懶人時報看什麼?「勇夫」護孕妻打死竊賊?駭客組織「匿名者」 即將開播新聞;王奕凱談高雄果菜市場強拆案

懶人時報看什麼?「勇夫」護孕妻打死竊賊?駭客組織「匿名者」 即將開播新聞;王奕凱談高雄果菜市場強拆案
示意圖,非實際案發景象。Photo Credit: A Gude CC BY-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懶人時報本日選文:對「勇夫護孕妻打死竊賊」新聞有興趣的朋友,司改會推薦大家看看這篇文章;駭客組織「匿名者」 即將開播新聞;王奕凱談高雄果菜市場強拆案;以及更多精彩選文。

轉行當主播?駭客組織「匿名者」 Anonymous即將開播新聞

(有意思。轉自鐘聖雄的臉書,以下引述內文)

大家還記得那個直接槓上ISIS,也駭過國民黨、新黨、經濟部(後者為亞洲分部)的著名駭客組織Anonymous(匿名者)嗎?這回他們又想搞個大新聞。他們對外宣佈 從10月1日起,Anonymous每周將播出一檔名為‘Teh’ Weekly News的新聞節目,希望能夠「提供暫時未受到企業或政府利益影響的、不受管制的調查新聞,以維護新聞平衡」。

這個節目將致力於披露被主流媒體忽視或沒有得到公正報導的新聞。Anonymous認為,雖然大部分主流媒體或多或少都會努力維持一定的公正性,但在某些報導中難免有失偏頗。「我們打算盡自己所能,喚醒群眾,還原人民的聲音。」(懶人時報

王奕凱談高雄果菜市場強拆案

(關於高雄果菜市場徵收爭議,遲了幾天,還是要分享這篇。轉自王奕凱的臉書,以下摘錄他的臉書內文)

現在蓋新的有滯洪池功能果菜市場+上打通道路,其實連市府既有的80%土地根本用不完,那為何市府不願意主張就案現在的大小蓋下去就好,然後20%土地返還呢?

原來是因為在公務員的心理,如果按照法律規則走,那麼市府原本徵收15000坪地,後來只用了7500坪,如果硬著頭皮要還地,不會只能還20%也就是3000坪的地,而是要連沒用到7500坪都要跟著還給原地主,這樣政府就少了用地,或必須要用更高的成本買下來。

所以他們選擇死也只能宣稱當初徵收一切合法,市府徵收程序已經完成,所以持有的土地是百分之百,而且原本的地目只使用7500坪不算沒用完。

但這些對市府的執政方便的選擇,卻要換來的是原本被不義徵收的人得承擔惡果,而這些被犧牲的人,只能跟黑戶一樣領70萬被打發。

所以我想問問其他支持徵收的高雄市民,今天這些抗爭戶昨天已經沒有堅持土地發還,只說要合理安置,你看見上述這些真相後,你真的認為給70萬是合理的安置費用嗎?

你有土地的,從一開始就反對國民黨徵收,然後一路抗爭到底,最後你被當成黑戶,只能跟黑戶一樣只領70萬,然後把你趕走,這樣算是合理的安置嗎?

你只要憫心自問,告訴我,你一輩子祖傳留給你的土地,最後因為當初政府的惡意徵收,你最後只能被當成跟其他違建戶一樣拿70萬打發走。
你能活多久?你真的認為市府這樣做是合理的安置嗎?

搭配閱讀:

台南鐵路地下化告訴你,政府為什麼習慣強徵民地?懶人時報

環團質疑毒物檢驗員和六輕曖昧 衛福部:只是幫忙驗尿

(從民間到官方,台灣對於「利益迴避」原則一向太寬鬆了。轉自Hermes Huang的臉書,以下引述內文)

衛生福利部委託國立成功大學教授李俊璋,對遷校爭議延燒的雲林縣橋頭國小許厝分校進行長期驗尿,將分析學童、教職員體內的硫代二乙酸(TdGA)濃度,檢測台塑六輕廠區是否污染空氣。但環保團體和部份居民今日在立院召開記者會質疑,過去台塑曾提供李俊璋研究經費,他已違反利益回避原則,驗尿應改由公正第三方進行,避成台塑「白手套」。衛福部則回應,本次驗尿只是為後續研究採集樣本。

