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新要靠「野蠻人」:患上「日本病」的香港將何去何從?

創新要靠「野蠻人」:患上「日本病」的香港將何去何從?
Photo Credit:Jo Schmaltz@Flickr CC BY 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有一個階段,香港富豪榜前一百名當中,有四十個人是偷渡者。他們有什麼特點?

文:羅振宇

邁阿密:靠罪犯和流浪漢繁榮起來的都市

我沒有鼓吹低素質等於創新的意思,但是你也不能不信一個邪—— 低素質的人是有可能搞出巨大的創新和社會繁榮的。

一九八○年,古巴的領導人卡斯楚說:「美國人不是老指責我們社會主義國家不讓人民自由移民嗎?我自由一個給你看看。」所以這一年他突然把海港開放了,走吧!都去美國吧!很多社會底層的人,什麼精神病患者、妓女、罪犯、流浪漢都去了美國。那一年走了十五萬人,是有史以來最大的一次非軍事渡海行動。這十五萬人去了美國哪兒呢?距離古巴最近的那個港口—— 邁阿密。

這幫人去的時候身無分文,是一幫赤貧,而且又都是社會底層人士,多數是沒有受過教育的人,是一幫粗魯的人。

可是今天的邁阿密是怎樣一座城市呢?邁阿密是除了紐約之外,美國最重要的金融中心;是整個中南美洲所有國際大企業的總部所在地,邁阿密機場是美國最大的貨運機場;它還是美國最乾淨的城市。說白了,如果除掉華盛頓、紐約,整個拉美最大的城市就是邁阿密。

這種繁榮是怎麼創造出來的呢?其實就是靠古巴的這一批流氓、地痞、精神病患者、妓女和無家可歸的人創造出來的。

反過來說,為什麼那些高素質的人往往成不了創新的領頭人呢?我們會認為,這些人因為衣食飽暖,所以沒有勇氣打破現狀。我覺得這是錯怪他們了。

因為每一個人都生活在具體的處境當中,當存量過大的時候,創新本身在邏輯上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很多人指責微軟不創新,所以讓谷歌這樣的公司超過了。是,如果微軟能像現在的互聯網公司那樣,把所有的軟體免費,然後爭取下一個發展臺階,這在道理上是成立的。但現實上呢?意味著微軟每年要放棄數百億美元的收入,它做得出來嗎?任何專業經理人膽敢拿股東的錢、拿公司當年的營業額做這樣的放手一搏,那這個人一定是個渾蛋,一定不可信任,股東一定會把他開除。

所以有存量的時候,那些高素質的人是不可能搞創新的。

創新:低素質者與高素質者的雙人舞

我們再看一眼「創新」這個詞,正本清源地講,創新實際上是一個雙層結構。第一,要靠那些沒素質的野蠻人拚命去闖、去衝,因為他們的機會成本比較低。就像馬克思講的,無產階級沒什麼可失去的,要失去的只是鎖鏈。所以,試一試有什麼不好呢?雖然這樣的創新大多數是不可靠的,是不會有收穫的。大量這樣的人消失在歷史深處,他們的創新沒有成功,沒有人知道。

不過話又說回來了,不是說由沒素質的人創新就一定會成功。今天非洲的索馬利亞,到處都是沒素質的人,甚至是海盜,也沒搞出什麼創新。每年海盜搶的那些錢,如果拿來正經做生意的話,說不定一次貿易就能夠掙回來,但是今天它仍然是一個失敗的國家。

所以創新一定要有第二步,就像當年大航海時代,剛開始是葡萄牙人、西班牙人在前面衝。後來,身為生意人的荷蘭人素質就高得多了。再後來,真正把全球形成一個大的整體的是誰?是英國人,而英國人的整體素質相對來說要高得多。

其實創新有兩種。第一種叫從0到1,真正的大創新往往就是從0到1的過程,就是說這類東西世界上原來就沒有,所以這類創新就得靠我們剛才講的野蠻人去衝、去試,用大量的失敗來換取最後的碩果僅存,形成從0到1的創新。

緊接著,必須要接上一種叫從1到N的創新。給大家舉個例子,哥倫布是一個素質很低的人,但是人家有勇氣、有執著的精神,人家還有運氣,所以他就完成了從0到1的過程,發現了美洲新大陸。

可是光發現有什麼用?要把這個地方建設成一個美麗富饒的國家,就得等到華盛頓、富蘭克林那一代人出現了,因為他們才可以在「1」的基礎上,持續地添磚加瓦,可以調動人類所有的知識和經驗的存量,撲上去搞建設。這個時候,什麼周密計畫、事先設計、持續改進、及時調整、順暢溝通,都得有素質的人去幹。

我並不是講素質低的人和素質高的人誰更重要,只想說,這是一個創新進程中兩個不可或缺的階段。我們現在又面對著一次大航海時代的機會,就是所謂的IT革命。這一次大航海和幾百年前的那一次比,有區別嗎?有。

首先,不需要靠死人來完成創新,死公司就可以了。那麼多創業者,那麼多創新公司,靠死公司自然就能夠探尋到創新的方向。

再有,誰流血?不是人,而是那些資本。所以,人類在對抗風險上,又有了一個巨大的制度創新,就是眾所周知的風險投資。

雖然有這兩個重大的區別,但是有一個底層的東西從來也沒有變過,那就是靠那些敢想敢幹、機會成本特別低、表面看起來可能素質比較低的人,用自己的拚搏精神和機會成本去大量試錯,然後找出一個可能的創新方向。此時,有素質的人再撲上去。人類搞創新,自古至今,這個過程從來沒有變過。

我們在談論「經濟」「繁榮」這些詞的時候,往往看到的是數字、是貨物、是景觀、是城市,但是這個世界真正的本源是什麼?是人。從人的視角看經濟,天大的難解之謎也就獲得了答案。

就像開篇的引子,日本經濟為什麼會停滯?如果從人的角度看,我們就會得到一個全新的答案,不是什麼日本央行的政策不對頭,不是刺激政策不到位,而是日本人出了重大的問題。日本社會實在是太溫情了,它的社會實在是太成熟了,成熟到了把有一點點不文明的東西、動物精神的東西都喪失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