鋼鐵是怎樣煉成——朱凱迪

鋼鐵是怎樣煉成——朱凱迪
photo credit: 蕭雲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岑敖暉:他是靠嚴謹的政治分析、冒險挑戰利益集團、和選舉論壇的優秀表現,令大家信任他能勝任議員。

(5/9 機場博覽館 立法會點票)

***

問:會否覺得新西配票失敗?

周永康:對朱凱廸而言,配票不可能。不同於楊岳橋一路領先,他在最後一星期才谷上去。作為新人,朱凱廸完全沒有條件分票。

朱凱廸今天的成就,係用命搏返嚟。好多人都唔信朱會跑贏。相信不少人投給朱,既視他為對抗黑暗的勇士;亦深怕他輸了選舉,便會命送黑幫刀下。這類欣賞和肯定,能否事前預知和轉贈?無論對朱凱廸抑或新西選民,都是強人所難。

岑敖暉:我不能代表朱凱廸,但我估成個團隊都冇諗到咁嘅結果。宣布參選嗰日,佢連廿萬都冇,推出999$眾籌,兩三星期湊到八十幾萬選舉經費。去到25/8,民調支持度仍只有5%。

他是靠嚴謹的政治分析、冒險挑戰利益集團、和選舉論壇的優秀表現,令大家信任他能勝任議員。

14241671_739497586189189_859478656838463
photo credit: 蕭雲

***

問:容我坦白,其實選前在友儕間的討論,大家都料定朱只能陪跑,不過為四年後作準備。揭曉之前,有沒有想過朱凱廸真的能贏?

周永康:開頭一樣十五十六,萬事起頭難。係港獨和一國兩制之外,應該提出自決。但自決可以走得多遠?選前根本是個問號,想不到有今日這個票數。

岑敖暉:佢從來都以當選為目標,自決才能在香港的政治板塊佔一席位。無論係環境保護、抑或官商鄉黑勾結,之前都未有議員主打這些議題。

因為朱和周永勤的助攻,大家才開始關注梁志祥和曾樹和等人。但要將上述議題帶入議程,推動真正改革,需要更大的政治能量。

由朱凱廸參選的第一日開始,我就知道他不是玩玩吓,是要當選。

***

問:選舉的結果,與網絡上的風風火火,根本截然不同。自決派三人全奪三席。會否視為自決派的勝利?

周永康:我不會形容為自決派的勝利。本土派在選舉中一樣有頗有斬獲。鄭松泰得票不少;Plan B毋須親自出馬,依然可以獲勝。

我認為朱凱廸的說法值得思考。他認為無論熱普城和不少本土派,都在廣義的自決光譜內,不再局限於普選和一國兩制,必然朝著自決的方向推進。即使部分人已經有終極目標,一定是港獨,但大家依然有共同的基礎,不完全是路線之爭,依然可以互動。

14242381_739497642855850_424144809175057
photo credit: 蕭雲

岑敖暉:三人能夠獲勝,不能用宏大的政治路線來理解。三人都各有定位,主打不同議題,大家取勝的原因各不相同,自決派尚未能成為一個派系。

***

問:學有所成後,會否參政推動自決?

周永康:還在思考。唔係只有選舉可以推動人心改變。教育和社區上的耕耘,一樣可以直搗人心。要帶來真正的改變,唔同領域都同樣重要。

岑敖暉:四年係好長時間。我在12月畢業,下年9月會點都未知。回望上屆12年選舉,自己仍然一知半解,稍稍關注。來到而家,真係發生太多事。

本文獲授權轉載,作者facebook

責任編輯:周雪君

核稿編輯:王陽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