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堅持公務員佩掛名牌,以利百姓抱怨時能確認對象:治國如行醫的前大馬首相馬哈迪

他堅持公務員佩掛名牌,以利百姓抱怨時能確認對象:治國如行醫的前大馬首相馬哈迪
Photo Credit:AP/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西方媒體總希望有傑出卓越可供讚美的英雄,也希望有專橫無道可供批判的惡棍。但真實世界卻不一樣。不會有優點集於一身這回事。偉大的領袖也有醜陋的缺點。這就是我們在馬哈迪身上見識到的教訓。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羅柏卡普蘭

當代馬來西亞具有的經濟、科技動力的燦爛景象,絕非偶然。在相當程度上,這要歸功於馬哈迪(Dr. Mahathir bin Mohamad),他原本事醫生,從一九八一年至二○○三年長期擔任首相。

馬哈迪一九二五年出生於西北部極端重視伊斯蘭信仰的吉打州亞羅士打市(Alor Setar)一個半農村的貧民窟,手足九人、排行老么,直到五十六歲才出任首相。從青年時期起,他就得為生計煩惱。總而言之,他出身貧苦,在登上權力高峰之前,花了數十年時間在地方政治中打滾,而且地方上還非常歧視像他這樣出身寒微的人。因此當他掌權之後決心要大刀闊斧地改革。

戰後不久,他在現代化的新加坡,眼看著馬來人與更現代化、城市化的華人及印度人一比,馬來同胞的故步自封更深鑄在他心頭。對於馬來人日常生活的落後有如此敏銳的觀察,使得他在一九六九年族群大暴動之前就預見到馬來人、華人和印度人之間存在著「即將如山洪爆發般的反感」。果然,那場暴動造成數百人死於棍棒與刀斧。

馬哈迪在政壇崛起要歸功於他有能力掌握到馬來人對其他優勢族群的仇視心理。華人和印度人有廣大的祖國可以回去,馬來人和他們不一樣,根本沒有別的地方可以投靠。而這些原住民(bumiputra),不論是否為馬來人,即使占了人口的六成左右,在自己的土地上卻覺得家產遭到剝奪。

馬哈迪一九七○年出了一本書《馬來人的兩難》(The Malay Dilemma),他在書中支持麻六甲海峽和南海南方島礁的當地穆斯林馬來人是「定義性民族」(definitive race),非馬來人的移民,如華人和印度人,必須要學習他們的語文。穆斯林馬來人必須控制官僚系統、武裝部隊、警察、司法機關及國家其他機構,以及各個王室。馬來西亞要有一個多數專政政體(tyranny of the majority),而這正是十九世紀英國哲學家約翰.斯圖亞特.彌爾(John Stuart Mill)對新興民主所擔憂的。為了改善馬來人的落後,馬哈迪所祭出的方法是「建設性的保護」,一種保護馬來人的平等權利法案,以便逐步把他們提升到其他族群的開發水準,馬來人將享有明白的社會、經濟特權,但又不能多到使他們懶惰。

馬哈迪公然談論馬來人的懶惰、消極,和對時間、金錢及財產的不夠尊重。馬哈迪想把馬來文化改造為類似凱末爾(Mustafa Kemal Ataturk)改造土耳其文化的地步:只不過凱末爾企圖將土耳其人世俗化,馬哈迪卻選擇伊斯蘭化。因此,或許可以說,馬哈迪的成就比較大:他在奈波爾出版著作那一年出任首相,他證明奈波爾錯了,因為伊斯蘭和經濟、社會活力不是不能相容。在馬哈迪當政下,國營廣播和電視台每天提醒穆斯林祈禱,而一反凱末爾主義的作法,馬來女子以「各種不同形式的面紗」將自己遮起來,而他也以伊斯蘭嚴格的倫理標準剷除裙帶主義和貪瀆腐敗。由於他有能力結合宗教熱忱和對科技的虔信,馬哈迪把位於穆斯林世界邊陲、東南亞的馬來西亞,成為中東辯論價值時的重要模範。

新加坡強人李光耀以世俗主義加強本地人的愛國精神,馬哈迪卻以伊斯蘭加強馬來西亞人的愛國精神,且只訴求占多數的馬來人。高等教育部副部長賽夫丁˙阿都拉告訴我,馬哈迪「藉由以伊斯蘭技術官僚建設一個現代國家,替全世界規劃出溫和伊斯蘭的道路。」賽夫丁又說:「馬哈迪曉得如何不必西化就能現代化。他向日本和南韓汲取經驗,不只局限於師法西方。」馬哈迪本人的成就象徵著中等大國與全球非西方世界之興起。

阿拉伯人和伊朗人因為馬哈迪支持巴勒斯坦人並抨擊猶太人和西方,都很尊敬他。馬哈迪擁護穆斯林的波士尼亞、反對美國入侵伊拉克。他藉由好戰的伊斯蘭主義外交政策,企圖讓馬來西亞有更強烈的國家認同。然而,由於他對伊斯蘭的強調,穆斯林馬來人和非穆斯林的華人、印度人之間出現了族群的緊張關係。

提升本身族群地位只是馬哈迪全面施政計劃的一部分。馬哈迪藉由他崇拜的英雄吐露他的雄心壯志:除了現代土耳其國父凱末爾,他還欽佩俄羅斯的彼得大帝和南韓總統朴正熙,全是偉大的建國英雄。馬哈迪擔任首相的二十二年期間,經濟年平均成長率為百分之六.一,使馬來西亞成為當時開發中世界成長最快的國家之一。

