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人生的交叉路口,「未來的你」會希望「現在的你」選擇哪一條路

站在人生的交叉路口,「未來的你」會希望「現在的你」選擇哪一條路
Photo Credit: Yuya Tamai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忽略掉那些你無法選擇的鳥事,專注在你可以選擇的事情上,因為你正在選擇未來的你。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演講結束,進入Q&A的時間,我低頭看了手機,台北時間已經快晚上十點了。我有點想要儘快回家,因為舊金山這時候天剛要亮,我想與女朋友聊一下今天所發生的趣事。但是熱情的同學立刻舉手發問,我深呼吸,喝了一口主辦單位遞給我的飲料,準備聆聽同學的問題。

在問問題的同學中,其中一個問題讓我印象特別深刻。他問:「你是如何度過每次職涯的失敗與低潮?之後如何避免失敗與低潮再找上你?」

我看了看那位同學,腦中思考著我該怎麼回答他的問題,接著我拿起麥克風,講了一個故事。

我有位客戶是個優秀的律師,大約45歲左右,梳著整齊的復古油頭,戴著黑框眼鏡,穿著整齊的西裝,擁有自己的事務所。他總是展現出非常熱情的樣子,在外面參與很多的公益活動,也回去自己的母校設立獎學金,幫助那些在經濟上比較拮据的學生。

有一次我也問了他差不多的問題:「你是如何度過你每次的挫折與失敗?」

他看著我,用一種開朗又懷念的口氣說:「我是嘉義鄉下出生的小孩,家裡的兄弟姐妹又多,所以當初我考上法律系的時候,我的爸媽其實是很擔心的。他們為了讓全村第一個法律生可以順利唸書,到處借錢把學費湊出來給我。即使他們這麼努力了,但還是無法湊齊所有的學費,所以我大學的時候必須靠家教負擔我在台北的生活費以及部分的學費。

有一次學期初,買教科書用掉了我身上所有的錢,距離家教的發薪日還有一個星期,我又不好意思跟家教的家長先預支薪水或跟同學借錢,我只好硬著頭皮去吃學生餐廳以及學校外面麵攤的餿水,打算這樣度過整個星期。

你能想像無數種味道混雜在一起的餿水是什麼味道嗎?我真的覺得很痛苦。比起大部份的同學,我家裡的經濟狀況真的很糟,我在大學四年甚至沒有吃過任何一次麥當勞。我感到自卑,問自己為什麼家庭不如人?同時又感到失落,問自己為什麼要這麼辛苦地念大學。

那星期的某天家教結束後,因為身上真的沒有任何的錢,我走了10站公車的距離回到宿舍。在走回去的路程中我突然領悟到一件事,現在的我是過去的我「做選擇」所造成的,所以現在的我也正在「選擇」未來的我。

很多事情我們真的沒有辦法選擇,包含我們的出生背景、爸媽的薪水、以及整個大環境對我們友不友善。但相反的,我們可以選擇的事也很多,我可以選擇繼續怨天尤人,也可以選擇奮發向上。我知道這聽起來是很無聊的說教,所以我直接跟你說重點,重點是,忽略掉那些你無法選擇的鳥事,專注在你可以選擇的事情上,因為你正在選擇未來的你。

過了幾年,當我大約35歲時,因為公司內部的疏忽造成嚴重的虧損。我那時候身上所有的卡都被我刷爆了,公司戶頭內剩下不到6萬元,我再過兩天就要發出總共9萬元的薪水,我離開辦公室沿著復興南路走著。

突然間,我覺得好像又回到大學時絕望的那個我,只是我那時候是走在冷清的士林郊區,現在是身處熱鬧的台北街頭。相同的困境,我能做的選擇就是回家洗個澡,想法子找錢;或是選擇就此撒手不管,讓公司倒掉。

走在冷清的士林郊區的那個我,選擇了繼續奮發向上。所以我後來完成了學業,考取律師執照,執業幾年後娶了一個不錯的老婆,組織了家庭。我也累積了一些資本,所以嘗試著自己創業。

你可以說我在20多歲時的選擇,造就了走在復興南路的那個我;而當初走在復興南路的那個我所做的選擇,成就了現在這個我。

他跟我講這個故事的時候,辦公室已經搬到信義路,景觀好到可以看到整棟台北101。

我講完這個故事時,問了一下那位同學,這個故事是否有回答到他的問題。他兩眼有神的點點頭並且坐下,我又意味深長地重複了一次:「忽略掉那些你無法選擇的鳥事,專注在你可以選擇的事情上,因為你正在選擇未來的你。」

專注在我們可以選擇的事情上,We are what we choose!

Photo Credit: Yuya Tamai CC BY 2.0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職場』文章 更多『Green』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