抑鬱症,急不來

抑鬱症,急不來
Photo Credit: i_yudaiflickr,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病是急不來的。即使我情況慢慢好轉,治療情緒病的血清素,至少要服用六個月,萬萬不能中途停藥。有時,我在數日子,已經治療多少多少天了,我在期待﹑在盼望,在等減藥的日子來臨。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我常常說,患上情緒病中-我屬於幸運和認真的一個。病徵始見的初期,已經積極求醫,這算是一個好開始,因為很多情緒病人,根本不認為自己有病,即使別人告訴你有問題,你會異常反感,反檯、甚至反面。直至你的負面情緒一路滾大,問題愈來愈嚴重,那個時候,可能你已患上更嚴重問題,例如是精神分裂﹑妄想症﹑燥狂症等等,被強制收進醫院 – 這些例子大有人在,而我身邊朋友亦有幾個例子。

不過,有時過於積極未必是一件好事。

開始吃藥的時候,我很天真很傻,以為抑鬱症就一如感冒,兩下子兩個星期應該搞掂了吧。我積極﹑同時亦心急,中西藥合壁,開頭情況是不錯的,惟食藥中途遇上不少不太順意的事,如老媽跌傷入院,一下子嚇一嚇,我的情緒轉差了,又再加上中途轉藥的效應,兩個錯折令我整個人跌一跌。我哭,我悲傷,我好多晚都問自己,為何是我?到底我的情況要等多久?這是否一世的事?我Google一切,我的藥﹑我的病,後來家庭醫生跟我說:「你別再Google。」每一次看資料,令我每每好不抖顫。我去見社工,跟她談,一切很好,我對我自己的一切都很清楚,但最大問題,是我接受不到自己有情緒病 – 13歲我已經開始當兼職﹑賺零用﹑自己決定自己的中學報名﹑大專報名﹑不用父母擔心,一路那麼堅強的我,為何會這樣?這令我很沮喪。

上天取走你的一些東西,也會補償一些東西給你。幸好,我身邊有很支持我的家人,我的外子,我的哥哥,還有幾個同樣患上抑鬱症的朋友。在我患病期間,其中一個朋友是我常查詢的對象,她在一開始已跟我說:要慢﹑慢慢來﹑不用急,奈何-就是急-但是這病是急不來的。即使我情況慢慢好轉,治療情緒病的血清素,至少要服用六個月,萬萬不能中途停藥。有時,我在數日子,已經治療多少多少天了,我在期待﹑在盼望,在等減藥的日子來臨。

治療期間,有時仍然有睡不著的日子,有情緒不好的日子。家庭醫生曾跟我說:你信醫生,讓醫生治療你,幫助你,或許情況一個月有扭轉性的轉變,就是這句,令我終於接受了我自己的病況。

本文獲授權轉載,原文見作者博客

責任編輯:周雪君
核稿編輯:歐嘉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