原本著重於民生必需品的經濟,變成生產工業製品,它們很快就占了出口的七成。他的政府投資建設機場、公路、橋樑、摩天大樓、貨櫃港口、水壩和電腦網路。崇尚科技的馬哈迪深諳交通及通訊的基礎建設攸關一個國家在二十一世紀能否有所成就。已故的《亞洲華爾街日報》總編輯巴利.魏恩(Barry Wain)寫了一本十分客觀的馬哈迪傳記《馬來西亞的特立獨行者》(Malaysian Maverick);他說,馬哈迪身為首相,「藉由恩威並濟的手腕,帶來社會和平與永續的經濟成長,儘管不少的非穆斯林(尤其是華人)選擇移民出去,馬來西亞中產階級的數量還是持續攀升。即使有批評,也少有人願意傷害到日漸改善的生活水準,或是冒著遭到放逐甚至更慘下場的風險。」

有位馬來西亞評論員說:「馬哈迪的一項重大成果是,他說服馬來西亞社會『少政治』、『多經濟』,『少民主』、『重穩定』,才能持續保證繁榮。」本地某個非政府組織負責人詹德拉.穆札法曾經被馬哈迪抓去坐牢,他告訴我說:「現在已經有了馬來人醫生和律師,也在華人中產階級之後,出現了真正的馬來人中產階級。這是在沒有暴力的情況下,透過民主運作達成的。」不過,馬哈迪的統治風格是傳統的威權主義。他把政治對手和公民社會人權分子統統抓起來,不准任何人質疑他對現代、高科技及工業化的馬來西亞的前瞻。

馬哈迪的統治既重細節,也重宏觀面。他分析力強,又有遠見,治國猶如醫病。他會親自抽查下水道和公共廁所,在筆記本中記下違犯事項。他堅持公務員要佩掛名牌,以利百姓抱怨時能確認對象。

他還有在政治人物身上罕見的美學素養,以致於能委由日本人設計,建設一座後現代的超級大機場──吉隆坡機場是全世界最大、最漂亮的機場之一。他緊鄰著吉隆坡建設新行政中心布特拉再也(Putrajaya),它有波斯、蒙兀兒、馬來的建築,又有翠綠、繽紛的色彩,以及童話故事般的圓頂建築,遠比巴基斯坦從零開始興建的首都伊斯蘭馬巴德,只有過度誇張的史達林式、蒙兀兒的建築,賞心悅目得多。

AP476196823546

吉隆坡八十八層樓的國營石油公司雙子星大樓,由馬來西亞石油巨擘出資、委由美籍阿根廷裔建築師西薩.培里(Cesar Pelli)設計,它一度是全世界最高的建築物,從上往下看形狀有如伊斯蘭之星──這是一向注意細節的馬哈迪所堅持的。雙子星大樓閃亮的鋼骨和玻璃,以及夜裡璀璨的景觀敘說著偉大的雄心和靈感。

馬哈迪的精力不虛擲浪費有一個最具體的實證:他討厭全世界領袖都喜愛的高爾夫,認為打高爾夫太浪費時間。他的負面缺點不少:譬如他允許底下人圍著他搞個人崇拜;他創造的制度講究服從,不問廉潔──儘管他也要求公務員要負責任;他以抹黑人格的手法摧毀政敵副首相安華(Anwar Ibrahim)。他在一九六○年代攻擊華人,以及一九九七至一九九八年亞洲經濟危機期間抨擊全球猶太人,透露出他的偏見和反猶意識。他挑撥族群敵對,不思和緩衝突。這是他卑鄙的政治算計:他曉得這類的攻擊可以爭取選民的歡心。他知道馬來穆斯林已經深惡痛絕以色列占領巴勒斯坦,還故意煽動它,耍弄全球媒體,以爭取國內民心支持。

馬哈迪可以耍卑鄙、搞小動作,其實也極端缺乏安全感。他在出任首相之後,把建於一九○四年、作為英國高級專員官邸,從山上俯瞰吉隆坡的卡戈薩色利尼加拉(Carcosa Seri Negara)華廈沒收。這座景色優美的華廈對英國人別具意義:吉拉德.田普樂爵士元帥(Field Marshal Sir Gerald Templer)於一九五○年代從這棟官邸指揮剿滅共產游擊隊的戰事,是英國軍事史上重要的一頁。但是馬哈迪不喜歡白人居高臨下、瞪著我們,於是下令把這棟華廈沒收了。

西方媒體總希望有傑出卓越可供讚美的英雄,也希望有專橫無道可供批判的惡棍。但真實世界卻不一樣。不會有優點集於一身這回事。偉大的領袖也有醜陋的缺點。這就是我們在馬哈迪身上見識到的教訓。馬哈迪把穆斯林占多數的馬來西亞放到地圖上,賦予這個有點人為想像出來的國家一個共同的認同意識,特別是在穆斯林世界內部。也因此,他擋住了來自西方的壓力。在西方相對沒落的當下,馬來西亞在他治理下展現出來的活力,構成宛如史詩的一頁。

相關評論:

書籍介紹

《南中國海》,麥田出版社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我們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併吞南海以為中國內海,驅趕美國於亞洲之外,是中國為了經濟與戰略安全必須走的險棋。美國不讓步,台灣與東南亞各國該如何自保?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書摘』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