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國遭禁、卻受英國西敏國會邀請的選美皇后林耶凡

在中國遭禁、卻受英國西敏國會邀請的選美皇后林耶凡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林耶凡說:「我是25歲的戲劇系學生,不可能對中國政權造成任何威脅。」她又說:「但我後來了解到,他們害怕中國人民會在電視上看到我。看到希望的光芒。看到一個其實跟他們沒什麼了兩樣的女孩子可以有如此鉅大的改變。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Lara Prendergast
翻譯:觀念座標

模特兒、女演員林耶凡(Anastasia Lin)去年成為加拿大世界小姐時後,可謂「錢途無量」:為雜誌拍攝照片、廠商贊助都會帶來豐富的收益,甚至還會有人出錢請她出席宴會。但她卻堅持利用自己的頭銜與名聲挑戰中國共產黨,以彰顯其可恥的人權紀錄。她最新拍攝的電影《血刃》(The Bleeding Edge)就一部是把中國器官買賣戲劇化的電影。這部片子雖然不見得會在英國的電影院上映,卻會在下週的西敏國會中放映,觀眾將是英國的國會議員,也是26歲的林耶凡想要爭取的對象。

她的網站副標是「帶有目的的美麗」(beauty with a purpose),林小姐自然是兩者兼具。在到訪英國前,她在多倫多接受我的採訪,告訴我她相當不尋常的人生故事。她出生於中國湖南,13歲跟母親一起到加拿大。住在中國防火長城之外的西方,她漸漸開始了解中國違反人權的歷史。她很驚訝地發現,跟學校教科書的宣傳樣板不同,「藏族不是邪惡的民族」,法輪功「不是殺人的邪教」。她也「發現」天安門屠殺,以及違抗國家的抗議者。

啟發、鼓舞她的人也相當不尋常——是2003年的加拿大小姐,出生在伊朗的娜扎寧・阿芙辛疆(Nazanin Afshin-Jam)。她們見面時,阿芙辛疆告訴林耶凡,聰明地運用的話,加拿大小姐的后冠可以成為政治利器。所以林耶凡去年贏得后冠的時候,她立刻掌握機會說出中國的暴政。世界小姐的決賽本來預定在中國舉行,但北京當局卻禁止她參加,沒有給任何理由。她很震驚。她說:「我是25歲的戲劇系學生,不可能對中國政權造成任何威脅。」她又說:「但我後來了解到,他們害怕中國人民會在電視上看到我。看到希望的光芒。看到一個其實跟他們沒什麼了兩樣的女孩子可以有如此鉅大的改變。」

此事反而讓她更加壯膽,她企圖從香港進入中國,但連香港也拒絕給她簽證——反而造成更多的媒體曝光率。她就利用此機會彰顯藏族、佛教徒、基督徒的人權在中國被踐踏的事實,以及她所修練的法輪功,其修行者被中國當局迫害的事實。法輪功遭到迫害也成為她兩年前拍的電影《紅蓮花》(Red Lotus)主題。

她告訴我,她最近的電影是要突顯中國摘取人體器官的問題。雖然器官移植是有必要的,但中國沒有器官捐贈的文化。她說:「中國人認為身體髮膚受之父母,不可損傷,我們生下來是完整的,走的時候也應該是完整的。所以在中國,沒有人想要捐贈器官。每一件器官移植都代表著一個器官被強力從某人身上摘取,不然就是用錢買的。」經外國媒體的調查之後,中國政府被迫承認確實曾經使用死刑犯的器官——但是死刑犯人數有限,器官移植手術的次數卻遠遠超過他們。中國的醫院為什麼有辦法在幾週前就安排器官移植手術?

林耶凡懷疑,這些器官來自於「中國共產黨認為次等的人:藏族、維吾爾族、基督徒、法輪功信徒。」她說屬於這些群體的囚犯常常遭到密集的檢查。她說:「我為拍攝電影而採訪的人中,許多人告訴我,他們的眼角膜接受了檢查、他們的肺臟也作了檢查,他們還被抽血檢查。」有些人權運動人士揣測,中國當局依照訂單在執行死刑,也就是有需要移植器官的時候,就會行刑。

林耶凡承認,要釐清事實的真相困難。被摘取器官的受害者往往都會死亡。「那是研究此問題的主要困難之一。」但她收集到的證據,已經足夠在幾個月之前接受保守黨人權委員會的傳召,到國會作證。下議院議長約翰・伯考(John Bercow)因此邀請她再到國會放映她的電影。她說:「他的邀請很令人振奮。受害者通常是沒有聲音的——我變成了他們的聲音。」

懷疑者可能會指控,林耶凡令用器官買賣為藉口,幫助自己的演藝前途。然而她表示,事實剛好相反:「製作人打電話給我,告訴我,我在好萊塢已經上了黑名單。」中國市場的吸引力,已經使得美國電影工業不願再批評中國。

《血刃》在加拿大製作,雖然獲得影評人的讚譽,卻在政治上造成寒蟬效應。林耶凡表示,她邀請顯貴參加下週的電影放映會,卻得到冰冷的回應。她說:「我邀請加拿大駐英國的高級專員,他們告訴我,他們必須先詢問中國部門,才能派官員前往。問題不是中國對他們施壓,希望他們不要參加,而是他們先自我審查,把行程表消毒過,以取悅中國政府。」

我問她,她的電影是否會強化西方對中國的刻板印象——一個半野蠻、勞改營、人間煉獄的國度。她說:「中國不是野蠻的國家,那是肯定的。在文革之前,中國是具有豐富文化的國家。中國是個明珠,但中國共產黨把它變成一個科學怪人般的大怪物,有五個肺、五個心、卻沒有靈魂。踐踏人權的是中國共產黨,不是中國,不是中國人民。任何國家都可能會發生一樣的事,假如他們被迫生活在那樣的制度底下。我也是其中之一。」

她說,她現在是加拿大人,擁有為中國人民發聲的自由。她下週就會明白,有多少英國國會議員願意聽中國人民的聲音

文章來源:Banned from China, invited to Westminster: Canada’s crusading beauty queen(The Spectator)

本文經觀念座標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名人』文章 更多『觀念座標』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