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爬完近六萬筆的公務出國報告後,我們發現什麼趨勢?

在爬完近六萬筆的公務出國報告後,我們發現什麼趨勢?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到底我國官員的出國情況如何?錢真的有花在刀口上嗎?出國考察是考察了什麼?我們希望透過數據的資料分析,以相較於監察院與立法院不同的視野,來切入分析我國公務人員出國的狀況。

公務出國報告查詢統計網工作團隊
杜克大學政治所博士候選人 王宏恩

根據前監察委員周陽山的調查報告,2008至2010年台灣公務員每年公務出國的費用平均高達30億元,而前幾年爆發的幾樁「妖受讚」與抄襲事件,也引起大家不少的討論與關注。立法院預算中心也特別在上週公佈了新的檢討報告,但裡面僅限於中央機關。到底我國官員的出國情況如何?錢真的有花在刀口上嗎?出國考察是考察了什麼?

為了研究這些問題,公務出國報告查詢統計網工作團隊(FB社團)以資料探勘的技術,爬梳整理了我國自1994年以來政府各級單位有公告上網的56,593筆公務出國報告。我們希望透過數據的資料分析,以相較於監察院與立法院不同的視野,來切入分析我國公務人員出國的狀況。在數據統計之外,團隊成員亦有訪談中央與地方政府、議會的代表與助理來進一步釐清(或增加?)問題。以下是我們初步的研究發現。

1. 資料公開狀況不理想,地方議會全不公佈

即使監察委員已經關注、即使內政部已經在2014年把「報告上網」列為考核項目,但各級機關,尤其是議員、鄉長、鄉民代表會等,報告上網公開的比率非常低。所有的地方議會皆以「地方自治 」為由,只把紙本報告存在部會裡而不公開。而依據2009年公告的《地方民意代表費用支給及村里長事務補助費補助條例》,所有民意代表們每年都有五萬至十五萬的出國考察費,但並非每位民意代表們每年都有提交報告。在此研究限制之下,我們的後續分析都只能從已公開的報告來進行討論,同時我們也呼籲各公家機關與民意單位應全面公佈出國考察報告,假如這些考察真的是有利大眾的話。

另一方面,新竹市與金門縣也並未在本文的統計內,因為新竹市公佈的欄位過少,只有日期地點報告名稱,無法與其它縣市比較,而金門縣的網站則是壞掉至今尚未修復。

2. 考察次數逐年上升,大多為教育文化類

根據現有的資料,2001年我國公務人員出訪次數為2,259次,而至2015年此數字為5,295次。考察次數逐年上升,這可能代表大家更常出國了,部份原因也可能是2009年與2014年後要監委與內政部更積極要求提交報告。在這15年中,中央官員每年大概都佔了七成的比例。2016年的數值較少因年沒過完或報告未交。

我國官員出國考察次數

在全部的報告中,教育類與教育文化類就佔了約20%的比例,內容大多為中央與地方政府補助教授參加會議/交流/論文發表/校外教學/比賽,另外也包括與各級大學與高中職出國考察與比賽。而且各主要項目隨時間變化與政黨輪替的趨勢非常明顯,在2008年後教育類大增、公共工程及管理等大幅下降,而為了研究休閒觀光與交通建設的數目則是持平。

教育文化類

3. 出訪中國、地方中央、與政黨輪替

我國官員出訪中國的次數比例,隨著2008年政黨輪替而比例有不小的改變,尤其是中央政府。單就我國官員最常去的美國跟中國比較,出訪美國考察的次數在這15年間並未改變,但出訪中國的次數大增。

  • 出訪美國次數
  • 出訪中國次數

在2001至2007年,中央政府官員出國考察選擇中國的比例平均為8.98%,地方官員平均為22.66%(2003至2007年為18%);而2008至2015年,中央官員選擇中國的比例平均為19.81%,地方官員為29.27%。顯示地方官員在兩岸交流上跑得比中央部會快很多。

官員出訪地為中國的比例

4. 年底出國次數遠高於年初,原因尚待探討

自1999至2016年的全部報告平均而言,1至4月出國次數佔全體的18%,而9至12月佔全體的45%。假如分各細項目來看,年底出國較多跟總項目最多的教育無關,因為教育類的是七八月暑假佔的最多;相較之下,以環境保護公共工程、交通建設、以及休閒觀光類的考察,則比較常需要在年底出國。但我們也有以機關為單位進行分析、除去會議或僅限考察來分析,但都沒有發現明顯的驅勢或解釋變數來推估年底出國的原因。

值得一提的是,當作者秀出此分佈給幾位國會助理看時,他們都對這樣的分佈非常訝異,因為年底三個月通常是中央與地方各單位審總預算攻防大戰的時間,理論上官員們應該都非常忙錄,表示不太可能會排年底出國。同樣地,當筆者訪問幾位審計部的官員時,官員們也認為這樣的趨勢並不合理,因為中央部會的官員申請出國是要寫在一年前的預算案中,理論上早就確定何時哪些人要出國了,沒有道理年底出國比例會比較高。但然而整體資料卻顯示出違反實務常理的趨勢,這也是整理數據資料後所呈現出的一大優勢與重要貢獻。

