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賽芙被彈劾下台,周邊國家在緊張什麼?談南美左派的全面崩潰

羅賽芙被彈劾下台,周邊國家在緊張什麼?談南美左派的全面崩潰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何以溫和式社會主義的羅賽芙被巴西國會彈劾下台,會撼動所有南美洲左派勢力,甚至讓左派國家召回駐巴西大使,委內瑞拉還宣布凍結與巴西的外交關係?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舉世矚目的夏季奧林匹克運動會(Olympic Games),今年在巴西(Brazil)的里約熱內盧(Rio de Janeiro)登場。雖然巴西因這場四年一度的體壇盛事,成為全球鎂光燈的焦點,不過另一場在巴西越演越烈的政治風暴,也同樣受到各國高度關注。巴西史上第一位女總統羅賽芙(Dilma Rousseff),因多項違法指控而面臨從政以來的最大危機,最後巴西參議院表決通過彈劾案,於8月31日終結以勞工黨(Workers' Party)為首、長達13年的左派政權。

不僅是巴西,南美洲各國在近二十年先後建立起不少的左派政權。1989年爆發一場拉丁美洲債務危機(Latin American Debt Crisis),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等國際金融機構,在美國主導下制定出一系列經濟改善方案,要求拉丁美洲市場自由化、企業私有化、刪減福利津貼。

-Political_South_America-_CIA_World_Fact
Photo Credit: Central Intelligence Agency Public Domain
拉丁美洲地圖

這套被稱為「華盛頓共識」(Washington Consensus)的經濟政策,導致南美洲國家貧富差距增大、收入分配不均,讓主打社會主義(Socialism)的左派政黨有機可趁,逐漸攻佔南美洲政治版圖。直到21世紀,包含巴西、智利(Chile)、委內瑞拉(Venezuela)、玻利維亞(Bolivia)等國都陸續出現左派政府,南美洲「向左轉」的政治生態儼然形成。

南美洲各國的左派政府能夠上台執政,很大的原因是經濟自由化帶來許多負面影響,讓社會主義的號召別具吸引力,左派政治家也可以很輕易的將這股民怨風向帶往「華盛頓共識」的始作俑者:美國。近幾年來,南美洲反美的頭號大將就是已故的前委內瑞拉總統查維茲(Hugo Chávez),查維茲在1999年上台後幾乎成為南美洲的左派共主。

RTX2G9HT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委內瑞拉前總統查維茲(Hugo Chávez)

查維茲主政下的委內瑞拉,仰賴馬拉開波湖(Lake Maracaibo)的石油資源賺取大量財富,政府不但推出一系列社會福利政策,還出手管控貨幣與商品價格,讓查維茲得到中下階層民眾的廣泛支持。查維茲的施政原則,明顯與深受民眾厭惡的「華盛頓共識」分庭抗禮,讓查維茲得以挾著極高的支持度推動修憲工程,在1999年就將總統任期修改為一任六年,可連選連任兩次。

玻利維亞的經濟情勢與委內瑞拉也十分相似,現任總統莫拉萊斯(Evo Morales)在2006年當選為玻利維亞史上第一位原住民總統,仿照查維茲的社會主義政策綱領,靠著礦產的大量出口,由國營礦產企業替政府賺進大把鈔票,推動一系列社會福利政策,也成功獲得民眾廣泛的支持,於2009年、2014年兩度連任成功。

巴西不但是南美洲面積最大的國家,其經濟實力也十分可觀,坐擁多項天然資源與糧食生產的優勢,成為金磚五國(BRICS)中深具潛力的國家。左派勞工黨的魯拉(Luiz Inácio Lula da Silva)在2003年上台後,以原先右派執政的市場經濟為基礎,推行諸多社會福利政策與改革,試圖解決長期以來為人詬病的貧窮與飢餓問題,獲得的正面成效讓巴西勞工黨支持度歷久不衰。

RTX2L3A8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巴西前總統魯拉(Luiz Inácio Lula da Silva)

位在南太平洋沿岸的智利,則是南美洲國家中經濟表現最亮眼的國家。智利的經濟規模奠基於1980年代皮諾切特(Augusto Pinochet)的軍政府時期,以右翼的市場自由經濟為核心所創造的經濟成果,被譽為是「智利奇蹟」(Miracle of Chile)。2006年,智利社會黨(Socialist Party of Chile,PS)提名的巴舍萊(Michelle Bachelet)當選智利總統,巴舍萊對稅制改革與企業私有化的著力頗深,藉此提升產業競爭力、改善不良的稅收結構,讓國家更有能力負擔社會政策的成本。


正當這些左派政權享受到1990至2000年代世界經濟景氣所帶來的好處之際,2008年突如其來的金融海嘯一夕間沖毀這場美夢。由於景氣循環降至低點,世界各國的能源需求銳減,導致南美洲這些以原物料為出口導向的國家深受其害,過去所累積的財政盈餘在近兩年已消耗殆盡,使得這些左派政權紛紛面臨瓦解的危機。

