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國中之國」魁北克給未來台灣的參照:要獨立可以,但請把話說清楚

加拿大「國中之國」魁北克給未來台灣的參照:要獨立可以,但請把話說清楚
Photo Credit: 時報出版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魁北克或許沒有想要「完全地」獨立,但是透過爭取獨立的過程,在幾十年的時間裡得到想要的權利;加拿大聯邦也透過權力下放,換得加拿大統一。有得有捨,但如果沒有爭取,權力與權利也不會從天上掉下來吧!

文:胡川安

到過魁北克的人可能會對「國家的」(national)一詞感到困擾,魁北克省議會大廈上的牌子寫著「魁北克國家議會」(Assemblée Nationale du Québec),省內很多公路和國家公園也冠上「國家的」這個詞;國家圖書館和檔案館(Bibliothèque et Archives nationales du Québec)稱作「國家」級,卻是省級單位。

我拿到麥基爾大學的入學許可時,上面載明得先向魁北克移民局申請許可,獲准後才能向加拿大移民局申請學生簽證。我想:「不是國家才能有移民局嗎?為什麼魁北克省有自己的移民局?」宛如「國中國」的情況是怎麼形成的?我們從二次公民投票後開始說起!

魁北克真的想獨立嗎?

一九九五年,魁北克第二次獨立公投,當時的投票率高達93%,超過五百萬的魁北克公民之中,投下贊成票的有49.44%,反對則是50.56%,支持獨立的人以6萬票差距再度敗北。仔細想想,魁北克真的想獨立嗎?兩次公投的題目都沒有明白寫出──魁北克要成為獨立國家的決心,一個可以和加拿大或是世界上其他國家平起平坐的國家。

民調顯示,第二次公民投票之前,超過60%的人覺得主權獨立的魁北克可以繼續使用加幣,高達45%的人則認為可以繼續使用加拿大護照。所以,魁北克人可能不清楚「真正」獨立是怎麼一回事,就是切斷關係,完全靠自己。有沒有可能在完全獨立的「國家」與「省」之間找到平衡點或是協調機制,成為「國中國」或是「次國家」(sub-national state)?

國家的可能性

英國的李伯諾(Montserrat Guilbernau)教授曾經出版過一本《無國家民族與社群》,探討魁北克、蘇格蘭、加泰隆尼亞等在加拿大、英國、西班牙等國家之中的「次國家」或是「無國家的民族」(nations without states)。他認為魁北克等民族與所在國家「分享著共同的歷史、據有可明確區分的領土」,並且在沒有屬於自己國家的情況下,渴望決定其政治前途。

無國家民族的運動在二十世紀末期和二十一世紀初期方興未艾,這些運動很多都發生在歐、美等民主國家,他們面對這些運動,採取的政策和蘇聯、中國的態度不同,不是訴諸武力、恐怖統治去壓制民族運動,而透過民主原則、多元文化主義等策略,協調國家與這些「次國家」。有些國家透過文化承認、有些採用政治自治、有些在聯邦制中採取更柔性的措施,加拿大就是最後一種。

陷入危機的國家

由於第二次公投兩方的差距太過接近,使得加拿大聯邦覺得可能產生國家分裂危機,報紙上甚至以「瀕死經驗」(near-death experience)、「陷入危機的國家」(the country being in crisis)來形容魁北克公投對於加拿大造成的衝擊。

公投結束後,激情散去,當時的聯邦總理是魁北克出身的克里提安(Jean Chrétien)首先讚賞人民在公投過程中表現出來的民主素養,也表明認知到魁北克人民對於加拿大聯邦改革的要求,聯邦將落實在公投前給予魁北克的承諾。聯邦採取兩種策略:第一是以政治的方式解決;第二是透過法律的手段解決。政治解決的方式主要是想緩和魁北克人的情緒,一九九七年在卡加利舉行的省長會議發出共同聲明,指出加拿大雖然以英語為主流,但瞭解魁北克的獨特,有不同於英語社會的語言、文化和民法傳統。

魁北克是否可以單方面決定脫離加拿大?

克里提安在一九九八年向加拿大最高法院提起訴訟,希望針對魁北克問題提出解釋,問題是「魁北克在加拿大憲法框架下,是否可以單方面決定脫離加拿大?」加拿大最高法院針對此議案做出判決,認為在加拿大聯邦中的省分無權片面決定脫離加拿大。然而,判決並非說魁北克無權公投,而是在公投時必須有所交代,這催生了《清晰法案》(The Clarity Act)。

要獨立!請把話說清楚

在後續的法律戰中,國會在二○○六年通過了《清晰法案》,主要說明四點:首先,進行公投的省分要在文字上清晰地表明獨立意圖,不能使用含糊不清的字眼,模糊公民的判斷;第二,在計票上必須採取絕對多數;第三,文字的清晰與否必須透過國會認定;第四,即使文字清晰,人數也到達絕對多數,獨立的省分必須和聯邦政府與所有省分談判,因為一省獨立代表加拿大必須修改憲法。

魁北克兩次獨立公投的題目都寫得模稜兩可,想獲得主權,卻又在經濟、財政議題和加拿大聯邦牽扯不清,始終沒有展現出獨立成為一個國家的意圖。《清晰法案》承認了省分所具有的公投權力,但同時也保障聯邦統一。法案也要求獨立之後的魁北克必須和加拿大聯邦進行談判,就好像一段婚姻要分手也得把財產、小孩子的監護權談清楚,欠債也要還一還,不能以獨立之名行不負責任之實。很多分析家說加拿大聯邦有意壓制魁獨,但從歷史發展來看,聯邦只是把條件說清楚。在魁北克追求獨立的這幾十年過程裡,加拿大其他省分也受夠了,認為要獨立就讓它獨立,只是得把話說清楚。

法案一出,魁北克的獨立聲浪反而較為平歇,支持獨立的民調下滑。魁北克一開始就把話講得模稜兩可,當有人要求把話說清楚時,聲音反而被削弱了。

絕對驚豔魁北克:未來臺灣的遠方參照(第229-2頁)
Photo Credit: 時報出版
史蒂芬.哈普(Stephen Harper),加拿大第二十二任總理,1959年生。

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