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工作往哪兒找?理髮師勝過工程師,進銀行不如做麻辣燙

未來工作往哪兒找?理髮師勝過工程師,進銀行不如做麻辣燙
Photo Credit: nnice @ Flickr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對付冪律,就是要對付效率,讓每一個小群體靠興趣、價值觀、心靈的追求、趣味的表達整合起來,形成一個個小而美的商業形式,這就是那些未來人不會被機器替代的工作群聚的選擇。

文:羅振宇

這一輪危機怎麼破

《與機器賽跑》這本書的作者也挺有意思的,他說原來沒想寫這麼一本書,想寫的是對互聯網新技術的謳歌,毫不保留的讚美。但是寫的過程中,資料搜集得越多越覺得可怕,因為這一次巨大的技術進步帶來的很可能是人類的巨大災難。沒錯,這種迷茫感正在籠罩著全球,不僅中國的年輕人,美國、歐洲都一樣,年輕人都覺得很迷茫。

雖然所有人都知道,現在社會非常不公平,經濟學家到廣場上演講,說1%的人佔據了99%的財富。又如何呢?請問怎麼改變?沒有人拿得出方案。

所以,這一輪危機,尤其是在失業這個領域造就的危機,和此前的危機有很大的不同,傳統的解決方案是解決不了問題的。

傳統的解決方案無非是從宏觀和微觀兩個角度來解決。宏觀角度,就是說富人太有錢了,別那麼心黑,別那麼貪婪,拿出一部分給窮人吧!這是過去解決社會不平等,用社會再分配的方式來解決這個問題的通常方案。但是這一輪會有用嗎?就算富人願意把錢拿出來,保障他們吃喝不愁,甚至還有很漂亮的廉租房屋住,但是又如何?很多時候差距或者說不滿,或者說幸福感的缺乏,並不是由於絕對狀況無法容忍,往往是對比出來的。隔壁家小亮如何如何,你看人家小紅如何如何,而我現在卻是這樣,所以才受不了。

微觀角度,解決這種問題的傳統方法是,我們每個人都往高處爬,很多傳統的工作不是被替代掉了嗎?那我們就往高處爬,去做機器做不了的事,我們靠自己的努力去當人上人,這行不行呢?現在看來也不行。為什麼?因為這一輪機器對人工的替代是不局限於哪個領域的。你說往高處爬,什麼叫高?比方說美國,一個放射科醫師大概需要學習十幾年,然後他就可以拿到三十萬美元的高額年薪。可是現在這份工作,基本上被模糊識別的電腦技術替代掉了,而且所花費用是原來的幾十分之一乃至幾百分之一。

下面我想談談我的理解,就是怎麼破這個局。我整合了我看到的一些周邊材料,給各位提出兩點建議。

第一點建議,我稱之為「放棄追求地位,轉而追求聯繫」

我們先來熟悉一個概念,叫「莫拉維克悖論」(Moravec's paradox)。莫拉維克是美國一個研究人工智慧的學者。他發現,人工智慧和人類之間的關係真的好奇怪,人類覺得特別難的事,比如說複雜的邏輯推理,對電腦來說就不叫事,十分鐘內就能搞定。可是人類覺得簡單得都不叫事的事,比如說人臉的模式識別,對於機器來說就很難解決。普通嬰兒長到七、八個月的時候就會認生了。到了一、兩歲的時候,他就能爬、能跑了。像把一個人推倒,對他說「你爬起來」這麼簡單的動作,機器人卻不會做,這對一個人類的孩子來說太簡單了。複雜的模式識別對於機器人來說,仍然是一個難題。

這就引出了我們的結論,未來你要找工作往哪兒找?不要按照工業社會給我們劃定的那個社會金字塔的結構去找,試圖爬到更高處,那裡也許會被大水衝掉的,比如工程師。微信後臺有人跟我講了一件事,說他有個侄女考的是理工科,成績不是很好,家裡就逼著她去上一個二本(普通大學)學機械製造。我就跟他說,將來3D印表機一普及,機械製造專業會被淘汰掉的。他說,那學什麼呢?我就問他,這個孩子對什麼感興趣?他說就愛吃。我說,那就讓她學大廚嘛!他說家裡人可能接受不了。大家都覺得廚師好像在社會上地位比較低,這樣的工作怎麼能讓孩子在起跑線上就選擇呢?這不叫輸在起跑線上嗎?

恰恰相反,比如說大廚,尤其是中餐大廚,經常說什麼「醬油少許」,這個「少許」就是一個非常複雜的模式識別的工作。再比如說花匠,你看著好像是很低端的工作,但是這麼多花草、這麼多形狀,不同的病變、不同的生長周期,花匠的模式識別是極其複雜的,這恰恰是機器暫時替代不了的。

還有一些工作,就是那些需要與人交流的工作,也是機器替代不了的。比如說有一個機器可以給我們理髮,把所有人的頭型都理成一樣的。這個沒問題,就算我審美觀粗糙,不挑這個髮型,但是我們平常坐在那兒理髮,可以跟理髮師聊天,他會給我們一些髮型上、化妝品上的建議,這是很好的一種感受。而一個機器在你頭上弄幾個小時,那種感受是很差的。也許在未來很長的一段時間,這種工作是無法讓機器替代掉的。

再比如說護士,我剛做完手術,被推到病房裡,你弄個機器人在我身上亂摸亂碰,這算什麼?我需要的是一個穿護士制服的、長相美麗娟秀的女護士進來對我噓寒問暖,這樣我才會感覺到我的病痛減輕了一點兒。

所以,人和人之間聯繫的工作,未來恰恰可能是無法被替代掉的,而那些在原來的工業社會當中社會地位比護士要高得多的醫生,卻很可能要被取代掉。從追求地位到追求連接,這是在未來職場中求生的一條路。

第二點建議,我稱為「放棄追求效率,轉而追求趣味」

這又得說到一個專有名詞,叫「冪律」(power-law)。冪律是什麼意思?就是只要一個系統,所有的因素都在追求效率的時候,這個系統就會呈現出一種非常不均衡的分佈狀態。

比如微博為什麼會出現大V(十分活躍、又有大群粉絲的重要人物)?就是因為我們所有人都想要跟他聯繫,當所有人都願意加他關注的時候,其他新進來的人會覺得,這麼多人都關注了他,我為了獲得收集資訊的最高效率,也不得不關注他。所以你看,現在微博就呈現出這樣一種生態,越大的V,上千萬粉絲的大V們,他們的粉絲就會越來越多。而當這個生態固化之後,如果我是一個小人物,沒有幾個人關注我,就會一直沒有人關注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