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站巴黎這一站羅東,有三件事讓我感受到「逆文化衝擊」

上一站巴黎這一站羅東,有三件事讓我感受到「逆文化衝擊」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回來的這一個月,出現了一些不適應,可能是逆文化衝擊,不過也可能是城市間的差異所造成的影響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歐洲大丈夫(在法國讀書和工作兩年的羅東人)

最近因為家庭因素,決定從巴黎搬回來羅東住一陣子,所幸老闆對我也滿信任的,允許我在家工作,可以陪伴家人又不會失去工作。

然而回來的這一個月,出現了一些不適應,可能是逆文化衝擊,不過也可能是城市間的差異所造成的影響,畢竟大學開始就到外地讀書、當兵接著工作,住過台中、台北、桃園,這些都市與羅東的生活方式畢竟不同,之後才又去跟台灣文化迥然不同的法國生活兩年。

鄰居盯著我看,他們到底在想些什麼?

這陣子回到家前的這條巷子,心中壓力都會特別大,無論是開車或用走路,有幾位巷尾的老鄰居就面無表情直盯著我直到入門,有些阿姨人滿親切,跟她問聲好,她們還會關心我是家中排行老幾(其實我家小孩子們長相沒到這麼像,但大家永遠認不清楚),有些阿伯就不同了,跟他問好,他只會用單字的助語回應,甚至有時候不知道他是否有回覆,他們從巷口盯著我到家門口,打聲招呼也很冷漠,突然覺得非常不適應。

在法國,在公司大樓或者住家社區,遇到就算不認識的人也會打招呼說Bonjour(你好),我出沒的地帶,通常這些法國人無論真不真心、虛不虛假,打招呼的同時都是面帶微笑,也沒遇過遇到鄰居一直盯著的情形(畢竟不是帥哥)。其實也不是不懂巷內文化,其實鄉村就是守望相助,要是有外來者進入時是很容易被發現,所以鄰居們可能就是用這種態度守護著家園,只希望他們能多點微笑,而非冷漠地注視

從個人主義重回群體主義

東方文化相較於西方文化是比較強調群體的,再加上從小生長在六人的的家庭中,一直是很習慣早上校園群體,晚上回到家還是個小群體的生活,做的每件事情對於周遭人的感受和意見都必須考量的,然而出去讀書工作又出國後,除了白天面對同學或同事,私下自己的生活是可以全盤掌控的,連自己後來出國讀書也是籌備多年最後確認要出國後才和家裡提出。

在法國的第二年也開始自己一個人旅行,那陣子要是有連假,馬上訂張廉價航空機票去鄰國玩,這些決定都是不需要考慮的周圍的人,不需要想說連假是中秋節要回家團圓,思考東西也轉化成從自己為出發點為主就好。然而回家後,家庭有事情需要做決定時,心中有想法覺得很好,卻發現兄姐也有意見,想堅持己見時卻發現其實這就是群體生活,家庭的事是大家互相討論為主,不再是我想怎麼做就可以,就算我再怎麼有把握,也不能一意孤行。

生活步調變快無法馬上轉變

最近家中有很多事情得要處理,爸爸就會說馬上去辦,一個早上就可以排好幾個行程。還沒出國前從不覺得爸爸個性急,其實父親並沒變,是因為習慣國外的慢步調,才覺得他好像變急了。在法國生活已經習慣法國人什麼事情都處理很慢,提早半天去辦理還是要等少幾個禮拜甚至更久的才能取得回覆或文件,所以現在遇到有人急著要處理事情時,我總是會跟說不用這麼著急,東西都準備好再去弄,再快也不會馬上好。

出國前都覺得自己做事非常有速率,但到了法國寧可東西都弄得好好地再進行下去。以前在工作時,email幾乎都是收到能馬上處理就會立即回覆的,到了法國都可以拖個幾天,想好要怎麼答覆老闆或客戶的信件後才動筆接著寄出,然而這步調回到台灣可是行不通,台灣的效率極高,一天要跑好幾家銀行是可能的,行員們處理事情可是都快狠準,早點去辦理早早就可以拿到東西,你缺什麼文件,他們還會直接拿出清單讓人看得一清二楚,一時半晌還真的不大習慣。

離家生活也很多年了,住過台灣不同都市還有法國巴黎,在外奔走這麼久後返家生活的一個多月產生的逆文化衝擊,可能是城市或國家間的文化差異,也是個人獨立生活的習性養成,畢竟時間還會改變一個人很多的。

關於作者:在法國讀書和工作兩年的羅東人。你可能好奇為何他不說宜蘭人就好,因為傲嬌的羅東人可是認為羅東是宜蘭縣的商業重鎮,在宜蘭境內說宜蘭人會被當作是宜蘭市人,我們可是不一樣的!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layout.lifestyle』文章 更多『讀者投書』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