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又傳讓座衝突 視障生陳述遭婦人辱罵經驗

(更新)又傳讓座衝突 視障生陳述遭婦人辱罵經驗
示意圖,非台北捷運博愛座。Photo Credit: Chi-Hung Lin CC BY-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呂生總結認為,博愛座的價值在於無論是誰,只要有需求者都能安穩入坐,且坐者能出於「看見他人的需求」,而非出於強迫,更不應理所當然地對未讓座者發出斥責,因為這很可能忽略了各種不易被視覺察覺的隱形需求。

(9/5 23:25 更新呂生說明使用手機情節;9/6 11:00 更新網友指正北一女學生當時坐的是一般座位,而非博愛座)

繼日前台北捷運發生北一女學生因身體不適,未即時讓出非博愛座的一般座位,遭婦人辱罵並放上網後,近日又發生一名師大呂姓視障生於博愛座遭辱罵事件,呂生後來將過程發表於個人臉書,從3日凌晨至今(5)日15時,貼文已被分享超過500次,並引起多名網友對婦人行徑之批評。

中央社自由報導,呂生在國中時罹患眼疾,粒線體視神經發生病變,視力由1.2降至0.02,生活多有不便。目前飼有一隻導盲犬。然而,呂生因行程安排,必須將導盲犬寄宿他處,而回程時則隻身由捷運保全安排於博愛座上。

隨後,一名婦人要求呂生離開座位,並表示「博愛座不是你能坐的。」呂生以自己看不見回應,婦人則在其面前揮手。呂生感覺不舒服,質疑婦人為何要在自己面前揮手。婦人接著便如「發現新大陸般」喝斥呂生明明看得到,為何欺騙。呂生自陳已無心情好好坐在該位置上,帶著行李起身離開。婦人旋即接手該座位,並與鄰座乘客指責呂生不是,乘客亦指呂生「沒教養」,質疑為何呂生看不見卻還能用手機。呂生事後解釋,手機有方便視障者使用的功能,會發出聲音,除非環境太過吵雜,才需要將手機放在耳邊,否則平常使用時就與一般人無異。

呂生表示,自己當下雖然相當憤怒,但最終以理智克制自己,並未爆發,只默默下車後換下一班車搭乘。然而稍早的過程以令其無法再於博愛座坐下,呂生指最後仍選擇站立。

呂生並憶起自己在雄中時就讀的回憶。他描述自己當時視力已衰退,有一回在高雄因為相當疲累,在公車上座位上睡著。由於事前並未發現是博愛座,隨後遭兩名買完菜的婦人當眾嚇斥,呂生並指全車乘客都出聲應和婦人,直到公車司機以「就算是博愛座也沒有規定一定要讓座,剛才弟弟已經讓座,你們為什麼還要一直攻擊他?」出聲解圍。呂生表示當下相當難堪,也不知所措。不過,另有一老婦人察覺呂生難處,不斷提出要讓座給他,則讓呂生體會博愛座精神的真諦。

呂生總結認為,博愛座的價值在於無論是誰,只要有需求者都能安穩入坐,且坐者能出於「看見他人的需求」,而非出於強迫才讓位,更不應理所當然地對未讓座者發出斥責,因為這很可能忽略了各種不易被視覺察覺的隱形需求。

對此,呂生的分享除了引起視障者共鳴外,也加強各界對博愛座文化的討論,而除作家藤井樹為文表態「椅子並不會博愛,會博愛的是你」應廢除博愛座外,甚至已有人在公共政策平台提出相同提案

相關評論:

新聞來源: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