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幾分證據講幾分話!請告訴我,四物湯到底會不會助長子宮肌瘤?

有幾分證據講幾分話!請告訴我,四物湯到底會不會助長子宮肌瘤?
Photo Credit: AP / TPG Image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科學家做研究跟檢察官辦案一樣,有幾分證據講幾分話。我們必須先用「Si-Wu-Tang(四物湯)」或「Danggui(當歸俗名)、Angelica sinensis(當歸學名)、Ferulic acid(阿魏酸,當歸活性成分之一)」、「Leiomyoma(子宮肌瘤)」從PubMed搜尋國際期刊,結果是一篇都沒有。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陳怡斌中西醫師

幫大家整理幾個重點:

  • 目前沒有證據證實四物湯會長新肌瘤或增大原有肌瘤。
  • 處方用藥不濫補,對症下藥才安全:四物湯是處方用藥,適合血虛病患吃,本來就不應該盲目進補,以免導致火氣反應或干擾月經週期等副作用。
  • 請把當歸留給需要的病人吃,不要讓商人趁機炒作。
  • 市售的四物飲品就是食品,不是四物湯,但中醫師也不建議民眾過量服用。
  • 乳癌確診病患建議慎用四物湯。
  • 子宮肌瘤盛行率高達15~20%(大約是糖尿病兩倍),但轉變成肉癌的機率不到千分之一,沒有症狀就只要定期追蹤即可。

在台灣,網路謠言四起早就已經不是新聞,但中醫師公開批判中藥確實是新聞,批判對象還是在1078年就已經收錄到《太平惠民和劑局方》的千年古方「四物湯」。在看完該中醫師在臉書上的原始發文後,我認為該中醫師只是希望大家要將四物湯當作「處方用藥」看待,立意良善,但是引喻失義,讓民眾誤將四物湯當作是「催生子宮肌瘤」的元兇,讓血虛病患拒絕服用四物湯,相信這幾天已經讓許多臨床中醫師不堪其擾。

有幾分證據講幾分話

科學家做研究跟檢察官辦案一樣,有幾分證據講幾分話。我們必須先用「Si-Wu-Tang(四物湯)」或「Danggui(當歸俗名)、Angelica sinensis(當歸學名)、Ferulic acid(阿魏酸,當歸活性成分之一)」「Leiomyoma(子宮肌瘤)」從PubMed搜尋國際期刊,結果是一篇都沒有,換句話說,目前沒有證據說明四物湯(或當歸)會造成子宮肌瘤。

其次,根據國際期刊Menopause(2006 Nov-Dec;13(6):967-76)報導,四物湯經過高效液相層析儀(HPLC)分析,確定四物湯不含17A-estradiol(雌激素)、progesterone(黃體素)、genistein(金雀異黃酮)。

雖然有研究提出四物湯有類似雌激素的作用(大多數研究是用水萃取),但中藥不僅成分複雜,不同的炮製方法還會產生不同的有效成分,再加上中藥必須經過人體消化吸收才會產生真正的作用,所以中藥相關研究很難面面俱到。如果只是單純把中藥的萃取物當西藥研究,大多過於片面,倘若按比例換算臨床劑量,時常都高過一般用量的數十倍甚至數百倍。再者,由於中藥處方很難申請到有效的專利權,所以不容易進行大規模的臨床試驗。因此,找不到四物湯與子宮肌瘤的相關論文也情有可原。

臨床端的觀察

既然在國際期刊找不到相關資料,只能從臨床觀察,以下四點訊息供諸位參考:

國家衛生研究院及國科會、衛生署於2003年起進行四物湯治療經痛的第三期臨床試驗。經由問卷、超音波確診為原發性經痛,獲得78位參與者。以隨機、雙盲方式,分成兩組給予四物湯和安慰劑。所有參與者從發生出血或疼痛的症狀開始,每天服用15顆膠囊,五天為一個療程,接受連續三到四個月經週期的治療期和三個月經週期後續追蹤期。中、西醫師固定為她們門診檢查,留意有無副作用,如火氣反應或干擾月經週期的情形。結果在治療時的三個月經週期,兩組疼痛差異未呈現顯著的統計差異,但是在第四個月經週期,四物湯組的經痛減緩程度比安慰組大且具統計上意義。值得注意的是,這些參與者沒有人因此長出子宮肌瘤。

RTSKSLL
Photo Credit:Reuters/ 達志影像

我在長庚醫院生殖醫學中心開設「不孕症中西醫聯合門診」,就診病患除了服用西藥雌激素和中藥之外,血虛病患會再服用四物湯。長時間下來,並沒有發現任何病患長出新的肌瘤或是原本的肌瘤明顯變大。