查維茲於2013年逝世,交棒給現任總統馬杜洛(Nicolás Maduro)後,委內瑞拉政經情勢開始急轉直下。由於國際原油價格的慘跌,讓幾乎只依靠石油作為經濟支柱的委內瑞拉陷入困境,國家財務狀況無法再應付國營企業虧損、穩定商品價格,導致委內瑞拉民生物資飆漲、失業率直逼天際,國內經濟完全崩潰。

Venezuela's President Nicolas Maduro speaks during a national TV broadcast in Caracas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委內瑞拉總統馬杜洛(Nicolás Maduro)

玻利維亞的局勢近來也急速惡化,莫拉萊斯當年得以當選,最重要的一項政見就是將私人採礦企業收歸國有,由國家經營這些極為豐富的礦藏,可以直接照顧廣大的勞工。但近幾年的原物料價格下跌,玻利維亞政府已經不堪負荷虧損與社會福利支出,卻不願讓外資協助經營採礦事業,導致礦工忍無可忍,甚至在當地時間8月25日,將代表政府前去與礦工協調的內政部副部長伊亞尼斯(Rodolfo Illanes)活活打死,震驚各界。

Bolivia's President Evo Morales speaks during a news conference at the presidential palace in La Paz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玻利維亞總統莫拉萊斯(Evo Morales)

巴西在兩年內連續舉辦世界杯足球賽(FIFA World Cup)與夏季奧運兩大體育賽事,但失靈的奧運經濟(Olympic Economy)反而讓巴西陷入更大的政治動盪。首先是羅賽芙被指控擅自動用預算,並違法擱置農業補貼資金,嚴重違反國家預算法規;再者是爆發前總統魯拉與石油公司的貪腐醜聞,讓羅賽芙的政治聲望盪到谷底。然而這些政治風暴僅是表面原因,真正的核心是巴西也受到出口疲軟的影響,導致通貨膨脹與失業率居高不下;經濟困境加上政治危機,成為壓垮「巴西鐵娘子」的最關鍵因素。

RTX2G9PD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巴西前總統羅賽芙(Dilma Rousseff)

巴舍萊在2010年以八成的施政滿意度結束智利總統任期,於2014年捲土重來而再度當選。不過巴舍萊此時面臨的問題更加複雜難解,尤其是銅礦出口的降低,嚴重威脅智利經濟的發展,加上教育改革與老人年金改革的聲浪日益高漲,智利全國各地都陸續傳出多起警民衝突,智利民眾對巴舍萊政府的耐心已近乎臨界點。

Michelle Bachelet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智利總統巴舍萊(Michelle Bachelet)

綜上所述,南美洲左派政權的崛起,是利用人民反對市場經濟的心態;壯大則是在經濟景氣良好的階段,受惠於自由貿易所帶動的原物料出口,為社會福利政策提供充分的資金來源;失落也是因資本經濟發展趨緩,導致原物料價格重挫,連帶讓國內經濟慘不忍睹,最後危及政權的穩定性。

南美洲左派政權在短時間內兵敗如山倒,2008年的這場金融海嘯是重要分水嶺。世界各國的工業生產力、商品需求量都大幅衰退的同時,拉丁美洲、非洲等出口原物料與糧食作物的國家,都面臨嚴峻的經濟考驗,尤其是施行企業國有化的左派國家,更因為政府財政困窘,導致國家總體經濟受到重創。

市場經濟雖然會產生貧富差距等負面影響,但整體經濟風險分散在市場的各種產業與業主,即使是雷曼兄弟(Lehman Brothers)這樣的大型公司破產,其他企業雖也受到衝擊,但比起左派的統制經濟、計畫經濟,市場經濟的分散風險原則,更有面對經濟波動的彈性。

在市場經濟的運作模式中,政府只有在出現重大危機時會對市場進行有限干預,而企業國有化政策,讓許多南美洲左派國家「公親變事主」,把所有的經濟風險都攬在政府身上。

社會主義對於中低收入的人民具有相當的吸引力,因此委內瑞拉、玻利維亞在國家財政良好的時期,並沒有做好財務長遠規劃,而是盡量兌現選舉承諾,目的只是為了在下一次的選舉能夠再度連任,短視近利的下場就是產生一發不可收拾的經濟悲劇。

若談起「福利國家」(Welfare State),北歐絕對是首屈一指的典範,北歐式的社會主義與南美洲不同,而是在社會主義的基礎上所發展出來的社會民主主義(Social Democracy)。社會民主主義採行「以選票代替子彈」的議會路線,透過累進稅率來達成財富的重分配,並主張企業私有化來增加經濟績效,在財政狀況無虞時就做出有效規劃,即使產生金融危機也能有對應能力;當經濟持續發展,社會福利政策就可以逐步實踐。

