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輔助教研人員組工會,望改善薪酬待遇,推動工種專業化

大學輔助教研人員組工會,望改善薪酬待遇,推動工種專業化
Image Credit: Cargo / ImageZoo / Corbi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今個學年,香港輔助教研人員工會成立,協助大專院校的教學助理及研究助理爭取權益,推動行業專業化。

香港的大專學生必定遇過教學助理(TA),他們負責導修課、批改作業等工作,當中不少是同系的研究生。與教學助理類似的還有研究助理(RA),由於不少人視作讀博士前的跳板,往往把TA/RA的工作當成暫時性質,而非「做一輩子」的專業。

在今個學年,「香港輔助教研人員工會」成立,針對這個行業遇到的問題,為各TA/RA爭取改善待遇,以及推動工種專業化。

成立宣言中,該工會指院校往往忽略TA/RA的訴求,主要是因為覺得他們很快會離開工作崗位,不滿隨之煙消雲散。然而工會指出,不少同行雖短期內離開原本職位,卻會長期留在輔助教研行業,轉換的只是工作地點,問題依然存在。

創立工會的幾位成員有見情況越來越嚴重,認為必須將零碎的不滿組織起來,因此成立工會,組織一眾TA/RA。

TA/RA面對的三大困境

宣言指出,在香港的大學制度內,TA往往無法控制課程設計,一旦要執教不熟悉的科目,就要從頭學起。而RA的合約通常按教授的研究經費釐定,工作前景比TA更不穩定。兩項工作的性質有異,但承受的壓力卻相似,主要有三項︰工作零散化、升遷制度不透明以及資歷不獲承認。

首先,TA/RA的合約非常之短,如上文所述,RA的合約更受研究經費影響,院校很多時以資源不足為名而不再續約。工會指出,由於只有短期合約,這行業的前途並不穩定,而且他們無法獲得大學一般員工的待遇,例如醫療福利。

其次,工會指出他們很多時難從校方取得其職級資料,沒有明確的TA/RA升遷制度。在這情況下,他們無法得悉自己有否被「壓價」、薪酬加幅是否合理、加薪決定因素,以及有否出現同工不同酬的現象。簡言之,升遷制度不透明,使TA/RA無法知道其應得待遇,也難以有動機要求改善。

第三,有些TA/RA在這一行工作多年,但在轉換工作地點後,其所屬部門決定待遇時,未必會考慮其資歷。這使得他們的酬薪可能跟上一份工作相差無幾,甚至倒退。宣言亦提到TA/RA的一些常見不滿,例如沒有正式的工作空間、要處理大量與自己職位無關的行政工作,甚或成為教授的私人助理等。

基於以上種種,工會成員認為要把不滿和訴求凝聚起來,改善他們的處境。

制度問題

宣言把上述問題的成因,直指政府及大學的制度。例如大學追求排名,以致教授須維持一定的學術出版數量,把教學重擔轉移到TA身上。又或者研究資助局以市場邏輯分配研究經費,使教授須持續寫計劃書競爭,研究經費的不穩定導致RA只獲短期合約。

輔助教研人員工會表示,他們目前的中短期目標有兩個︰改善同工的薪酬待遇,以及推動其工種專業化。工會希望爭取TA/RA的勞工權益,並透過使TA/RA行業的專業化,迫使各大專院校在制度內承認其角色,釐訂更清晰的升遷制度。

宣言提到,工會亦會關注專上教育界的重大事件,例如院校的學權自主、大專院校的資源問題等,並在這些議題上會跟各院校的工會共同合作。他們最後表示,身為工人階級一份子,會連結各行各業的工人,促進勞工運動,推動建設符合工人利益的政經制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