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奉「巴哈伊教」絕跡娛樂八卦——方大同:娛樂圈與外面的世界沒什麼不同

信奉「巴哈伊教」絕跡娛樂八卦——方大同:娛樂圈與外面的世界沒什麼不同
Photo Credit: 信報財經月刊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方大同入行多年,嚴守巴哈伊教教條,謝絕煙酒、不碰賭博和毒品,對「夜蒲」沒興趣,笑言自己比較喜歡在清靜地方飲茶,因此被友人形容是老人家。

文:信報月刊特約記者鍾嘉瑩、記者李潤茵

33歲的方大同不煙不酒、是非醜聞不沾身,創作的歌曲總是積極正面,賺錢要視乎是否與自己信念吻合,在娛樂圈這一「大染缸」堪稱異類。他的特立獨行與從小信仰的巴哈伊教(又稱大同教)有莫大關係,努力工作就恍如虔誠崇拜,「世界僅一國,萬眾皆其民」的大同理想滲透在他創作的音樂中。

訪問當天,方大同在兩名助手的陪同下前來,茹素的他身形瘦削,說話聲量偏小,像一個靦覥的鄰家小男孩多於一個光芒四射的歌星。入行11年,他從沒有刻意去爭取曝光的機會,每次在鎂光燈下亮相都有原因,今次的露面,就是為了宣傳籌備兩年的獨立音樂廠牌「賦音樂」,頭炮為其個人大碟《JTW西遊記》,計劃於9月底推出。

低調的宗教 不主動傳道

作為由中東傳入、具170多年歷史的新興宗教,巴哈伊教不像基督教、佛教等大宗教,顯得很低調。正如巴哈伊教不刻意傳教,不欲強迫他人信奉,方大同自稱,從沒有強迫人去聽教義、聽他的音樂,「你有耳聽的,我有興趣就會說」。

方大同的音樂之路就恍如朝聖路。爸爸是職業鼓手,4歲學習打鼓,十多歲自學結他和鋼琴,14歲開始作曲,作品總是導人向善,思考人生問題。2005年他以唱作大碟Soulboy出道,為香港少有創作R&B及靈魂樂的唱作人,出道初期有「香港周杰倫」之稱;2007年唱片公司零宣傳下,仍以口耳相傳方式在台灣爆紅,包括劉德華、李玟、張惠妹、陳奕迅等知名歌手爭相邀歌。

出道至今共推出8張大碟,每張碟的結尾總是讓歌迷覺得在領會巴哈伊教的經文。音樂成為方大同潛移默化的傳教方式,方大同筆下的愛,不局限於愛情,而是大愛,例如在《每個人都會》中一句歌詞為「愛是為好朋友解圍,也是為陌生人破費」,還有因地球暖化而創作的《暖》;以Gotta Make a Change、Peace等歌曲宣揚世界大同訊息,其中《我們能不能》就明言「無論是國家或是朋友還是家裏面,他們之間都需要團結」。

方大同這樣看音樂與宗教的關係:「音樂可以是一種belief,最終目的是將正面影響帶給聽眾。」他曾經以為這只是一種概念,直至推出了為自殺的朋友而創作的Goodbye Melody Rose樂曲後,有日收到一位歌迷的信,講述自己打算輕生,因為聽了這首勵志的歌曲而放棄自殺的念頭。事實上,能起到這種積極的作用正是他的本意,給填詞人周耀輝的demo就附上這個標題:「那首歌是希望每個人都可以珍惜自己的生命。無論我們在成長中受到什麼困難、什麼樣的考驗,我們都應該好好地從頭走到尾,我們一生中總會有好與壞的事情發生……。」

不愛夜蒲 婚前貞潔

方大同入行多年,嚴守巴哈伊教教條,謝絕煙酒、不碰賭博和毒品,對「夜蒲」沒興趣,笑言自己比較喜歡在清靜地方飲茶,因此被友人形容是老人家;幾近絕跡娛樂八卦周刊,唯一一宗是與份屬好友、同是歌手的薛凱琪傳出緋聞。看方大同在社交媒體上載的相片,生活簡單之至,不是食物、錄音室,就是與薛凱琪商討音樂上的合作,因此曾被網民揶揄其微博三寶為「吃飯、錄音、薛凱琪」。巴哈伊教提倡一夫一妻制,婚前要保守貞潔,方大同在以往的訪問中,曾經語氣堅定地說,他會守這條教條。

不講是非 助他人成長

娛樂圈是是非圈,卻聽不到方大同與人交惡的傳聞。方大同指出,社會有很多問題,但看你側重那一方面。「我們的社會習慣了講不好的事,這麼多好的事又不見我們講。巴哈伊教不可以講人是非,如果一個人有九項缺點,一項優點,也要集中於講優點。」

他進一步解釋:「我所受的教育是幫助他人成長,你說了是非,令很多人憎恨他、與別人關係欠佳,這樣他就難以成長,是你奪去了讓他成長的機會。」

圈外人認為方大同與時下許多藝人的生活方式、價值觀大大不同,方大同卻形容「娛樂圈與外面的世界沒有什麼不同」,遇到的最大挑戰不是來自五光十色的娛樂圈,反而是音樂這一行業愈來愈難做,「風險很大,在現時的模式下錢賺不回來。」

惟有透過勤力「加班」來換取音樂質素,長期熬夜又不定時飲食,導致幾次「氣胸」(即「爆肺」),身體至今仍在調理中。方大同坦言,健康狀況未能應付宗教規定、每年一次的齋戒。

音樂飯愈來愈難食,但方大同慶幸自己沒有為錢去做違心事,從不接酒類產品的代言。「我也推過垃圾食品的代言,這並非巴哈伊教明文規定,只是看見很多垃圾食品很傷害健康,所以我不想支持。」現實一問,不是少賺了嗎?「你可以說是沒那麼順利去賺錢,但既然與我的信念不一致,那我賺這個錢也沒意思。」

德國社會學家馬克斯·韋伯在《新教倫理與資本主義精神》中指出,基督新教強調努力工作是個人使命,世俗成功可作為超度。在信奉巴哈伊教的方大同眼中,工作也如同敬拜。「巴哈伊教理念是work is worship,sincere work and working to the best,這樣的工作與禱告是一樣的。」

以世界公民自居

從音樂談到身份認同。陳奕迅在一次採訪中這樣形容方大同:「台灣人以為方大同是大陸人,內地朋友則以為他是台灣人,其實方大同是我們香港的歌手啊。」當時方大同抿嘴笑:「其實我更想說我是世界公民。」正如音樂是普世性的,方大同總以世界公民自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