懶人時報看什麼?悲劇楊改蘭;台灣旅行社接陸客團猶如在賭博

懶人時報看什麼?悲劇楊改蘭;台灣旅行社接陸客團猶如在賭博
資料照片,非當事人。Photo Credit: Jukka Kervinen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懶人時報本日選文:悲劇楊改蘭;台灣旅行社接陸客團猶如在賭博。

悲劇楊改蘭(黃哲斌)

12日,「楊改蘭」不時出現在我的臉書塗鴉牆上。對於我,以及絕大多數台灣人而言,這是一個遙遠不關己的名字,一個距離2,200公里的悲劇。

但這一整天,這名字不斷在我心底竄進竄出,彷彿她是我的鄰人。

當然不是,楊改蘭是四個孩子的媽媽,住在甘肅省康樂縣的一個山村裡,8月26日傍晚,她在自家屋後一條小徑上,以斧頭砍殺四名親生子女,大的六歲,小的三歲,中間是五歲的雙胞胎,她發現孩子尚存一息,又強迫他們喝下農藥,自己也服毒身亡。

她入贅的老公李克英在外打零工,得知消息趕回家中,見大女兒還有氣息,抱著她急奔村頭求救,半路上,女兒斷了氣,李克英轉回家中,為妻女辦完後事,同樣喝農藥自盡。

這是個世間悲劇。貧窮是主因,一篇微信題為「盛世中的螻蟻」,作者格隆描繪了中國中西部底層農民的掙扎,一貧如洗,以及注定世襲的絕望感,還有官方言必稱「盛世」的荒謬粉飾。

這篇文章引發廣大討論,結果被微信刪文,引發更多激憤。(備份在此,請點我

重商輕農、區域發展失衡、貧富兩極化、階級流動固化、社會保險制度失靈、歧視性的就學體系,你能在這樁悲劇裡,看見當代中國的諸多危機,有人提到,地方政府強制拆屋改建,也是重要因素。

貧窮讓人同感,因為飢寒交迫最是剝奪人性尊嚴;貧窮也難以同理,當你有口飯吃,競爭法則讓人易於鄙視那些窮親戚。

根據統計,中國處於貧窮線下的農村人口,約達一億3,000萬人,這是一個巨大的數字,除了同理同感,不禁讓人回頭自問,堪稱小康的台灣社會,貧窮距離我們有多遠?又有多少經濟因素下的殺子悲劇?

答案讓人心驚,光是2003年,至少就有13位兒童因殺子自殺案死亡;08到13年六年間,至少有91位兒童因而不幸喪生。根據家扶基金會統計,去年共有15起殺子自殺事件,造成13名兒童死亡。以下是家扶的分析:

「造成殺子自殺的原因,更多來自經濟弱勢與生活壓力、支持系統薄弱及家庭關係重大變動。

進一步發現殺子自殺的案子,遭遇這些因素的比例都超過50%以上,源自經濟弱勢與生活壓力更達八成。對於結構較不穩定、或不甚健全的家庭來說,『經濟問題』已幾乎成了導致失意者自殺的主因。近幾年經濟環境不景氣、失業率不斷攀升,當家庭面臨無法處理的困境與壓力,找不到支持的力量和出口時,就極易轉向子女施暴甚至發生殺子自殺的憾事。」

當然,對岸「楊改蘭們」貧窮絕望的等級與規模,遠遠超過台灣社會。然而,類似悲劇也提醒我們,貧困往往是每一個社會最弱勢、最幽暗、最難以發聲,也最容易被輕忽、被無視的存在。

此刻的台灣,貧窮或許是尚未明顯的社會議題,但有兩件事,將迫使我們,越來越無法假裝看不見。

一是根據財政部的家戶綜合所得統計,台灣最富有家庭的前百分之五,與所得最低的百分之五,2005年的差距是55.13倍;短短10年間,2014年的差距已達111.83倍。貧富差距快速拉大,將讓窮者愈窮,而且愈難翻身。

