隧道遠端的光:緬甸21世紀彬龍會議的始末與未來

隧道遠端的光:緬甸21世紀彬龍會議的始末與未來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69年後,全民盟與翁山蘇姬召喚國父的英靈,舉行「21世紀彬龍會議」,顯見執政者對達成停戰目標的迫切性。長路終將盡,至少已經看見隧道那頭的光。

文:翁婉瑩

21世紀彬龍會議(Union Peace Conference-21st Century Panglong )的始末

2015年11月8日,緬甸國會改選,由翁山蘇姬領導的全國民主聯盟(National League for Democracy,NLD,簡稱全民盟)獲得過半席次,而其推出的總統候選人碇喬(Htin Kyaw)也在上、下議會的投票中獲得第一高票,成為緬甸第一位平民總統,緬甸至此脫離軍政府統治,首度完成政黨輪替。

以有外國籍直系血親為由,被憲法禁止參選總統的翁山蘇姬,於碇喬4月1日正式上任後,成為權力僅次於總統,高於兩位副總統,相當於內閣制國家總理的「國家顧問」,並身兼外交部長與總統府事務部部長。

翁山蘇姬在去年國會改選的競選綱領曾提出,將實現全部武裝勢力參與停戰協議,以及創建保障民族平等的聯邦制;而總統碇喬也在就職演說表示,新政府將實行民族和解與和平政策,推動為民主聯盟鋪路的憲法,同時改善人民生活。

今年5月31日,緬甸政府宣布組成「21世紀彬龍會議」籌備委員會,於8月31日至9月3日在首都奈比多,邀請境內的少數民族武裝組織召開和平會議,進行政治對話。

三天半的會議甫結束,並未如外界預期達成具體成果。停火協議沒有簽署,也就無法結束政府軍與邊境10餘支武裝組織長達50餘年的內戰。不過緬甸政府已決定,未來將每六個月舉辦一次和平會議,希望透過漸進式的會談協商,達成各股軍事組織徹底放棄戰鬥,以全面終止武裝衝突為目標。

1947年彬龍會議(Panglong Conference)與內戰的源由及苦難

英國自19世紀入侵並殖民緬甸,二戰結束後,英國首相艾德禮(Clement Attlee)與當時組織「反法西斯人民自由聯盟」、領導緬甸人民對抗日軍的國父翁山(Aung San),在1947年1月27日簽定「翁山—艾德禮協定」,內容包括英國承認緬甸完全獨立,並將與緬族代表和撣邦、欽族、克欽族、克倫族代表商談邊區的未來。

根據「翁山—艾德禮協定」,1947年2月9日至12日,翁山與英國政府代表和撣邦、欽族、克欽族在撣邦彬龍鎮舉行會議,並簽署《彬龍協議》。《彬龍協議》的內容主要為,除了國防與外交事務,各個少數民族地區享有充分自治,聯邦須對邊區提供財務援助,且各少數民族地區人民享有民主國家公民的各項權利與特權。

依照此協議,邊區的撣族、克欽族、欽族與緬族達成脫離英國統治,建立統一國家的目標。但克倫族以英國願意承認其獨立而拒絕參加彬龍會議,並且派遣代表團前往英國,要求自治並留在英聯邦內,這已經預示了緬甸境內八大主要民族關係的複雜性。而成立於1947年的「克倫民族解放軍」,也是緬甸最早的少數民族武裝組織。

翁山在1947年7月19日被暗殺身亡,而《彬龍協議》的原則在同年通過的《緬甸聯邦憲法》得到實現。

1962年軍事強人奈溫(Ne Win)奪權,實施極權鎖國統治,並剝奪少數民族自治權,邊境少數民族自此化為10餘支武裝組織,展開長達50多年與政府軍的內戰,造成難以計數的人命傷亡,百萬人流離失所,至今尚未結束。其中包括2015年2月果敢同盟軍與緬甸政府軍交戰,政府軍轟炸東北部以華人為主的果敢自治區,超過10萬名難民逃入接壤的中國雲南;以及直到21世紀彬龍會議召開前,克欽邦與撣邦仍持續的武力衝突。

在50年的軍事極權統治下,緬甸人民如同深處綿延無盡的闃暗隧道,沒有光亮。儘管2016年完成首次政黨輪替,緬甸仍籠罩在軍方掌握憲法實權、與商界裙帶關係牽扯不清及貪污的陰影下,境內種族、宗教的衝突,以及近年來緬甸與全世界共同面對的各種課題,包括經濟開發與環境保護的衝突、水資源爭奪、城鄉落差、大量農民湧入都市謀生所衍生的種種問題。

69年後,全民盟與翁山蘇姬召喚國父的英靈,舉行「21世紀彬龍會議」,顯見執政者對達成停戰目標的迫切性。長路終將盡,至少已經看見隧道那頭的光。

GENERAL AUNG SAN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翁山將軍於倫敦唐寧街10號與英方討論緬甸自治事宜前留影。攝於1947年1月13日。

有誰參與21世紀彬龍會議?

少數民族武裝團體、政府、政黨、國會議員、緬甸政府軍等代表約750人,與200多名社團組織、婦女團體成員以觀察員身分出席,以及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出席)等國際組織、媒體與工作人員,總計約1,400人參與21世紀彬龍會議。

有哪些少數民族武裝組織/民間組織參加?

18個主要團體,包括克倫民族聯盟、克倫民族解放軍、克倫佛教徒軍、全國學生民主陣線、帕歐民族解放組織、若開解放黨、欽民族陣線、撣邦獨立軍、克欽獨立軍、新孟邦黨、撣邦軍、克倫尼民族進步黨、若開民族委員會、拉祜民主聯盟、佤族聯盟、佤邦聯合軍、孟拉軍和以觀察員身分參加的那加民族軍。

誰沒參加?

果敢同盟軍,德昂民族解放軍和若開軍以拒絕放棄武力而未出席。

開完會就能停止內戰嗎?

緬甸政府已決定,未來每六個月舉辦一次和平會議,希望透過漸進式的會談協商,使各股軍事組織徹底放棄戰鬥,達到全面終止武裝衝突的目標。

誰第二天就退席抗議了?

地理環境、種族、語言文化與中國緊密相連、軍力強大,並以種植罌粟、製造販賣毒品鞏固勢力、齊備武裝的佤邦聯合軍,其四名代表為抗議不平等待遇,在第二天就離開會場,據傳因為被告知是以觀察員身分與會,而不得在會議上發表演說。翁山蘇姬與政府代表皆表示,這是場「事故」與「誤會」。

中國對此次會議的影響力?

今年8月17日,翁山蘇姬以國家顧問與外交部長的身分訪問中國,獲得最高等級的禮遇,分別會見主席習近平、總理李克強以及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張德江。翁山此次訪中,被視為為緩解北部中緬邊界的緊張局勢,包括中緬邊界少數民族武裝組織與毒品交易問題,期待中國協助這些態度強硬的武裝組織參與21世紀彬龍會議。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