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華校辛酸史(上):那日之後,華人子弟完全被剝奪華文教育的權利

印尼華校辛酸史(上):那日之後,華人子弟完全被剝奪華文教育的權利
Photo Credit:鄭昭賢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1966年3月11日,蘇哈托將軍透過政變,正式掌控權力,隔天,一場風暴肆虐,蹂躪華文學校。暴徒成群結隊,手持木棍和石塊,包圍華僑中學⋯⋯

前言

2008年11月初的印尼萬隆行,讓我有機會接觸到一批熱心復興印尼華文教育的人士。通過與他們交談和對話,讓我進一步認識印尼華人與華文教育的滄桑史和當前的華教復興發展。聽他們口述歷史,好過讀萬卷書。聽他們口述親身經歷,讓人更能感受印尼華人走過的坎坷道路。

作為少數族群的馬來西亞華人,必須經常為維護族群的合理權益疾呼和爭取。但是,相比之下,馬來西亞華人的道路比他們平坦得多,不像印尼華人走過的路道那麼曲折艱辛。

在這資訊發達的年代,東盟(按:東協)地區的華人應加強聯系,增進對彼此的瞭解,交換各自的經驗,相互支援。希望我的印尼行記錄,能夠貼切反映印尼華裔朋友向我述說的印尼華人與華教的滄桑經歷。

b1
Photo Credit:鄭昭賢
上個世紀50年代的印尼華校中學生。
回顧母校滄桑史

在萬隆,我訪問了萬隆勁松基金會(前為僑中校友會)、西爪華文教育協調機構、三語學校、華文補習班以及幾個華人鄉團聯誼會的領導人,受到他們的熱情接待。他們向我講述萬隆華人努力興辦華校的過程,也回憶起僑中母校及萬隆其他華校遭封閉的慘痛經歷。

馬來西亞的華文學校遠比印尼華校幸運,未曾發生過像印尼華校遭查封的那種恐怖經歷。聽他們講述封校的故事,令人感觸良多。這反映出東南亞華人的坎坷,我們的下一代必須知道,同時不能忘記這段歷史。

Indo_044
Photo Credit:鄭昭賢
斷層30多年後,今天在三語學校上課學習華文的印尼華人中學生。
Indo_042
Photo Credit:鄭昭賢
今天在印尼華人鄉團創辦的三語學校學習華語華文的印尼華族小學生。
搶奪學校財物

西爪華文教育協調機構副主席陳清章回憶道,1966年3月12日是個難忘的日子,那是萬隆華僑中學和各地華文學校遭強暴封閉和遭掠奪的日子。華人學校、華人鄉團會館的資產,統統遭掠奪。從此以後,30多年印尼華人子弟完全被剝奪接受華文教育的權利,一切場所不準使用華語華文。如果華人使用自己的語言,會遭到敵意的眼光註視,令人生畏。

陳清章副主席說,1966年3月11日,蘇哈托(Suharto)正式掌控權力上台,隔天,一場風暴肆虐,蹂躪華文學校。暴徒成群結隊,手持木棍和石塊,包圍華僑中學。他說,當時學生還在學校上課。有組織的暴徒約於中午12時開始包圍學校,氣氛十分緊張。最初,暴徒無法進入學校,在學校鐵門外吶喊敲擊。到了下午二時,暴徒展開強硬攻勢,跳過圍牆,翻越籬笆,硬闖學校。他們衝進每間教室,兇相畢露,威脅在校上課的僑中師生。

他痛心地說,暴徒佔領了學校,肆無忌憚在校內搶、砸學校財物。他們衝進科學室,搶走物理、化學教學儀器,顯微鏡和生物標本。他們闖進音樂室,拿走手風琴等樂器。總之,有值錢的,全遭搶奪。這些華校珍貴的財物被拿到市場上變賣。賣不出的,就當爛銅爛鐵出售。

idd_011
Photo Credit:鄭昭賢
封校前,僑中生在學校科學實驗室做化學實驗。

他說,學校掛的劉少奇肖像被拋棄地上,用腳大力踐踏。國旗和圖書館裡的中文書籍被搬到球場中央潑油焚燒。在淫威下,千多名年輕的僑中生,帶著恐懼、無奈、徬徨,噙著眼淚,背著書包,默默地離開學校。從此,印尼華文教育宣告中斷漫長的30年。

白色恐怖籠罩華社

融華補習中心音樂老師郭良機當時也是僑中學生。他說,在封校之前,風聲很緊。學生們被分配輪流守夜,保護學校。由於擔心學校財物被充公,學校科學室的顯微鏡由學生帶回家保管。很可惜,剛好當天學生上課必須用到顯微鏡,又把顯微鏡帶回學校,結果全被暴徒搶走了。

郭良機說,當時華社完全籠罩在白色恐怖氣氛下。他們沿街逐戶搜查,甚至擁有星形的幾何量器,若被查到,也會遭對付。許多人都把文憑、照片、日記等燒毀,以免招惹麻煩。他說,華社在白色恐怖主義氣氛籠罩下,前後持續一年多,才慢慢平息。

萬隆勁松基金會(僑中校友會)主席梁順朝和勁松教育部主任陳國華進一步向我講述當年這事件的經過和背景。梁順朝主席說,萬隆華僑中學創立於1947年,經過19年的發展,培育了不少人材。但在1966年,萬隆華僑中學遭到封校和無理強佔。當時僑中不少負責人和教職員遭當局傳召問話。過後這些人受到限制,每周必須到警局報到。

他說,之後印尼國會人協通過一系列特別法令,壓制華人,嚴禁印尼的華文教育,不準華人在印尼使用華語華文。商店招牌、報刊、書籍、一切華文媒介的媒體,都被禁止。外國的華文書報雜誌,一律禁止入口。在公共場合使用華人自己的語言交談,都會招來仇視的目光,甚至干涉和威脅。從此印尼華教和華社團體進入了漫長的嚴冬黑暗時期。

延伸閱讀:

本文獲作者授權刊登,原文在此

實習編輯:周慧儀
核稿編輯:闕士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