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教創新轉型只是「爛案出清」?三大問題讓你一次搞懂

高教創新轉型只是「爛案出清」?三大問題讓你一次搞懂
photo credit: 台灣高等教育產業工會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教育部力促高等教育轉型創新,但與企業合作的結果卻導致校產私有化爭議。教育部老喊經費不足、漲學費,然而學校改革失敗,部分校產卻收不回,責任到底在誰?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新聞整理:徐甜甜

由青平台基金會與立委吳思瑤共同舉辦「高等教育改革論壇分區論壇-臺北場」於日前舉行,超過百民公民參加,和教育部長潘文忠進行深度溝通。談到高等教育改革,就不得不提到「學費上漲」和「提升教育品質」等問題。

目前高等教育改革的重點法規有兩種:一是 《私校法》(立法院已一讀完成),二是《高等教育創新轉型條例》

但在第二間改革私校——永達技術學院因財務問題停辦後,引發一連串「校產何去何從」問題,鬧得沸沸揚揚;這樣的「高教改革」如何叫人放心?

27694771820_cf7090b5f4_b
photo credit: 台灣高等教育產業工會

根據聯合報導,永達技術學院在2014年宣佈停辦後,校方手上仍握有15億元左右的資產,其中仍有不少資金來源來自教育部獎補助款、學生學雜費收入等。學費喊漲?公共資源不足?經費不足?難道這15億元的資產裡就沒有該回收成公共資源的部分?

根據教育部表示,《高等教育創新轉型條例》適用於公立及已立案之私立專科以上學校。是教育部為因應少子化衝擊,提升高等教育競爭力而擬定。提供學校合併、停招、停辦、改辦等選擇,賦予大專院校辦學更大「彈性」。 教育部次長陳德華先前預計,2023年將整併8到12所國立大學,轉型或調整20到40所私立大學。

民間教育團體批高教條例是「爛案出清」。

臺灣高等教育產業工會表示,《高教創新轉型條例》不但未能解決當前高等教育的共有問題,如:公共資源缺乏、勞動條件惡化等。還提出了一系列主張,使臺灣的高等教育處境堪憂。高教工會曾於去年7月15日舉行記者會公開提出法案的四大不妥之處(以下除「高學費化」,先列出三點):

(一)辦學校?還是辦企業?

根據《高教創新轉型條例》(以現今對外公佈最新內容為準)第十三條規定:「大專校院得以人員借調、資金投資、技術入股等方式,試辦創新計畫推動衍生企業,參與經營。」

教育部解釋將會負起責任,嚴格把關,務必使轉型計劃和學校的研究、未來發展緊密結合;並強調「小規模」試點實驗,成功則繼續,不成功則暫停。

可對此高教工會質疑,此法一出,可能導致「不以盈利為主」的教育摻雜了企業「營利」目的。企業和學校的結合,的確可促使產學合作;但是以目前的高教發展方向,似乎混淆了兩者的定位。

當企業和學校如此「緊密」相關,學校的教學內容和辦學方向,可能不再是向「知識」看齊,而是向「錢」看齊。 未來,對社會發展有益,但未必賺錢的知識(如社會、人文學科...等),在這「利潤掛帥」的邏輯下,恐怕很難生存。

(二)校地資源被擅用、國有財產卻不受管制,還可出租五十年?

而《高教創新轉型條例》第十六條:「學校在有助於促進教學、研究、實習、實驗或推廣相關事業之前提下,得於第二十七條規定期限內,提出經管國有土地出租或設定地上權之具體計畫,包括土地範圍、契約草案、使用用途及財務規劃,經主管機關核定後執行,並不受《國有財產法》第二十八條第六十六條規定限制;其經管土地出租或設定地上權取得之收益,應用於學校校務發展使用。

前項學校辦理土地出租或設定地上權之契約簽訂,應於第二十七條規定期限內完成,且契約期限不得超過五十年。契約書並應載明得終止出租或設定地上權之事由,及後續地上物之處理。」

目前國立大學校地的來源大多來自國有土地,如今出租給企業,且不受國有財產法的相關管制,租期最長可至五十年。換言之,企業若在租期內擅用公共資源行不法情事、或是不當獲利,半世紀這麼長的租期,之後出了問題怎麼追究?

(三)學校辦倒了,私校可恣意轉型?

臺灣多數的私校,多半存在家族企業私有化、校產等同家產等普遍問題。永達技術學院財務出包,似乎也和這一點有很大關係。

一般而言,學校經教育部輔導列管之後,校產等後續問題可根據《私校法》第二十五條,先向法院聲請解除董事會職務,後將私校校產回歸公共資源;或是依據第七十七一條,先使學校停辦,並給同時予董事會轉型的機會與空間。

而經過教育部同意後,私校還可改辦其他社會福利、文化、教育事業。

《高教創新轉型條例》
第二十條: 學校法人因所設私立大專校院列為專案輔導學校者,學校法人應負起學校經營及財務改善之連帶責任,必要時應撙節董事會各項經費支出。 (本條文以下共分三點)

  • 第三點:三年內未完成與其他學校法人合併或申請改辦或辦理解散,主管機關應命其解散。
4永達停辦後每年度各項支出合計金額
4停辦後學校淨資產之變化

根據《高教創新轉型條例》中(第二十條第三點),給予學校的改善期為三年。

漫長的三年期限,學校無人監督,根據高教工會(2016年5月)調查,永達技術學院自2014年停辦以後,學校淨資產之變化至今已減少約1.7億,在「沒有老師、沒有學生」的情況下,過去的兩年支出居然超過了3億元。

這些不知去向的花費,都要教育部買單;當教育部頻頻喊窮,喊著要高漲學費,怎麼還設置這樣的法條,讓不良企業有機可趁的同時,同時還綁住自己的手腳?

然而永達技術學院,不顧欠薪、教職員和學生之後的安置問題,不負責任地解雇所有老師,趕走學生。

甚至在2014年宣布停辦後,兩年的時間裡仍打著「轉型」名義,讓舊校董們恣意耗費學校的公共資產。 當學生的受教權和教職員的勞動條件被損害,如何談提升辦學品質?

永達的例子,只是《高教創新轉型條例》中的第一個前車之鑑。儘管教育部的本意是希望促進大學轉型、創新,讓整個臺灣的高等教育環境更欣欣向榮;但是不夠完善的法條,不但無法達成「因應少子化、提升競爭力」的原始訴求,反而更加惡化了我們的教育環境。

「教育」,是整體社會環境向上發展的推手;一個法案,背後攸關的可能不僅僅是公共資源是否被濫用,更可能左右新一代莘莘學子的未來,我們社會的未來。

核稿編輯:羊正鈺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教育』文章 更多『TNL 編輯』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