「民粹式社會主義」vs.「溫和式社會主義」

智利、巴西為主的左派國家,則是走上與委內瑞拉、玻利維亞不同的道路,表面上看似皆為社會主義,實際上仍有右派市場經濟的影子,與北歐社會民主主義有部分相似之處,是較為溫和的社會主義經濟模式,可以說是另類的「政左經右」。因此,在經濟角度的基礎上,配合政治運作來觀察這些左派政權的發展,即可發現南美洲左派有兩種不同的模式。

委內瑞拉、玻利維亞為代表的社會主義,是在魅力型領袖之下的一種運作邏輯,查維茲就是最典型的人物,以近乎神格崇拜的方式樹立政治威望。查維茲死後,擅長操弄政治語言的莫拉萊斯,本有機會成為新的左派共主,但礙於玻利維亞深陷經濟困局,自顧不暇之際也無法發揮國際影響力。

至於建立領袖政治威望的實際方法,兩國也有高度的相似之處。查維茲時常將反對美國帝國主義掛在嘴邊,在總統任內一旦發生內政問題,就大肆宣揚都是美國介入委內瑞拉的結果,屢屢都能幫助自己度過政治難關;馬杜洛為了控制近來在國內高漲的反政府情緒,宣布委內瑞拉進入緊急狀態,而對外宣稱的理由竟然是美國在密謀政變。莫拉萊斯在處理礦工問題與經濟危機的同時,在國內成立以反對美國帝國主義為目標的軍事學校,也是在發生執政危機時,將美國當作轉移注意力的藉口。

在委內瑞拉與玻利維亞,只要高舉反美大旗就可以在國內生產出「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政治資本,同時也證明委內瑞拉和玻利維亞民主體制的脆弱。查維茲在上台後就推動修憲,讓總統任期延長、擴張行政權、削減國會地位;莫拉萊斯也曾在2009年通過新憲法延長任期,並在今年2月再次舉行修憲公投,雖然受到經濟影響,這次公投以失敗告終,倘若沒有經濟因素干擾,只要莫拉萊斯再搬出美國做為藉口,還是有很高的機會通過新的憲法修正案。

相較於魅力型領袖所塑造的「民粹式社會主義」,巴西與智利是屬於「溫和式社會主義」,至少在制度上並沒有採行純然的社會主義模式,民主機制也相對健全,不會做出修憲擴權這類的政治舉動。這兩種社會主義模式,雖然都被稱為左派,但運作過程仍有所差異,唯一的共通點就是沒有在財政良好時進行產業轉型與升級,高度仰賴原物料出口的結果,就是對市場價格波動的應變能力嚴重不足。

兩種社會主義模式在政治與經濟上都有不同的發展取向,何以溫和式社會主義的羅賽芙被巴西國會彈劾下台,會撼動所有南美洲左派勢力,甚至讓左派國家召回駐巴西大使,委內瑞拉還宣布凍結與巴西的外交關係?如此劇烈的反應,是左派國家產生危機意識使然。

RTX2O4U1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巴西總統特梅爾(Michel Temer)

巴西勞工黨並不是近年第一個下台的左派政府,阿根廷(Argentina)在2015年的總統選舉,由右派的布宜諾斯艾利斯(Buenos Aires)市長馬克里(Mauricio Macri)當選,終結阿根廷12年的左派政府;今年舉行的秘魯(Peru)總統大選,更是由藤森惠子(Keiko Fujimori)、庫琴司基(Pedro Pablo Kuczynski)兩位右派候選人進入第二回合決選,左派政黨全軍覆沒。

阿根廷與秘魯左派的失勢,南美洲左派還可以自圓其說是政黨輪替的結果,但羅賽芙是被彈劾而狼狽下台,證明左派政權不可再逃避現實,受到空前反撲是現在進行式。羅賽芙藉由巴西憲政體制當選總統,即使羅賽芙高呼「國會政變」,但也是經過憲法賦予巴西國會與法院的聽證權、調查權所做出來的彈劾結果,透過憲政機制上台的總統,自然也就是依循這套憲政機制下台。

「水能載舟,亦能覆舟」,許多南美洲左派政權假藉民主投票的空殼,實際上就是操弄反美情緒來煽動選民,透過民粹式的語言吸引支持者,如同委內瑞拉與玻利維亞;此刻這兩國在處理選民對經濟議題的不滿情緒,挾著民粹上台的政府,就會擔心被民粹所反噬,這也就是羅賽芙被彈劾下台後,委內瑞拉等國反應如此劇烈的重要原因,目的是避免這股風潮席捲整個左派政權。

以委內瑞拉局勢惡化的程度來說,應該會是這波浪潮中最早被淹沒的左派政權,畢竟委內瑞拉國會早就已經變天,由反對黨掌握多數;不過羅賽芙意外的提前下台,卻讓南美洲左派人心惶惶,才會在外交動作上做最後的掙扎。

過去面對施政危機時,時常搬出美國來做為藉口,操作反美意識型態來度過一次次的政治危機,但近來南美洲各國諸多的例子都顯示,只要經濟問題沒有妥善處理,再怎麼操作政治意識型態也於事無補;在可預期的未來,南美洲左派終將走向徹底崩解的命運。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羅元祺』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