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新世代的擔憂:法蘭岑新作《純真》譯者林少予

翻譯新世代的擔憂:法蘭岑新作《純真》譯者林少予
Photo Credit:曹雅茵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越過痛苦的門檻之後,你會發現,這本書越來越有趣,你會很想知道結局。

文:曹雅茵

午後的咖啡廳,林少予提著紙袋,裡頭裝著強納森・法蘭岑(Jonathan Franzen)的《純真》原文書。這本書裡的內容他再熟悉不過,隨著中文版《純真》將在臺灣上市,也意味著他這一趟翻山越嶺的翻譯之路,終於宣告完結。

翻開原文版《純真》的其中一頁,從第一個字算到第一個句點,洋洋灑灑二十行。這一個長長的排比句,可說是翻譯法蘭岑作品的心情寫照。過去一年半的時間,林少予必須每晚花一小時與自己獨處:

坐在書房裡,在兩台螢幕的相互對照之下,一字一句反覆驗證。

面對法蘭岑文章裡不斷出現的明喻、暗喻、沒有出處的典故,和大量的專有名詞,這些困難如同崇山峻嶺,形成了林少予口中:「痛苦的門檻」,但他也說:「越過痛苦的門檻之後,你會發現,這本書越來越有趣,你會很想知道結局。」

有別於法蘭岑過去的著作《修正》《自由》及《如何獨處》,林少予認為《純真》更貼近大眾,更具閱讀的娛樂性。他個人最喜歡的篇章是第三章,當故事描述到傳統媒體的存在價值,曾任聯合報駐派紐約記者的林少予,多少能同理法蘭岑的悲觀。在社群媒體和洩密網站興起的網路時代,更顯傳統媒體扮演著看守社會真相之不可取代性。而《純真》透過故事情節,提點了生活在快速變革的時代,人們面對純真流失時有多麼無能為力。

AP_15696511244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純真》作者Jonathan Franzen。

林少予舉例,過去可以耐著性子閱讀長篇小說,甚至快讀完時會焦慮沒得看了。但現代人要專注兩個小時做一件事情卻不再容易,因為我們被快速流動的訊息綁架了,偏好便捷的網路與淺白的知識,不再願意深入理解一件事情的全貌。談到網路興起影響紙本閱讀的流失,新經典文化副總編輯梁心愉以「偏食」形容之:網路給予我們快速獲取答案的途徑,所以容易過度「食用」,但我們必須有自覺地控制自己獲取知識的均衡性。而紙本閱讀,就提供了網路難以企及的深度。

除了翻譯技術的提升外,翻譯完一本長篇小說的收穫是什麼?林少予笑著回答:「是我又看完一本長篇小說了!」這句話彷彿是在為閱讀完500多頁小說的自己喝采,語句中,卻流露著考驗世代的專注力。林少予引用著名的科學期刊《自然》刊登的一篇學術論文說,喜歡閱讀文學小說的讀者,在真實世界中體會、察覺他人思緒與情感變化的能力也愈強;而法蘭岑筆下刻畫人物內心千迴百折、磕磕絆絆的過程尤其精彩,「錯過,就可惜了。」

活動訊息

名稱:第四屆華文朗讀節
時間:2016/09/29-10/02
地點:台北華山、高雄駁二
詳情請點擊

責任編輯:曾傑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