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選人應多注意自己品格 平心論「雷動」,它沒「反民主」

參選人應多注意自己品格 平心論「雷動」,它沒「反民主」
Photo Credit: Tyrone Siu /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作者認為立法會選舉候選人,應多注意自己品格,並解釋為何「雷動計劃」並不能說是「反民主」。

這次立法會選舉結果,可分幾面來說。本文先從理論開始,後面再把理論應用到結果之上。

首先要說的是,選舉本身可以說是社會集體抉擇,是集體意志的彰顯。然而,很多人忽略的是,由個人的選擇到集體選擇之間,其實並非簡單的加數總和而已。就算每一個人的選擇不變,不同的計票方法,都會令到結果不同。

指策略投票反民主 有誤解

好像區議會的單議席單票制和立法會直選的比例代表制(並且是當中的最大餘額法),就是這方面很明顯的例子。怎樣的計算方法更能令得集體結果反映到每個人的選擇,是社會抉擇理論(Social Choice Theory)的學問。

談到這些理論,是因為不少人總覺得要求配票、棄保等等,都是「反民主」的做法。今屆選舉的雷動計劃,到底有沒有效果,似乎仍有待分析;但如果認為策略投票就是反民主,倒似乎有誤解之嫌。

立法會直選既然本身是比例代表制,過往數屆的經驗亦顯示了要充分利用最大餘額法的特性才能拿到最多議席,但過多候選人又可能導致「攬炒」一齊落敗,正常情況下確實會有選民的想法就是要把自己手中的一票的作用極大化。多了一個平台讓選民有機會實踐這樣的想法,其實是好事(極大化資訊流通本身就是一件好事)。

建制派一直以來被人詬病的,其實不應是背後有人操作配票,而是到底跟從指示投票的選民是否真正跟從他們的意願去這樣做,還是根本不知道自己在投甚麼票做甚麼事。

當然,由於這樣的平台會影響到結果,更令得有些候選人可能會由贏變輸,自然會有人不滿。不過,回顧過去幾屆的經驗,其實這些高開低收或者意外勝出/落敗的結果不時發生,似乎是無法避免的。

建制僅守本陣 「非建制」大洗牌

好像2012年那次選舉,公民黨在新西和港島過度吸票,又或者民建聯在新東過度告急扯走大量配票,都是典型例子。又例如今屆超區,民主黨的情況,幾乎就是上屆的翻版,都是民調最高的候選人開出較少的票,告急的反而一舉成了票王,只是兩次都剛好守到尾席而已。

選舉有勝負之分,總會有人對選舉結果不滿,倒未必和有沒有雷動或者建制派的配票有甚麼關係。或許更多要思考的問題是,這次選舉的結果讓人見到怎樣的新現象。

建制派方面,出現的結果是一統江山,所有不太聽話,甚至以反對梁振英連任作號召的全數落選,沒有了溫和建制的空間,剩下的不是所謂的傳統建制派就是建制派重點培育的對象。不過,從另一方面來說,也就是建制派只是穩守了自己的地盤,並沒有能夠爭取到更多人的支持,甚至趕走了一些同路人。

非建制派方面的情況卻比較特別。議席上固然有些許進帳(由上屆27席升到現在的30席),但更令人關注的是當選人士「大洗牌」的情況。當然,出現這樣的情況有很多因素,不過筆者特別想提及兩點。

第一點就是,有些當選人(例如朱凱廸)有很明確的社會理念,並且願意不惜代價實踐這些理念,深耕細作,最終這些努力感動了大家,得到回報(朱凱迪甚至成了今次地方選舉的票王)。

另一方面,本土派(或者應該叫「泛本土派」,因為他們當中亦已有甚多不同的立場)在議席上其實進帳不錯,但偏偏最有聲望的領袖卻落選了。某程度上,這代表了問題根本不是出於本土理念,而是有人這些年來實在做了太多令人覺得品格有問題的事情;不單說話和立場前後不一經常改變,而且往往喜歡攻擊同路人,所用言辭亦甚為惡毒。這是播邪惡於眾的做法,對社會影響頗大,也難怪得票會大跌至落選的地步。或許這次選舉,至少在非建制那一邊,讓我們看到不惜代價堅持理念的可貴,亦見到了品格問題是多麼的重要。如果建制派那一邊也能認清這點,到下次更重要的換屆時,能做到放棄品格低下、玩弄語言偽術的人,對社會來說應該會是一件大大的好事。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自〈國是港事〉

責任編輯:王陽翎
核稿編輯:歐嘉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