橫洲發展爭議︰消失的13000個公屋單位?

橫洲發展爭議︰消失的13000個公屋單位?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說「我們都是朱凱迪」之前,你知道什麼是橫洲發展嗎?

文:郭詠昕

候任立法會議員朱凱迪在選舉論壇談及橫洲發展背後的「官商鄉黑勾結」問題,人身安全疑因此受到威脅,許多人以「我們都是朱凱迪」為口號聲援他。然而,說這句之前,或許我們都要惡補一下有關課題。

本來可建萬七個公屋單位的地方

朱凱迪在選舉論壇多次質問另一候選人梁志祥(他現時亦為候任立法會議員),口中常說到1萬7千個公屋單位變成了4千個,要求他交代。這兩個數字從何而來?

事情要由2013年說起,9月時房屋署提出收回元朗橫洲貨櫃場、廢車場及回收業等34公頃的棕土(註:棄置的工業或商業用地而可以被重複使用的土地),發展為1萬7千個公屋單位,可供超過5萬人居住。

那麼4千個單位又是什麼回事?在一年後(2014年10月),城規會提出橫洲發展的「修訂」,把原本的發展地帶移到朗屏邨對面的一條綠化地帶,興建4千個單位,如下圖所示。

Screen_Shot_2016-09-14_at_11_09_33_pm
Photo Credit: 左:2016年3月政府公布的「工程研究範圍」;右:2014年政府向元朗區議會提交的文件。
橫洲發展的可行性研究覆蓋左圖紅框的位置,最後的發展計劃卻只包括右圖的範圍,由17000個單位縮減到4000個。

發展綠化地帶的問題在哪?中大地理與資源管理學系副教授、同為建築、測量、都市規劃及園境界候任立法會議員姚松炎向《明報》表示,綠化帶原意是擔當「緩衝」作用,分隔城市及郊野公園,令郊野公園不受城市發展影響,亦盡量保存生態環境,但現屆政府急切覓地下已忽略綠化帶功用,質疑政府不尊重規劃原意,亦令其他申請者陸續嘗試在綠化帶改劃作非住宅用途。

推出的計劃為何又要改?

事實上,直到今年3月,發展局和運輸及房屋局最新公布的文件中,仍然提到橫洲的發展的確可行,可提供約1萬7千個公屋單位,證明橫洲發展在技術上並無任何不可抗力因素。不過,政府「經考慮整體發展優次」後,就決定先發展南面的綠化地帶,至於其餘地帶,就沒有提供發展時間表。

全面發展該用地,需要作出多項配套,包括改善現有道路,以及妥善處理現時該處土地上的現有寮屋、臨時構築物、棕地作業等。

經考慮整體發展優次,包括清理現有寮屋、臨時構築物、棕地作業等工作需時,房屋委員會(房委會)現階段計劃首先發展南面部分用地,預計可以提供為約 4 000 個公營房屋單位,即現時準備展開工程的範圍,以達致在短期內增加公營房屋供應的目標。

--立法會發展事務委員會〈對非法佔用政府土地採取的行動及 於元朗橫洲發展公營房屋的最新計劃〉

可行的建屋計劃擱置,比原本的計劃少了三分二,到底又是什麼回事?

本來的橫洲發展涉及約300個貨倉及停車場,房屋署曾多次諮詢屏山鄉事委員會,但後者都以交通理由反對計劃,而元朗區議員曾樹和就正正是屏山鄉事委員會的主席。

後來曾樹和被傳媒揭發,在那幅可作發展的棕地上擁有17公頃大的停車場。他向區議會申報利益的文件顯示,他持有「福喜集團」和「福喜停車場」等的股份,福喜集團的業務性質是「租地、租貨櫃車等」。

Screen_Shot_2016-09-14_at_3_06_17_am
來源:元朗區議會個人利益登記冊
曾樹和在2016年1月向區議會申報的股份。

根據地圖和鳥瞰圖可以見到,福喜停車場附近都是貨倉等,而停車場的正正在發展地帶的中心。

Screen_Shot_2016-09-14_at_3_16_51_am
Photo Credit: Google Map

《有線新聞》發現,當初2013年政府完成可行性研究後,沒有按一般程序進行公眾諮詢,而只是約見過屏山鄉委會主席曾樹和、鄉委鄧達善、鄧慶業、鄧志強以及元朗區議會主席梁志祥。 然後在2014年對外公布計劃的時候,就只提到5.6公頃的「綠化地帶」,可建4千個公屋單位。

這個項目真的是「先易後難」嗎?

「綠化地帶」的項目將於2018年動工,預計2025年落成。不過,這個發展項目的範圍覆蓋了合稱「橫洲三村」的非原居民村,包括楊屋新村、永寧村及鳳池村,約400個非原居民被政府逼令在2018年1月前遷離。

「橫洲三村」的居民一直到2015年刊憲後才得悉此消息,他們曾向區議會求助,元朗區議會主席梁志祥更在與邨民的會議上保證全力協助居民,但接收了村民提交的資料、文件,就任由事情不了了之。而他們曾五度約見的運輸及房屋局局長張炳良,就一次都沒有露面。

「橫洲三村」的居民多數住在寮屋,《香港01》報導,按現行安置賠償政策,如果居民要申請公屋,就必須通過資產審查。如果是寮屋屋主,又符合一定資格,最高可獲賠償 60萬元,但這個金額僅為同區細單位價錢的三分之一。而且,有一定積蓄的老人家或是有穩定工作收入的村民,根本不能通過公屋的資產入息審查,變相「兩頭唔到岸」,只能租住劏房。

曾樹和、梁志祥等人都是新界原居民,而「橫洲三村」的居民則是非原居民,分別在哪?本土研究社的陳劍青多年來研究此問題,非原居民大多是戰後走難來港的移民,以「一屋一田」的方式居住,聚居地散落於原居民圍村旁的農地。

非原居民這個群體可以被理解為一種「過客」,陳劍青寫道:「他們建造的『耕寮』大都被官方永久地認定為『臨時寮屋』,被徵稅之餘又不被確認他們的居住權」,而這些居民經歷不斷的變遷各有不同的命運,但都跟他們一開始的目的沒有分別,都是為了生存。

商界的「順手」

政府的發展計劃定下來後,隨即有兩個申請者改劃橫洲其餘綠化帶。發展商新世界申請改劃位於永寧村內一幅約1.24公頃綠化帶,興建3幢39層高樓宇,這片綠化帶正正與政府提出的公屋項目可謂「無縫接合」。另外,元朗駕駛學院亦希望在新世界項目旁的綠化帶作為新的駕駛考試和訓練場地,兩個項目都正由城規會審批。

一直關注及幫助「橫洲三村」居民的朱凱廸向《明報》表示,政府不去動露天貨倉地帶,反而費工夫逼遷村民,而建屋範圍恰巧毗鄰發展商土地,雖無法證實發展商是否早着先機或影響政府的發展決定,但這種「巧合」確實會引來官商鄉勾結的質疑。

相關報導:

資料來源:

核稿編輯:tnlhk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