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台灣的檳榔西施「享譽國際」,但她們的日子卻越來越難過...

當台灣的檳榔西施「享譽國際」,但她們的日子卻越來越難過...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CNN網站一篇專題文章指出,檳榔西施的日子正越來越難過。受到政府政策影響,台灣獨有的檳榔西施文化似乎正漸漸消失,被污名化也讓這個行業充滿爭議。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字整理:沈若瑄

台灣嚼食檳榔的歷史悠久,且相當盛行,甚至衍伸出獨特的西施文化。而檳榔的產值相當高,根據當地農委會最新農業統計年報顯示,檳榔年產值前年(2013)及去年(2014)連兩年都突破百億新台幣。

然而台灣食用檳榔的添加物有致癌成分,經研究顯示檳榔本身也是致癌物,有害健康易引發口腔癌,是否食用檳榔至今仍爭論不休。政府也開始積極推動檳榔危害防制,近年來宣導吃檳榔易罹患口腔癌,要降低嚼檳率。

CNN近期一篇針對台灣檳榔文化的專題文章指出,政府近年來不斷進行健康宣導,台灣男性嚼檳榔人口自2007至2013年銳減了95萬人,較高峰時期減少了45%;政府也鼓勵農民轉型改種茶葉和水果等經濟作物等等,文章也進一步指出:

「檳榔西施的生意因此受到影響,日子也跟著越來越難過。」

走下坡的檳榔西施文化

檳榔是早期勞動階層的「零嘴」,後來逐漸演變為運輸服務業司機用來提神和舒緩情緒的替代性物品。檳榔攤多設在各縣市對外交通要道,起初是用五顏六色的霓虹燈吸客,1990年代初期開始利用年輕貌美的女子穿清涼服裝來獲得駕駛人關注。

檳榔西施以輟學生居多,且支撐家庭的經濟,因為教育程度及年齡因素而來到檳榔攤工作。檳榔西施為了搶客,服裝穿得越來越少,甚至少數檳榔西施成為性工作者。而檳榔西施被污名化的形象,也更加難以洗清。

由於檳榔西施穿得太火辣讓駕駛人投以更多眼神,甚至臨街招客,防礙交通之外更可能造成交通意外事故發生。台灣各地方政府開始以行政命令或法律規範,禁止穿著過於暴露的檳榔西施。加上政府鼓勵戒檳榔,銷量下滑,檳榔西施文化開始走下坡,似乎漸漸沒落。

2350999021_d0c6441329_o
Photo Credit:Binlang @Flickr CC BY SA 2.0
檳榔逐漸演變為運輸服務業司機用來提神和舒緩情緒的替代性物品,檳榔攤多位於各縣市對外交通要道,後來發展出檳榔西施來招客。
檳榔西施的哀愁與被污名化

蘋果報導,檳榔攤姐妹花27歲的喬喬和25歲的小涵,很小的時候就因為爸爸賭博欠錢將房子賣掉,加上媽媽有慢性病無法工作,就各自在外租屋賺錢。喬喬在16歲就開始在檳榔攤半工半讀勉強念完高職,妹妹小涵也在兩年後踏進這行。這10年間兩人都曾離開過檳榔攤做其他工作,「後來就發現一般工作比檳榔攤更累然後錢又更少,沒有辦法打平我們的開銷,所以後來還是回到檳榔攤。」

穿著清涼是當檳榔西施的行規,喬喬坦言客人就是喜歡她們穿得少,穿少一點業績還是有差。然而遇上客人赤裸的注視甚至開黃腔,她們仍然會感到不適、感覺「被物化」,但也直白地說做這行是自己選的,不能怪誰。

喬喬透露之前的男友曾經很反對她做這行,也曾被男友要求不能向他家人說是當檳榔西施,不過她也說最後其實都會知道,「我覺得講出來並不丟臉,至少我們的工作不偷不搶。」

對於有些客人問「有沒有送兩粒」,小涵表示可能有些人以為穿得少就是很隨便,加上有許多負面新聞,感覺大家不太能接受這個行業。小涵也說為了避免有刻板印象,通常都跟長輩表示自己是從事服務業。

「我覺得真的了解我們的就會知道,我們也是認真工作,並沒有做出違背道德的事。」

婦女團體對於檳榔西施有不同的看法

日日春協會曾針對政府規範檳榔西施穿著並懲罰,指出這是檳榔西施的工作穿著,批評政府侵害檳榔西施的工作權、人權,造成歧視、污名和打壓。勵馨基金會則對檳榔西施的自主權感到悲觀,認為她們像是被檳榔攤老闆或家人剝削的童工。

自由報導,美國普林頓大學藝術學博士、藝術研究所教授吳瓊華則根據訪談研究指出,會出現「買100送2粒」情況的主要是「偽西施」,真正的檳榔西施不可能讓客人碰到身體。這些「偽西施」受到集團的控制,以檳榔西施做掩護,實際從事賣淫,造成檳榔西施被污名化。

「檳榔西施」該何去何從?

受到政府鼓勵戒檳榔相關政策影響,台灣獨有的檳榔西施文化似乎正漸漸消失,被污名化也讓這個行業充滿爭議,不過仍然有檳榔西施努力生存。一名19歲的檳榔西施喬喬就透過「漂亮女孩檳榔攤」臉書粉絲團、17直播宣傳,吸引顧客上門,連不吃檳榔的網友都慕名前來。

一名來台定居的南非攝影師歐陽鋒(Tobie Openshaw)曾用長達七年時間深入了解並拍攝台灣的檳榔西施,他也參與紀錄片拍攝〈檳榔西施〉(Betel nut girl for a day)。

歐陽鋒在片中指出台灣人對檳榔西施的錯誤印象,強調她們並非壞女孩;同時片中有一名女孩到檳榔攤當一天的檳榔西施,她認為利用這個計畫可以幫助人們從不同角度來看待檳榔西施,她也說:「我不認為當檳榔西施是一件羞恥的事情。」

參考來源:

核稿編輯:羊正鈺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TNL 編輯』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