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台灣要踏進國際性的運動場合,那體育怎麼可能不歸政治?

如果台灣要踏進國際性的運動場合,那體育怎麼可能不歸政治?
Photo Credit: 廖建超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長久以來,台灣人民被馴化,視這般孤立狀態是理所當然的現象,於是很容易喊出「讓某某歸某某」、「我們要『政治』離開這裡」諸如此類的口號。

文:嚴象胥

這個答案是可能的。假使是兩個朋友相揪到家附近籃球場投投籃,或是在巷口空曠處打打羽毛球,抑或是自己為了減肥瘦身,每天在校園操場跑個1、2公里,像這樣子的「體育」活動,基本上就是與「政治」無關。那只是運動者個人為求健康、為了娛樂的行為。

無關乎勝負,亦不嚴重影響運動場上對抗者的心情。當然,輸的一方在替贏家出飲料錢的時候,心裡想的可能是要再鍛鍊更好的技巧,下次換對方付錢。我們可以看見,這種以「個人」身份進行的體育活動,勝敗之分都仍會牽動心情起伏,那更何況是以「國家」為單位展開的體育比賽呢?

近日發生在台中市棒球場的事情,其實已不能算是「新」聞。相似的事情,總是時常在台灣社會上演。隨著台灣的體育選手愈常代表「國家」參與國際賽會,以及越多國際賽事在台灣舉辦,這種以「國家」為主體進行的運動比賽,就時常牽動著台灣人民敏感的神經,以及部分人身上那顆容易破碎的玻璃心。「我們要以什麼名字、姿態,站上國際性的體育舞台」、「名字不重要,關鍵是選手的表現」,兩股聲音,各自代表兩種對於「體育和政治」這兩種範疇之間關係的想法。

敏感的神經與易碎的玻璃心,全是因台灣民眾受困於現有「國家」狀態之虛實而生。這誠是高度與「政治」相關的事情,如今卻引人要以切割體育和政治範疇的方式來處理。終究,尋求一塊純屬於體育活動的場域,在任何以「國」為基準開展的賽事,都是不可能的。否則,奧運賽會的頒獎典禮,為何要替金牌選手演奏該國國歌?然而,類似的社會輿論,卻總可以在台灣社會各個角落中聽到「讓體育歸體育」好嗎?

在這句話背後的潛台詞,實是一個很難做到的囈想,卻也是部分人民始終未能認清的事實。「政治」不可能完全從「個人活動」或「公共性事務」中抽離,政治並非只是選民於投票日走出家門,投下手中那張選票,更不只是每日守在電視機前,觀看政論節目,再說上幾句而已。

換言之,「政治」其實是以各種不同的姿態,參與了每個人的日常生活。每一天,我們買哪一份報紙、習慣收看哪一台新聞頻道、選擇相信哪一家新聞報導、聽何種語言的歌曲、閱讀何種文學作品、親近哪種文化活動,乃至於日常生活使用是國語,亦或是台語,這些一般性的行為,其實我們都可從中發掘其高度反映「政治意識」的線索。

特別是,這次爭議所反映出的議題,從台灣的時空脈絡來理解時,我們還得注意這些交織了「政治意識」的行為,更映顯了深藏於背後的意識型態,以及與之糾結的對台灣歷史、文化脈絡的認識和理解。聲稱要將「政治」限縮在特定場域的說法,其實就是要將私、公領域的任何活動,與牽涉了意識型態、文化及歷史之想像與認識的「政治文化」切割開來,從而讓人民的各種活動,都與「國家問題」呈現無關的狀態。

長久以來,台灣人民被馴化,視這般孤立狀態是理所當然的現象,於是很容易喊出「讓某某歸某某」、「我們要『政治』離開這裡」諸如此類的口號。此些行為,都是自己放棄了從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展顯己身對「政治」的意見,以及更進一步的要求。從這次事件爭議的焦點來看,我們就是在求索台灣主體性這條道路上,再度失卻一個可施力的空間。

可不可以讓「政治歸政治,體育歸體育」?這當然可以。就像本文開頭所提的情形,那僅屬於個人健康、娛樂性活動的層面。倘若是希望看到這樣的運動比賽,其實可以到自家附近的體育場或校園即可,不要踏進國際性的運動場合。因為在那裡,並不單純是選手相互的競技,還是象徵了國與國之間的較量。而台灣的選手應該以何「國」之名出賽,更是需要全民高度關注的政治性議題。

本文經台灣教授協會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孫珞軒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