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屍速列車》大破《野蠻女友》在台票房紀錄,但這不是韓國「電影元年」

《屍速列車》大破《野蠻女友》在台票房紀錄,但這不是韓國「電影元年」
Photo Credit:車庫娛樂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屍速列車》在台灣上映後刷新韓片全台票房紀錄,引發高度討論,更帶動台灣人關注韓國電影。優秀韓國電影是怎麼辦到的?

文字整理:沈若瑄

韓國電影《屍速列車》好評不斷,上週五(2)日在台上映掀起旋風,首日全台票房即飆破2300萬元,打敗由全智賢、車太鉉主演的《我的野蠻女友》全台2200萬元票房紀錄。《屍速列車》挾帶驚人氣勢,隔天(3日)累積全台票房即衝破2500萬元,一舉打破《鬼魅》高懸13年的韓片全台票房2500萬元紀錄。

名導朴贊郁睽違七年推出的新作《下女的誘惑》於6月在台上映,《追擊者》導演羅泓軫新作《哭聲》也在8月映演,已有不少有關韓片討論;《屍速列車》上映後,更一舉將討論熱潮推至高峰,甚至與國片發展對比。

韓國電影是怎麼辦到的?

韓國電影的成熟並非一蹴可幾,早期韓國電影並不具備和好萊塢大片競爭能力,韓國早在1960年代中期就已採取銀幕配額制,保護國產電影上映天數。

爾後1980至1990年代期間數度修法,韓國國產電影播放比例一度達40%,也就是一年146天。1996年配額減少至106天,隔年金大中政府承諾本土電影市場占有率超過40%後將逐步放寬配額限制。

2006年韓國本土電影市場占有率達60%,為簽訂韓美自由貿易區協定,當時的盧武鉉政府也對美國要求縮減銀幕配額的條件做出妥協,將銀幕配額減至每年的五分之一,即73天。由於每年製作的國產電影達80部以上,其實限制已等同不存在。

銀幕配額縮減對韓國本土電影產業發展可能有不利發展,這樣的看法在一項數據中不攻自破,銀幕配額制縮減後,韓國本土電影的競爭力反而提升,而背後仍然有韓國政府的支持。金大中政府時期,韓國文化經費逐年增加,更通過《文化產業振興基本法》並資助成立韓國電影振興委員會(Korean Film Council,KOFIC),韓國電影振興委員會也成為韓國電影產業發展的重要推力。

在「文化立國」的戰略下,韓國政府、產業都為電影發展提供重要支持

韓國電影從審查制度改為分級制度,讓電影內容可以更廣泛涉獵,色情、恐怖、政治等題材不再受限;教育層面則完善了大學學科設置,重點支持人文學科和與文化產業相關的技術學科,培養許多學生,同時也有海歸人才的加入。政府也針對文化產業中的中小企業實施減免稅政策,同時建立一套評價制度,設置各種委員會並建立糾紛解決機制。

另外,政府交給電影振興委員會分配的輔助電影資金,主要發放給電影學院學生、製作獨立電影的導演,用在實驗短片、紀錄片和藝術獨立電影的製作,最高申請4億韓圜(約新台幣1229萬元)或製作費30%輔助金且毋須歸還或任何回報;一般商業電影也可以申請無息或低利率融資貸款。

而如三星等一些韓國大型企業也在90年代進入電影產業。韓國電影市場競爭非常激烈,國產電影票房表現和進口電影平分秋色,韓國政府也致力於幫助韓國電影「走出去」,若參加影展、和海外洽談項目等,韓國電影振興委員會都可提供多種補貼。

640x360_37
Photo Credit:車庫娛樂

韓國電影產業蓬勃發展,但因為宣傳發行規模、檔期、潛在民族意識等因素,韓國電影在台灣近年來票房表現一直不太出色。近來《下女的誘惑》、《哭聲》及《屍速列車》等片在台引起高度討論,《屍速列車》票房開出紅盤更掀起此片為何賣座的討論潮,也帶動了台灣人對韓國電影的關注,並反思國片現況。

知名影評人膝關節在臉書專頁提到近來台灣電影該何去何從這個問題,他認為台灣絕非資金、技術追上,就能產生和韓國同樣高度的作品。

「韓國是花了幾個十年在修煉創作者、求學者、製片方、技術端、觀眾之間的三角平衡,這都不是一個簡單口號或是把錢丟下去就沒事的。」

知名網路影評人左撇子則在一篇專文提到,韓國電影近幾年不僅導演屢屢被邀到好萊塢,劇本也經常被翻拍,「韓國電影本身就是個很主流,也很有代表作的電影場業。絕對不是一部電影就飛起來,又是『電影元年』這樣。」

左撇子舉台灣殭屍片《棄城》為例,指出由於電影養不活團隊,要再開拍則新團隊的技術都要重來,拍攝經驗、技術難以傳承等等,這些都是台灣電影的問題。左撇子認為產業提升要仍要依靠大眾力量,「所以我也只做我能做的,才會有五件事讓你的電影更好看,來讓更多人換不同的角度,找到自己喜歡電影的方式。」

另一位網路劇評人豬大爺在臉書專頁針對近來的韓國電影討論潮表示,韓國電影產業並非這一兩年才壯大起來的,一直以來都非常強。他進一步指出,台灣先不要渴求追上,至少要先理解,「基本上韓國電影工業的強度,根本不用去討論什麼『我們要如何追趕才能跟上』這種議題,那太空浮了。你反正就是用力去吸收、觀察、明白他們在製作電影時每個層面上的努力就行了。」


參考來源:

核稿編輯:羊正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