根據台灣大學公共衛生學院教授詹長權研究,六輕周遭居民長年吸收工廠排放的致癌物氯乙烯(VCM),導致體內TdGA濃度過高,而距離六輕僅900公尺的許厝分校學童們,其數據更是同地區麥寮國小、豐安國小近三倍;而台塑自2009年起委託李俊璋研究的「六輕健康風險評估計畫」卻指出,每10萬人中僅有2.76人可能罹癌,空污指數仍在「可接受範圍」。

兩名學者的報告差異極大,頻被正反方作為論述證據,台塑便聲明,詹長權的研究只靠血尿液分析,未檢測VCM數據,居民們的TdGA反應可能來自二手菸或衛生習慣不良等。臺灣健康空氣行動聯盟執行長楊澤民則在記者會上痛訴,李俊璋收受台塑經費進行調查,數據也忽略了部份有毒物質,其結果不具公信力。

相關新聞:

「真的不能住了!」 數據會說話 醫師籲六輕關廠或集體遷村懶人時報

立會票王朱凱廸:他們要民族自決,我要民主自決

(香港立法會選舉中,最具複雜意義的「票王」朱凱廸,對台灣同樣富啓發性。轉自Kuohsun Shih的臉書,以下引述內文)

「如果我們是從城市運動去拉闊(社會運動),陳雲則是從族群政治去拉闊,從而去消滅或取代主流民主派。」朱凱廸回憶說。後者很快展現了更強大的社會動員力,「在2010年反高鐵的時候,我們是社會運動的領導。從2012年醞釀到2014年,他們逐漸發展,慢慢取代了我們在2010年、11年在社會運動上的領導位置。」

當右翼本土依託族群區隔乃至仇恨的意識,在網絡發展,並贏得越來越多人支持時,朱凱廸則和土地正義聯盟的夥伴離開公眾視野,深入鄉村,嘗試為具體的社區帶來改變。但他們很快發現,自己早期的抗爭模式,也險些就掉入了另一種「仇恨政治」。

(中略)「如果右翼本土派要發展族群意識,講『民族自決』,我就要發展『民主自決』。」朱凱廸說,在他看來,「民族自決」的提法是一個危險的信號:「你將來自中共的壓迫,轉化成香港不同族群之間的壓迫,不make sense(合理)。右翼本土派是將族群放先於民主,去畫一些10個人有10個人標準的線,對我來說,如果香港要民主的話,這條路是不通的,它會令我們下一代忘記民主,多於相信民主,因為我們不會再用溝通去說服大家。」(懶人時報

對「勇夫護孕妻打死竊賊」新聞有興趣的朋友,推薦大家看看這篇文章(司改會)

(「勇夫」背後的媒體審判。轉自林雨蒼的臉書,以下引述民間司改會臉書)

在這個案件中,法官已經切割了第一時間的反擊以及後續勒頸的行為。第一時間的反擊是無罪的,後續勒頸致死的行為才是有罪判決的原因。

這件事情判有罪的原因是因為當事人「明知對方有生命危險還不住手」,但蘋果標題寫「勇夫護孕妻打死竊賊」,這樣的下標有「勇」、「護」,容易讓人誤以為當事人只是保護家人、防衛過當卻不小心打死人,這基本上是有問題的想像。這樣的下標事實上有點不負責任,如果把標題改寫成「竊賊臉色發黑屋主仍不住手致死 屋主輕判緩刑」,也許大家感受就完全不一樣了。

(中略)因為用很短的時間去看一件事情容易發生腦補、誤判事實,因此才需要司法程序的存在。司法程序就是為了真正發現真實,並確實作出判斷而存在的。如果發現判決跟自己想像的有問題,我們建議大家,先想辦法找判決書來了解事實,再來思考判決是否和想像的有出入。回到真正的事實,才有討論的基礎。

(民間司改會原Po,有判決書及詳細評述。)(懶人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