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賽芙被彈劾下台,周邊國家在緊張什麼?談南美左派的全面崩潰

羅賽芙被彈劾下台,周邊國家在緊張什麼?談南美左派的全面崩潰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何以溫和式社會主義的羅賽芙被巴西國會彈劾下台,會撼動所有南美洲左派勢力,甚至讓左派國家召回駐巴西大使,委內瑞拉還宣布凍結與巴西的外交關係?

巴舍萊在2010年以八成的施政滿意度結束智利總統任期,於2014年捲土重來而再度當選。不過巴舍萊此時面臨的問題更加複雜難解,尤其是銅礦出口的降低,嚴重威脅智利經濟的發展,加上教育改革與老人年金改革的聲浪日益高漲,智利全國各地都陸續傳出多起警民衝突,智利民眾對巴舍萊政府的耐心已近乎臨界點。

Michelle Bachelet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智利總統巴舍萊(Michelle Bachelet)

綜上所述,南美洲左派政權的崛起,是利用人民反對市場經濟的心態;壯大則是在經濟景氣良好的階段,受惠於自由貿易所帶動的原物料出口,為社會福利政策提供充分的資金來源;失落也是因資本經濟發展趨緩,導致原物料價格重挫,連帶讓國內經濟慘不忍睹,最後危及政權的穩定性。

南美洲左派政權在短時間內兵敗如山倒,2008年的這場金融海嘯是重要分水嶺。世界各國的工業生產力、商品需求量都大幅衰退的同時,拉丁美洲、非洲等出口原物料與糧食作物的國家,都面臨嚴峻的經濟考驗,尤其是施行企業國有化的左派國家,更因為政府財政困窘,導致國家總體經濟受到重創。

市場經濟雖然會產生貧富差距等負面影響,但整體經濟風險分散在市場的各種產業與業主,即使是雷曼兄弟(Lehman Brothers)這樣的大型公司破產,其他企業雖也受到衝擊,但比起左派的統制經濟、計畫經濟,市場經濟的分散風險原則,更有面對經濟波動的彈性。

在市場經濟的運作模式中,政府只有在出現重大危機時會對市場進行有限干預,而企業國有化政策,讓許多南美洲左派國家「公親變事主」,把所有的經濟風險都攬在政府身上。

社會主義對於中低收入的人民具有相當的吸引力,因此委內瑞拉、玻利維亞在國家財政良好的時期,並沒有做好財務長遠規劃,而是盡量兌現選舉承諾,目的只是為了在下一次的選舉能夠再度連任,短視近利的下場就是產生一發不可收拾的經濟悲劇。

若談起「福利國家」(Welfare State),北歐絕對是首屈一指的典範,北歐式的社會主義與南美洲不同,而是在社會主義的基礎上所發展出來的社會民主主義(Social Democracy)。社會民主主義採行「以選票代替子彈」的議會路線,透過累進稅率來達成財富的重分配,並主張企業私有化來增加經濟績效,在財政狀況無虞時就做出有效規劃,即使產生金融危機也能有對應能力;當經濟持續發展,社會福利政策就可以逐步實踐。

「民粹式社會主義」vs.「溫和式社會主義」

智利、巴西為主的左派國家,則是走上與委內瑞拉、玻利維亞不同的道路,表面上看似皆為社會主義,實際上仍有右派市場經濟的影子,與北歐社會民主主義有部分相似之處,是較為溫和的社會主義經濟模式,可以說是另類的「政左經右」。因此,在經濟角度的基礎上,配合政治運作來觀察這些左派政權的發展,即可發現南美洲左派有兩種不同的模式。

委內瑞拉、玻利維亞為代表的社會主義,是在魅力型領袖之下的一種運作邏輯,查維茲就是最典型的人物,以近乎神格崇拜的方式樹立政治威望。查維茲死後,擅長操弄政治語言的莫拉萊斯,本有機會成為新的左派共主,但礙於玻利維亞深陷經濟困局,自顧不暇之際也無法發揮國際影響力。

至於建立領袖政治威望的實際方法,兩國也有高度的相似之處。查維茲時常將反對美國帝國主義掛在嘴邊,在總統任內一旦發生內政問題,就大肆宣揚都是美國介入委內瑞拉的結果,屢屢都能幫助自己度過政治難關;馬杜洛為了控制近來在國內高漲的反政府情緒,宣布委內瑞拉進入緊急狀態,而對外宣稱的理由竟然是美國在密謀政變。莫拉萊斯在處理礦工問題與經濟危機的同時,在國內成立以反對美國帝國主義為目標的軍事學校,也是在發生執政危機時,將美國當作轉移注意力的藉口。

在委內瑞拉與玻利維亞,只要高舉反美大旗就可以在國內生產出「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政治資本,同時也證明委內瑞拉和玻利維亞民主體制的脆弱。查維茲在上台後就推動修憲,讓總統任期延長、擴張行政權、削減國會地位;莫拉萊斯也曾在2009年通過新憲法延長任期,並在今年2月再次舉行修憲公投,雖然受到經濟影響,這次公投以失敗告終,倘若沒有經濟因素干擾,只要莫拉萊斯再搬出美國做為藉口,還是有很高的機會通過新的憲法修正案。

相較於魅力型領袖所塑造的「民粹式社會主義」,巴西與智利是屬於「溫和式社會主義」,至少在制度上並沒有採行純然的社會主義模式,民主機制也相對健全,不會做出修憲擴權這類的政治舉動。這兩種社會主義模式,雖然都被稱為左派,但運作過程仍有所差異,唯一的共通點就是沒有在財政良好時進行產業轉型與升級,高度仰賴原物料出口的結果,就是對市場價格波動的應變能力嚴重不足。

兩種社會主義模式在政治與經濟上都有不同的發展取向,何以溫和式社會主義的羅賽芙被巴西國會彈劾下台,會撼動所有南美洲左派勢力,甚至讓左派國家召回駐巴西大使,委內瑞拉還宣布凍結與巴西的外交關係?如此劇烈的反應,是左派國家產生危機意識使然。

RTX2O4U1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巴西總統特梅爾(Michel Temer)

巴西勞工黨並不是近年第一個下台的左派政府,阿根廷(Argentina)在2015年的總統選舉,由右派的布宜諾斯艾利斯(Buenos Aires)市長馬克里(Mauricio Macri)當選,終結阿根廷12年的左派政府;今年舉行的秘魯(Peru)總統大選,更是由藤森惠子(Keiko Fujimori)、庫琴司基(Pedro Pablo Kuczynski)兩位右派候選人進入第二回合決選,左派政黨全軍覆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