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波三折的東京奧運與冷感的日本社會:新國立競技場本來不是為奧運而建的

一波三折的東京奧運與冷感的日本社會:新國立競技場本來不是為奧運而建的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對日本而言,東京奧運就是個「機會」。這些新機會不會讓日本經濟大幅成長,但是可以給大家一個努力的目標,讓停滯的經濟動起來。

問題的根本原因就是組織有嚴重缺陷,沒有修正問題的機制。就像一台發動之後就無法轉彎、減速、煞車的拼裝車。審查設計案的委員會只負責評審設計,不用負計畫責任。認可設計案的組織是名譽職的顧問機關,大多沒有建築專業,也沒有計畫主導權,也不用負計畫責任。負責建設的日本運動振興中心(JSC)只負責建設計畫,主管JSC的文部科學省則要求JSC尊重顧問機關的決議。整個團隊沒有控管預算的人,也沒有處理爭議、對外說明狀況的人。結果最後是由日本首相出面才終止了有爭議的札哈設計案。實質上東京奧運是受到國立競技場問題連累。

札哈設計案終止後,重新設計的新國立競技場確定無法在2019年世界盃橄欖球賽之前完工,這時候新國立競技場才真的變成「為奧運而建的競技場」。

AP_56754171686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日本建築師隈研吾重新設計的新國立競技場

除了國立競技場以外,東京在爭取奧運時提出的其他新的競技設施計畫的造價也暴增,結果申奧成功後不少設施案陸續取消,改用現成的設施替代。這些計畫變更問題加上當初東京奧運會徽的徵稿和審查的爭議,整個籌備活動留給日本民眾反反覆覆、冒失窩囊、不誠實的印象。

本來日本是各個申辦奧運的國家當中,民眾支持率比較低的國家。日本申奧成功後,一些不關心奧運的民眾也開始關心奧運。不過之後發生了猪瀬直樹知事辭職的問題、新國立競技場問題、會徽問題、費用暴增問題、競技會場變更問題等,後來又發生了舛添要一知事辭職的問題。日本媒體報導的東京奧運相關資訊幾乎都是負面消息。少數比較讓民眾稍微安心的消息是新國立競技場和奧運會徽的案件重頭做起。

2016年7月底小池百合子當選東京都知事,以及2016年8月21日里約奧運閉幕典禮的日本精彩的交接表演則是難得的正面消息。

小池百合子在東京都知事的主要參選人當中,算是理念比較前進,而且比較有能力妥善處理東京奧運問題的政治家。安倍政權當然也看得到這個狀況,所以東京都知事選舉時安倍政權並沒有特別大力支持自民黨推薦的候選人,而且還和自民黨的地方勢力保持距離。2016年8月,安倍新內閣中的奧運擔當大臣丸川珠代也是東京選出來的國會議員,做事時會顧慮基層民意,這樣比較容易和小池都政找到合作共識。里約奧運閉幕典禮中日本的交接表演,多少可以翻轉日本民眾眼中奧運籌工作的窩囊印象。奧運主角的世界各國的運動員看到這個特別的表演,當然也會期待東京奧運。

本來,奧運的宗旨是透過運動來教育下一代,進而促進世界和平。出發點非常純粹。不過世界越來越複雜,而且奧運規模越辦越大,所以奧運很難和經濟活動切割。1960年的羅馬奧運,大會變成主辦城市的都市開發手段之一。1984年洛杉磯奧運則是民營化(商業化)成功,成為生財工具。所以現代奧運不只是運動會,也是主辦城市或是主辦國的「機會」。

對日本而言,東京奧運就是個「機會」。近幾年,日本為了突破經濟停滯的現狀,一直在設法創造脫離現狀的機會。參加「跨太平洋戰略經濟夥伴關係協議」(TPP)就是創造新的機會,打破既得利益的農業改革也是創造新機會,主辦2020年奧運也是個新機會。這些新機會不會讓日本經濟大幅成長,但是可以給大家一個努力的目標,讓停滯的經濟動起來。

2020年東京奧運在籌備期間發生了費用暴增,以及有缺陷計畫案差點停不下來的問題,而且今後還可能冒出更多新的狀況。不過這不是東京奧運特有的問題。倫敦在籌備奧運時也發生過類似的問題,里約在籌備奧運時也有很多硬體建設的問題。所以其實大家都差不多。

今後東京奧運籌備過程中還會出什麼狀況,其實沒有人知道。期待東京奧運的人能做的就是祈禱今後不要再出大狀況,或是祈禱東京都和日本政府能克服困難,妥善解決東京奧運背後的問題,努力把這個世界級的運動大會辦好。如此而已。

本文經作者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梅と桜 ―日本台湾年軽人的事情―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