5. 考察報告抄襲嚴重,心得文與考察無關,且大量權責不符

最後,假如仔細檢閱每一篇出國考察報告,真的會相當令人懷疑到底官員們考察的效益為何。光是列舉最近半年的出國考察報告,有整段照抄維基百科的、有行程內容正好跟旅行社用字完全一樣的(還包括旅行社的自費行程!連結1連結2)、有抄完10頁維基百科後,出國8天只寫400字心得的,古早一點甚至還有去考察完澳洲後的心得是「高素質人口不願生育,中下階層者娶外籍新娘,加上教育制度昏亂,所謂的教改為禍,已讓台灣原有的國民教育優勢喪失殆盡」

值得懷疑的是,就算這些考察的目的再正當,但真的有助於讓政策規劃更完善嗎?以鄉公所或鄉民代表為例,他們的職權並沒有上達預算規劃或整體觀光政策推動;而從學術方法論的角度來說,他們選取的國家或地區也與自己的鄉里沒有解釋是否有任何可比較之處。這樣是否有權責相符、所謂的出國考察的上級審核單位與審核方法到底為何,都值得再關心。

小結與後續方向


猜你喜歡


遠傳子公司-數聯資安助企業厚植資安能量,降低數位營運風險,邁向永續發展

遠傳子公司-數聯資安助企業厚植資安能量,降低數位營運風險,邁向永續發展
Photo Credit:遠傳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過往除了政府、金融及電信等特定產業,企業對於資安的投資相對保守。隨著上市櫃公司指引的修正將規範逐步擴大到各級產業,加上各種勒索攻擊等事件頻傳,大型企業尤其電子製造業,對資安風險的重視與需求也明顯上升。

法規驅動資安投資升溫,供應鏈數位化的資安缺口引關注

成立於2004年的數聯資安,擁有全台首座企業級資安監控中心(SOC),2009年成為遠傳100%子公司後,整合集團豐富資通訊網路資源,提供專業資安監控、檢測、治理等解決方案及顧問服務,成為企業數位轉型路上最可信賴的資安夥伴。

數聯資安總經理李明憲觀察,近來企業關注的供應鏈資安議題主要有兩個面向,一個是從技術面去應對供應鏈上下游數位化串聯所形成的間接攻擊威脅,以及軟體開發來源是否被內植惡意軟體而形成的資安缺口;加上疫情以來大量遠距工作引發的資安風險,「零信任(Zero Trust)架構概念」也受到更多產業的重視。

資安長首重理解企業商業價值,從管理面完善風險排序與資源配置

另一個面向則是管理面,去年底金管會公告要求111家第一級上市公司設置資安長與專責人員,並且對資訊資產盤點、資安管理制度的建立稽核等都有完整規範,帶動了企業的剛性需求,加上資訊與通信科技(ICT)、半導體等供應鏈受到國際大廠客戶的要求,因此今年以來導入ISMS資訊安全管理制度/ISO27001認證受到高度詢問。

配圖一_ISO認證
Photo Credit:遠傳
數聯資安擁有業界唯一通過ISO三項認證的SOC中心,以及第一套國人自行研發的資安管理系統。

李明憲建議,企業應洞悉資安指引背後的意義:資安就是風險管控,當資源有限,要找出最優先防護的重要資產,並每年重新盤點風險來源。例如企業因應疫情從實體通路轉進電子商務,當營運模式改變,資安的重點就應有所調整。

由此來看,企業如何找到合適的資安長?李明憲也建議,「技術純熟非首要考量,資安長應對企業的商業營運模式有充分理解,能據此定義風險來源並排序重要性,進而作資源配置和建立制度。」以製造業來說,重要資產可能在運營科技(OT)端,不在資訊科技(IT)的管轄範圍,因此資安長要跳脫傳統IT的框架,從更高點來思考風險和資源配置。

破除迷思:資安非零和遊戲,未來靠AI大數據應對進化的風險

李明憲也提醒,過去的思維可能以為投入資安防護就不會發生事件,但進入到數位化與物聯網的時代,資安風險範圍太廣,佈防成本相對提高,因此最重要的還是損失要可控管。

隨著風險不斷進化,李明憲也期許數聯資安結合母公司遠傳的「大人物(大數據、人工智慧、物聯網)」策略,針對數量龐大的資安事件及警告,運用大數據的整合關聯分析,並透過AI機器學習來偵測異常行為,及早找到潛藏的風險和威脅來源,以差異化的解決方案,成為資安託管服務供應商的領導者。

本文章內容由「遠傳」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