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棄保變亂倒票?配票策略要考慮「單獨」選民

不想棄保變亂倒票?配票策略要考慮「單獨」選民
Photo Credit: Kin Cheung / AP Photo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制訂恰當的配票策略,能夠防止棄保效應過強,反過來使民調中支持度高的議員落選。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昨日出爐的立法會選舉結果,有不少均出乎意料之外,似乎都是受「棄保效應」影響。例如在民調中一直領先的涂謹申,最終只以萬票之差力壓王國興取得議席。相反選前估計要跟民建聯周浩鼎爭最後一席的鄺俊宇,卻取得超過49萬選票,成為票王。

其他地方選區亦有類似情況,例如港島區公民黨的陳淑莊在民意調查中排第二,最後卻只排第六得到最後一席。又或者「長毛」梁國雄在選舉後期,於民調中尚算穩陣,結果得到3萬多票,以千多票之差贏得末席,反而民調支持度較低的陳志全及張超雄則分別獲得近4萬6千及5萬票。

配票比自行棄保安全

雖然今屆選舉民調引起爭議,但上述票數落差,不能夠單純以民調誤差解釋。在投票當日,雷動計劃的投票建議被廣傳,支持非建制派的選民或因為按建議選擇棄保,以致有候選人「高開低收」,另一些邊緣候選人反而高票當選。

無論如何,有不少選民會參考民調投票,務求所支持的派系在比例代表制中取得最多議席,是合理考慮。但要避免棄保過頭變成亂倒票,就必需要有計劃去配票。

自發配票的最佳方法,是先選定數個合心水的候選人,再找幾名立場相約的親友按比例投票。例如有A、B、C三位候選人,A及B民調顯示較為安全,C則在落選邊緣。那麼可以找來3位同樣支持他們的親友,商議一人投A、一人投B及餘下兩人投C。假如4人各自決定棄保,可能會變成4人全部投C,造成A、B低票而C高票的局面。

必須說明,沒有人能夠事先得知各候選人票數,也沒有人知道每位候選人的支持者當中,有多少是堅定不移的「鐵票」、有多少是不介意投其他候選人的「策略選民」。缺乏這些數字,配票比例的估算注定難以準確,但至少可以減少浪費的機會——這正是配票策略的目標。

選民或尋投票指引,不作配票

不過,今次選舉結果顯示,自發跟親友配票的選民數目也許不多(亦有可能是民調嚴重錯估,本文暫不討論),反而不少選民在投票之前急於尋求投票指引,在大量選民同時棄保的情況下,導致最終結果與民調有反差。

民主黨及民建聯均派出兩條名單出選超級區議員,兩黨均使用地區去配票。例如民建聯呼籲支持者,如果住在新界就投票給周浩鼎,如果住在港島或九龍則投票給李慧琼。而民主黨呼籲九龍、新界西的選民支持鄺俊宇,港島區及新界東選民則投涂謹申。

分區的好處是方便設計宣傳品,與地區候選人配合。但最終民主黨因為鄺俊宇形勢危急,改變策略容許鄺跨區拉票,或有份造成鄺得票比涂高出超過一倍的局面。民建聯方面則較為平均,現任議員兼黨主席李慧琼票數比新丁周浩鼎高出4萬票左右。

在投票日,民主黨於報章刊登全頁廣告,上半是鄺俊宇跟許智峯的大頭照(再加李柱銘及陳方安生頭像),到下半頁才是其他候選人——包括涂謹申——的相片。雖然照片有細字寫下分區投票策略,但照片的大小顯然更影響受眾觀感,受廣告影響而投鄺的選民,比例上較多亦不足為奇。

新界東選區中,「長毛」梁國雄呼籲支持者配票支持「慢必」陳志全,打出「一票長毛,一票慢必」的口號。這個策略雖然簡單,但仍會有支持者在不配票的情況下,擔心陳志全落選而未有投予梁國雄,這可能是導致陳比梁多出一萬票的部分原因。

設計「單獨」選民可參與的策略

正如前文所述,缺乏選民意願的準確數字,難以找出這些差異的確實理由。然而,各個政團在下屆如果想透過配票策略獲得更多議席,就需要再三考慮如何設計及宣傳配票策略。

分區配票雖然仍有其作用,但在網絡宣傳效應越來越大的情況下,須考慮到不同候選人的網上影響力。此外,即使候選人提出配票策略,自行投票、不跟他人配票的「單獨」選民無法跟隨,但其實也不是無計可施。

例如,候選人可以用生日劃界,呼籲1至6月出生的投一人,7至12月出生的投另一人。雖然每個月出生的人數不盡相同(據此統計上半年出生人數往往較少,或可改為單雙月份),需要準確計算才能訂下策略,但利用生日月份的好處在於,12個月份可以按比例劃界,或者為3至4名候選人配票。

當然,跟其他黨派的候選人制訂配票策略,需要事先詳細協商,才可確保雙方或多方能妥善執行,並廣收宣傳之效。這就不是策略問題,而是政治問題了。

核稿編輯:周雪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