二是隨著人口結構迅速老化,「老窮族」將是社會悲劇的巨型地雷。以下引述台灣高等教育產業工會研究員陳柏謙的分析

「目前總家戶數約829萬戶,其中65歲以上約有近157萬戶,換言之,56%老年人口處於所得最低的一個層級。

對這88萬戶老年人口而言,一年的可支配所得平均僅僅只有不到30萬元,每年平均消費則將近32萬元,同時考量65歲以上每戶人口數約為兩人,這88萬戶65歲以上的老年人口,每人每月可支配所得不過約略高於12,000元。

勞動部在年金改革委員會所提之報告已證實,一位工作近30年而退休的勞工,65歲退休後,可領取勞保老年給付加上勞退新制給付,每月竟連兩萬元都不到。未能在職場長期工作者退休收入就更貧乏。以台灣目前女性勞動參與率僅略高於五成,近半數女性老年人口退休後,都將因工作年資過低、加上許多女性因長期在家中擔任無薪全職家務勞動者,退休收入將遠低於上述兩萬元水準,最終僅能依賴國民年金保險給付。」

貧富差距迅速拉大,加上老窮化的人口趨勢,很快地,我們將難以迴避貧窮議題,將難以轉頭假裝沒看到。

在還來得及之前,當我們討論租稅公平化、年金改革、長照議題、健保永續,台灣社會必須謹記的是,「貧窮」不只是紙上的統計數字,貧窮是我們的鄰人,是街頭無數血肉身軀,而且將決定台灣是否是一個尊嚴社會。

==============

關於理解貧窮,最近有幾本書,給有興趣的朋友參考:

《窮忙》/大衛K謝普勒/時報出版

《窮人》/威廉福爾曼/八旗文化

《下流老人》/藤田孝典/如果出版

《大鴻溝:從貿易協定到伊波拉病毒,撕裂的階級擴大衝擊全球社會公平》/史迪格里茲/天下雜誌出版(懶人時報

台灣旅行社接陸客團猶如在賭博

(這篇超級專業文,告訴你912遊行為何荒謬。轉自Yubin Chiu的臉書,以下引述內文)

儲備指定的組團社外,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經營大陸居民赴臺旅遊業務」。換言之,對台旅遊業務是禁區中的禁區,外資與台資皆不能涉入,這就形成了中國官方指定的。

這個寡占的必要性有三:第一、政治上,它讓中國政府可以如臂使指地決定甚麼時候、以甚麼方式、放出多少旅客到哪個國家,以及甚麼時候、以甚麼方式將這些「旅遊利益」抽回,以施壓該國,達成政治目的;第二、經濟上,它讓中國少數的組團社掌握出團的分配權,形成買方市場,藉以壓低地接社的價格,甚至於指定某些特定的旅行社、飯店、遊覽車業者與購物站,形成一條龍經營,將利潤極大化地回流到中國組團社;第三、社會控制上,一條龍的經營可以儘可能地將出國的中國人控制在固定的行程中,易於管理,同時盡可能不必與當地社會有所接觸,維持原來中國社會所繼承的集體迷思(group thinking)。

(中略)這種商業模式造成幾個結果:第一、低團費的觀光行程直接導致服務品質的下降,所謂「起得比雞早,吃的比豬差,跑得比馬快」,導遊逼迫團員購買以達到業績的爭執;第二、陸客一直用貴上數倍的價格在購物站消費,陸客對此也了然於胸,以至於有所謂「沒來台灣終生遺憾,來過台灣遺憾終生」的評語;第三、因為購物集中在少數購物站,陸客團的消費實際上並不能惠及觀光景點周圍的一般商家;第四、因此,陸客觀光的結果經常是加重在地環境清潔、交通的惡化、生活習慣的衝突、乃至於對其他觀光客的排擠效果。這些問題使得陸客人數衝高的同時,實際上卻逐漸壓縮台灣在地的觀光經濟利益。

陸客觀光所見證是一個威權的大經濟體,如何通過市場的「自由」經濟,逐漸滲透一個較小的民主社會,從一個看似互利、自願性的商業行為開始,逐漸構作一條依賴的路徑,讓台灣社會退出的成本越來越高,逆轉回原先狀態的可能性越來越小,而個人、短期的利益則逐漸累積為集體、長期的不利。看似公民社會自由交往的形式,在長期上則漸次地限縮台灣社會未來自由的選項。(懶人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