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說要有國際觀嗎?那東帝汶,什麼時候才會紅到台灣來?

不是說要有國際觀嗎?那東帝汶,什麼時候才會紅到台灣來?
Photo Credit:Jing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現在的東帝汶,基礎的道路建設不完善、手機通訊業2012年才普及化、大眾運輸難以捉摸毫無秩序,有很多很多待加強的地方,但是也因為有太多
「可加強」
,所以許多人都來卡位

文:Jing

手機被東帝汶軍人高高拋向藍天,在藍色的晴空下跟我回眸一笑之後,帶著我的心完美落地,並且在軍人高眼壓的怒視之下,宣告著美好一天的開始。

東帝汶首都帝力到東邊城市長途交通的路上,有許多個檢查關口,所有人都必須下車交出身分證件,待軍人確認你沒問題,讓他們用眼神給你蓋上合格認證章,才能安心通往下一站,就算是旅客也必須交出護照。

當然這主要是針對當地人,對於外國人,軍人們都抱持著比較放鬆的態度,不過事情總有特例,我就好運氣的碰到了。

許多在東帝汶做生意的華人,都告誡我,要小心當地人,尤其是搭當地運輸時,繪聲繪影的描述著,當下被嚇得提心吊膽。

搭長途公車那天,車上被人跟物品塞滿的密度宛如螞蟻窩,非常狹窄的走道也放滿了東西,最後選了包裝滿米的麻布袋當椅子,應是把自己塞進比屁股還小的走道裡。
抱持著錢財不露白的觀念,我完全不敢把手機和相機拿出來看,就怕被盯上。

直到檢查站,大家下車透口氣,我走到軍營(道路旁搭了個帳篷)後方比較少人的地方,把手機拿出來看時間,於是故事就這樣展開了。

有某位軍人誤會我要拍他們臨時搭起來的軍營,
貌似那軍營的老大把我叫過去,用比佛地魔和姚明還要高的眼壓看著我,質問著:「妳為什麼拍照?」

同車的人緊張着幫忙解釋,僵持了幾分鐘,同第一段所說的,我手機被高高拋向湛藍的天空,然後像體操選手般完美落地。

就像跟狗狗遊玩一樣,對方馬上大喝:「去把手機撿回來!」始終維持著一號表情。
前前後後拖了15分鐘,上車之後大家都對我投以關愛的微笑,有人還以待客不周的角度跟我說抱歉,深刻體會到,其實東帝汶當地人根本不像其他人口中說的那樣,不好的人一定有,但是善良純樸的也是很多。

每件事情,都必須自己去體會才真的準確。

1

Photo Credit:Jing

我由印尼走陸路進東帝汶,這個2002年5月20日最新獨立的天主教國家,陸路海關四處是身懷絕技的軍人,戒備森嚴的看著我。

如果要用一句話來形容我對這海關的印象,那就是「妳來工作的嗎?」同個關口聽到這句話五次,其中三次從檢查我行李的官員口中說出來,並且嚴厲認真的盯著我眼睛。

東帝汶經歷印尼大屠殺、2006年接近崩潰的內亂、聯合國東帝汶特派團的協助,現在的東帝汶已在獨立13年後開始走上穩定的道路,也建立起屬於自己的文化。

這一切的得來不易,或許就是軍營在東帝汶分布率如此高的原因之一,畢竟好不容易才維持穩定,當然要持續控制,也能解釋隨處可見、帶表革命意識的「切·格瓦拉」的圖像是怎麼回事了。

(相關評論:殖民後的血淚史:亞洲最年輕國家東帝汶的和平之路

在東帝汶,你會覺得切·格瓦拉無處不在。
牆上、車上、畫作,甚至連籃球板都參雜著切·格瓦拉的圖像意識,我個人覺得連他們國旗看起來也有切·格瓦拉的存在。
這傳達革命意識的圖像如此普遍,或許跟東帝汶經歷一場場暴動內亂的歷史有關係。

Photo Credit:Jing

Photo Credit:Jing

進去帝力唯一的百貨公司,你會開始疑問,是否全東帝汶的外國人都聚集到這百貨公司內了?

