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這個曾是世界上最乾燥的國家,現在正水流四溢

以色列-這個曾是世界上最乾燥的國家,現在正水流四溢
Photo Credit:IDE Technologies@CC BY 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幾年前以色列發生了九百年來最嚴重的旱災,幾乎要無水可用;現在以色列用水不僅足夠,甚至多有剩餘。這驚人的轉變部分歸功於國家對省水、再用水的強力宣導,但最大的影響則是來自海水淨化廠的風行。

譯者:廖偲穎/校對:FangLing

編按:此篇由Rowan Jacobsen【註1】所撰寫的文章原刊登Ensia.com(Ensia.com為積極關注國際環境問題現行解決之道的雜誌)

在距離特拉维夫(Tel Aviv)十哩處的地方,我站在兩座如足球場一般大的混凝土儲水設備中間的狹小走道,看著水流從豎立於沙灘之間的巨大水管中灌入。水管很大,若不是它充滿了從一哩外汲取而來的地中海海水,我甚至可以站得直挺挺地走進裡面。

「現在,那是一個抽水機!」Edo Bar-Zeev蓋過轟轟作響的引擎聲對我大喊,他的微笑裡含著對眼前情景毫不掩飾的敬畏。我們底下的蓄水池包含了好幾呎的沙子,都是經海水過濾而來,而過濾後的海水會流入一個巨大金屬棚子,並在此轉換成足以供應1,500萬人的飲用水。

我們正俯視著新建造的Sorek海水淡化廠,這是世界上最大的逆滲透海水淨化裝置,也是以色列的救贖。幾年前以色列發生了九百年來最嚴重的旱災,幾乎要無水可用;現在以色列用水不僅足夠,甚至多有剩餘。這驚人的轉變部分歸功於國家政策上對於省水及再用水的強力宣導,但最大的影響則是來自海水淨化廠的風行。

以色列現在有55%的國內用水是來自海水淨化,而這幫助這個世界最乾躁的國家之一成為難以想像的水巨人

Bar-Zeev是生物附著(biofouling)方面的專家,他在完成其在耶魯大學的博士後學位以後,最近加入了以色列的Zuckerberg水資源研究中心。

生物附著一直是海水淡化的阿基里斯腱,也是海水淡化普遍被視為缺水最後選擇的關鍵原因。海水淡化的運作方式是將海水推進一層層含有微孔的半透膜中。淡水會透過去,而較大的鹽分子則會被阻隔。但海中的微生物會堵住微孔、佔領薄膜,要清除這些微生物需要定期的化學密集清潔,所費不貲。

但Bar-Zeev和他的同事發展出一種免用化學的系統-用有洞的火山岩在微生物碰到半透膜之前抓住牠們。半透膜科技突破還有許多種,這只是其中一種使海水淨化更有效率的方式。以色列現在有55%的國內用水來自海水淡化。海水淡化幫助了這個世界最乾躁的國家之一成為難以想像的水巨人。

因為需要,以色列學會如何從一滴水當中獲取更多可用水,其技術超越世界任何一個國家。而這些技術的學習大部分發生在Zuckerberg水資源研究中心,這裡的研究員在滴灌、水處理及海水淡化方面的新科技領先全球。他們為非洲村莊發展出了彈性水井系統及生物沼氣池【註2】,使家戶用水可以減半。

這個機構的原本任務是要改善以色列骨幹-乾枯的內蓋夫(Negev)沙漠-的人民生活。然而,機構所發展的技術逐漸應用到整個新月沃土。Gillor表示:「中東正在乾涸」Gillor是一個Zuckerberg水資源研究中心專門研究『使用再回收水灌溉稻草』的教授。「以色列是唯一不畏急迫水源壓力的國家。」

水源不足的壓力一直是撕裂中東混亂的主要因素,但Bar-Zeev相信他們所找出的解決方案可以幫助以色列乾涸的鄰居們,並且在這過程中,與曾經的敵人化敵為友。

Bar-Zeev明白水資源很有可能是未來中東衝突的來源,他表示:「但我相信透過共同投資水資源也可以是座橋梁,而其中海水淡化就是一個很好的可能性。」

被迫絕望

2008年,以色列在大災難邊緣動盪不安。長達十年的乾旱焦枯了新月沃土,而以色列的最大淡水湖-加利利海的水位已經降到離「黑線」只有一吋,如果水位降到「黑線」以下代表無法挽回的鹽滲透將會進入湖中,並將湖泊永遠摧毀。政府發布了用水限制,使得許多農夫失去了一整年的作物

敘利亞面臨更糟的處境。隨著乾旱加劇而地下水位驟降,敘利亞的農夫為了尋找地下水,挖井深達100米、200米,甚至500米。最後,水井枯涸,敘利亞的農田在史詩級的沙塵暴中乾枯一片。超過一百萬個農夫無家可歸,只能在大馬士革等城市的郊區加蓋大量的暫時棚戶區,徒勞地尋找工作及目標。

而這件事-據2015年在美國科學院院刊發表的文章「新月沃土的氣候變遷及最近敘利亞旱災啟示」作者所說-正是敘利亞戰爭慘劇開始的導火線:「敘利亞城市近郊的快速成長、與此現象息息相關的非法移民、人口擁擠、基本建設不佳、失業及犯罪等問題被阿賽德政府所忽略,使得該地區成為了動盪不安的關鍵。」

相似的故事在中東不斷上演,旱災及相繼而來的農業崩塌造成失落的一代;這個地區沒有前景,只有漸漸沸騰的憤怒。伊朗、伊拉克及約旦都面臨了水源短缺的大災難。水源短缺迫使這整個地區絕望的行動。

水源供過於求

不僅限於以色列。令人驚訝的是,以色列的水源甚至可以達到供過於求。這個轉變從2007年開始-當省水馬桶及蓮蓬頭覆蓋全國、國家水資源管理總局也建造創新的水處理系統時,以色列讓86%流入下水道的水可以重新運用於灌溉,大幅超越全世界第二有效率的國家──西班牙-的19%。

但即使有這些措施,以色列一年大約仍需要19億立方公尺的淡水,而他們卻僅能從自然資源中取得14億立方公尺。剩下5億立方公尺的短少也就是為什麼加利利海被過度取水,並導致這個國家逐漸失去農田。

這個國家面臨一個之前難以想像的問題:多餘的水要拿來做什麼?

幸虧進入了海水淡化時代。Ashkelon廠在2005年提供了1.27億立方公尺的水源;2009年,Hadera廠提供了另外1.4億立方公尺的水源;而現在,Sorek廠又提供了1.5億立方公尺的水源。總共加起來,海水淨化廠一年提供了6億立方公尺的水源,而還有更多的海水淨化廠正在進行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