我在長庚醫院「海扶刀治療中心」收治病患,絕大多數病患的子宮肌瘤都在10公分以上,每個病患都會詢問飲食喜好以及是否有服用四物湯的習慣,絕大多數病患在得知有肌瘤之後,對於食物中的雌激素都避之唯恐不及,更不敢服用四物湯,但她們的肌瘤還是繼續增大,有的病患甚至因為肌瘤開過好幾次刀。換句話說,會長肌瘤的病人,就算不喝四物湯也可能會長。

四物湯是千古名方並且衍生出許多補血方劑,當歸在《神農本草經》被列為無毒的上品藥。數千年來,有無數中華民族的婦女服用過四物湯,加上古代婦女大多不胖,如果服用四物湯會長出較大的子宮肌瘤,便能在小腹摸到硬塊,歷朝歷代的醫師不可能不會知道,四物湯也不可能流傳至今,當歸也不可能被列為上品藥。再說,元代朱丹溪用四物湯加桃仁、紅花、香附、莪朮、延胡索等行氣活血藥治療痛經,也用八珍湯治療月經過後的小腹疼痛,倘若病患越吃小腹越大(子宮肌瘤增大),朱丹溪何以成為金元四大家之一。

必須強調:四物湯並不是天天喝。如同國家衛生研究院在2003年做的臨床試驗,除了嚴重血虛病患,對於一般病患,臨床中醫師每個月經週期大多只會開3~5天的四物湯,治療2~3個月經週期,再加上子宮肌瘤的發生必須長期追蹤,要證明四物湯沒有問題比證明它有問題更難,所以我只能提出以上四點臨床觀察供諸位參考。

「四物飲品」不等於「四物湯」

大家或許對藥妝店可以買到「四物湯」這個處方藥感到疑惑。中醫向來講求藥食同源,也有時令進補的養生方法,造成許多類似四物湯的補品、飲品充斥市面,但我們必須瞭解衛福部食藥署認證「藥品」與「食品」的法規是不一樣的:「藥品」除了載明劑量與療效之外,還必須詳述可能副作用,倘若病患發生仿單上沒有記載的嚴重副作用,就可以向廠商求償,惠氏藥廠的prempro就因為引發乳癌賠了一筆天文數字;「食品」必須在長期服用建議劑量下,不會造成任何身體不適,當然也就不能宣稱治療作用。

市售的四物飲品都是「食品」,內容物不是中藥濃度很低,不然就只是調味的飲品,所以不是「藥品」,與四物湯不同。就像在運動後大量汗水流失,為了避免電解質不平衡造成抽筋等不適症狀,我們會喝運動飲料來補充電解質,但是對於嚴重電解質不平衡的病患,醫師就會開立處方用藥來補充電解質。至於餐飲店的四物湯、當歸湯,雖然沒有法令規範藥膳濃度,但是優質當歸一斤要價一千多台幣,再加上當歸香味濃厚,濃度過多會變成苦澀,商家用的當歸劑量應該會比藥用的劑量低許多。但即使如此,中醫師也不建議民眾過量服用,畢竟補過頭還是會有反效果。

至於臨床建議,相信大多數中醫師都會認同洪心容中醫師的說法:要讓四物湯的處方權回歸中醫師的專業。求診病患大多會要求服用四物湯,我並非來者不拒,必須病患有血虛症狀才會開立四物湯的處方,以免產生副作用,如:火氣反應或干擾月經週期,這是中醫師的專業,不容置疑。

另外,我在臨床從事中西醫整合多年,會同時從中醫與西醫的角度看同一個病人症狀,並且評估治療效果,然而,臨床診斷和藥物治療必須讓「中醫歸中醫、西醫歸西醫」。例如:中醫的血虛不等於西醫的貧血,中醫認為血虛的可能症狀包含面白無華、頭暈目眩、心悸、失眠、手足發麻、女子月經量少或經閉、舌質淡、脈細等;西醫診斷貧血是依照血液中血紅素的濃度,所以四物湯雖然不像鐵劑可以有效提升血紅素的濃度治療貧血,卻能讓病人在血紅素不足的情況下,減少頭暈目眩的症狀。

臨床治療上,遵照血虛病患開四物湯、貧血病患開鐵劑,就不會有貧血病患因為服用四物湯產生火氣反應,或是嚴重貧血病患服用四物湯不服用鐵劑而危及生命。

子宮肌瘤盛行率約15~20%(大約是糖尿病的兩倍),如此高盛行率的疾病很難找到確切的危險因子,因此,要將四物湯視為「肌瘤催生工具」實在很牽強。然而,正反兩面都沒證據,我只能拿一些臨床觀察來論述,所以無法下「四物湯一定不會助長肌瘤」的結論,隨著醫學不斷進度,或許日後會有更進一步的證據。

本文經問8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