講求方便快速又乾淨的外國工作者,是這間百貨的主要客戶,儘管這商場賣的東西價格比外面高,這完全不減那些外國工作者的光顧率,連白人妓女,也在這商場內物色顧客。

目前當地許多居民依舊生活不易,因為以當地生活環境來說,東帝汶物價高得不可思議,但基層人民收入卻偏低。一串香蕉2美金、四顆橘子1美金、四顆番茄1.5美金,這樣的物價比台灣還要貴,而且賣東西是以「盤」和「串」去計算,不會讓你以「斤」去挑選,這樣的結構也跟許多國家不同呢。

Photo Credit:Jing

Photo Credit:Jing

雖然物價如此高昂、生活辛苦,但是人民對於國家認同感還是很高,時常可以見到汽、機車以及房屋上插著東帝汶那色塊鮮明的國旗,街上也會看到有當地人兜售國旗。

許多當地的中國人都告誡我,絕對不能相信土人(中國人對東帝汶當地人的稱呼),他們說土人都很壞,偷拐搶騙樣樣來。

但是我記得,當我在東帝汶某個城市,吃了一碗在當地算是非常便宜1美金的麵,
我拿10美金給老闆娘找錢,她沒得找,大伙正努力想看看有誰可以換錢時,旁邊一位穿著洗到破掉的衣服、和小孩共同吃一碗麵的當地婦女,直接握著我的手,用簡單的英文跟我說:
「No Problem, I pay!」

那句從她口中說出的話,在我腦中一直重複播放著。
明明是比自己窮很多的當地人,卻願意花錢幫我們解危,當下的衝擊不可言喻,當然我也沒有讓她幫我付錢。

我也記得,那些結巴顫抖,幫忙跟丟我手機的軍人解釋的當地人。所以說沒有事情是絕對的。

在東帝汶旅遊的日子,路上碰到的外國人,幾乎都是來東帝汶工作的,甚至連我在周末去爬東帝汶最高山塔塔邁勞山,40幾個攻頂的外國人當中,只有我是單純去旅遊,其它人都是趁不用工作的周末出來玩。

東帝汶政府運用自身的天然資源促進經濟發展,也高薪積極招攬外國人才,隨著大量的外商前往東帝汶投資、NGO團體的幫助,東帝汶的經濟狀況正在迅速茁壯;在NGO組織工作的義大利人,她說如果要在東帝汶找工作,這裡有非常多的機會;在百貨裡當廚師的中國人透露,下個月有將近六十個中國人,要組團前來訪視東帝汶可投資的情況。

因為如此,即使目前當地人的生活情況不理想,他們對於政府的認同度還是偏高,因為從他們的口中可以感受到正在茁壯的東帝汶。

Photo Credit:Jing

Photo Credit:Jing

我覺得東帝汶這國家很像驚喜包,你永遠不知道打開會得到什麼。

現在的東帝汶,基礎的道路建設不完善、手機通訊業2012年才普及化、大眾運輸難以捉摸毫無秩序,有很多很多待加強的地方,但是也因為有太多
「可加強」
,再加上東帝汶使用的是美元,是故許多人都來卡位,不論是開電信公司,還是修補道路,或者做生意買賣,甚至是NGO,都有許多機會。

在台灣媒體還後知後覺、跟著趨勢的車尾燈,熱烈報導著新興市場:柬埔寨、越南、菲律賓等東協國家時,東帝汶已默默地努力高速發展經濟、靜靜成為投資者眼中的新地標。

想像一下,當你親眼看見投資者之到資訊後,前仆後繼的來搶機會;台灣的資訊大多卻只圍繞在「殺人、死刑、肉搜、女神、爆乳、性感、追問政治人物表態」
,突然覺得台灣好小、好小,我們看到的世界也很小。

搶佔先機的遊戲,在我們台灣還對這國家很陌生的時候,發生了。

就算目前沒有打算要去那做生意或者工作,身為台灣年輕一輩,我們還是得知道這個努力崛起中島國的資訊,讓自己的未來多些國際觀以及選擇。

東帝汶,什麼時候才會紅到台灣來?

Photo Credit:Jing

Photo Credit:Jing

關於作者:東南亞的長途旅行,從單獨騎機車於柬埔寨翻山越嶺閒晃七個月開始。自從大學畢業後,去越南當了三個月的志工,就開始對東南亞產生濃厚熱情。結束志工任期回國後,拿出拼命三娘的精神工作、過著古人修行般的生活,就是為了存夠錢,到東南亞展開長途的文化之旅。從柬埔寨開始機車旅行,到被東帝汶軍人摔手機,已在東南亞待了十一個月。

我的旅行是履行,用生活的態度履行自己的求知慾。粉絲頁:17與東南亞的生活

相關評論:

Photo Credit:Jing

Photo Credit:Jing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