見證時代、服務公眾、守望社群,同時,為幽暗角落發出一絲清亮的聲音。

「搞笑咖與新聞人:記者節的三個故事」全文請點此

===============

●強烈推薦,約翰奧利佛為新聞業請命的20分鐘節目,尖酸好笑,但很有療癒效果,尤其最後仿諧《驚爆焦點》電影廣告的片段,完全打到點。

●此外,2004年,強.史都華單獨上CNN的政治談話性節目「交火 Crossfire」,該節目以兩名主持人,各自擁護共和黨與民主黨立場,每天找來賓上節目吵架。強.史都華一打二,在別人地盤上批評兩名主持人各持立場,每天關起門來吵架,既無法向政治人物問責,也無法改變政治現狀。史都華踢館不久後,這個談話性節目就收攤了。

這段歷史性影片,謹獻給所有政論節目主持人與名嘴。

================

●既然都提了,孫窮理創辦的獨立新聞網站「焦點事件」,現在可以接受定期定額的小額捐款,以近期為例,華航罷工與工時案,「焦點事件」是報導最詳盡的網站,敬請支持愛用。謝謝。

再來點延伸閱讀:

團結救勞權 記者節 媒體產業工會啟動

「工作量大到產生幻覺」 遏止血汗勞動 媒體人籌組全國工會懶人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