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文化依然大盛,但國內、外憂患處處 疏遠「中國利益」合理嗎?

韓國文化依然大盛,但國內、外憂患處處 疏遠「中國利益」合理嗎?
Photo Credit: Lee Jae-Won /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就韓國電影一再掀起熱潮,以及韓進海運破產等一系列事件,剖析近年韓國政治、經濟及文化發展的得失。

追溯韓國文化產業長期大盛「主因」

自2000年後,香港人因為韓劇《大長今》形成追捧韓國文化的潮流,把「韓流、韓風、韓潮」說得琅琅上口,近年PSY流行曲《江南Style》、電視劇《來自星星的你》,到近期《Doctor》、《任意依戀》、《屍殺列車》顯示這股文化韓流絲毫沒有消退的跡象。實情,韓國文化崛起相比日本,來得更突然和刻意;日本戰後在60、70年代動漫文化產業已漸逐萌芽,後勁發展非常凌厲,在1996年日本政府正式公布實施《21世紀文化立國方案》,打出「文化立國」的口號,高調踏出此鮮明的一步,是長時期由社會乃至政府共同努力的成果。韓國則不同,它似乎緊隨日本其後,在1998年打出「文化立國」的口號(接著1999年英國稱以文化重振帝國),表面看兩國步伐似乎相差不遠。

韓國在金融風暴之後,才正式大力發展文化產業

事實上,1998年正是金融風暴之後,韓國經濟深受打擊,此前在90年代絕大部分時間,韓國才剛剛經歷民選總統金泳三令國家回恢正常發展,過渡50年代韓戰以來,革命、政變等動盪不安的時期。到了1998年金大中接任總統一職,才高調提出以高科技與文化產業振興韓國的治國策略,而這並不像日本先有深厚的文化發展基礎,到喊出口號時已走進成熟時期(1996年未有金融危機,日本「文化立國」非為「救亡」)。韓國的文化策略,卻是現實層面回應初期民選政府管治、金融危機一系列不穩因素的舉動。到了2001年韓國更成立「文化振興院」,以此機構系統發展和支持文化產業。

2013年朴槿惠上台後,加強了金大中奠定的基礎,認為國家文化、信息技術是經濟發展的重點戰場,而文化發展則「包括廣播、遊戲、動漫、卡通人物、網絡、影視、歌曲唱片」等等,政府就文化產品資助由1.2億美元增至2.2億美元。可見,韓國走到今天,文化產業成果是有策略、按步驟、強支援、見成效的發展過程,在90年代末極速興起,總體上未必勝過有深厚文化基礎日本,但創造的文化產業奇蹟令人讚嘆(詳情請參閱〈溯源「韓流」的舉國體制:韓國政府為何如此重視文化產業?〉)。

朴槿惠管治蜜月期已過,韓進海運破產之前「早聞聲響」

可是還有悲的一方面,韓國文化保持強勢,國內經濟和外交則未見平穩,甚至隱患處處。月初,韓國佔全球七大航運公司——韓進海運,因南韓產業銀行(KDB)拒絕他們的重組方案,只好向法院遞交破產保護申請,截止6月他們負有54.41億美元債務,受破產事件拖累,目前有百多億美元貨物仍在貨船上未能進港,一部分更是三星(Samsung)急待處理,頻有爆炸事件的Note 7(這次電池問題更是韓國廠房出事,而非中國),無論國家產品抑或美國零售都為此大感頭痛。

其實,早於韓進海運事件之前,今年韓國經濟問題已早聞聲響。在全球貨運及經濟前景不樂觀之下(脫歐亦有所影響),加上2015年至今韓國月出口年增率出現負增長,國內GDP增長預測由3.1%減至2.8%。此外,韓國出口連續19個月呈現衰退,早前韓國政府估算造船業將有6萬人面臨失業,以行業總僱員人數20萬人,可謂重傷,在6月初朴槿惠已急急承諾投進11兆韓圜,以支撐嚴重負債的造船業公司。

為刺激經濟,朴槿惠在稅務優惠以及簡化併購之外,建議投進20兆韓圜刺激經濟。就此問題,韓國學者牟鍾璘認為,韓國長期服務業生產力只有製造業的一半,朴槿惠仍只大力支持製造業,倒不如鼓勵更多女性投入勞動市場,繼而增加投資服務業,這才是有效減輕偏重製造業和出口的經濟壓力。

韓國基於戒備北韓,未來放棄中國利益合理嗎?

不管怎樣,全球化航運業經歷了戰後數十年的繁榮,由於近年各國機械化獨立生產工程逐漸普及,這是其中一項重要因素簡化各地生產工序,不像以往在各地分拆和組裝不同工序,影響了部分貨運量的需求,尤其航運絕不只有一般零售商品的載運。不過全面的檢討仍需更充分的數字才能確切認清。

隱憂豈止經濟,韓國外交亦不見樂觀。就北韓數個月來多次導彈測試,聲稱是「對美軍在韓國的港口和機場模擬先發制人的攻擊」。韓國即指該導彈能覆蓋全韓國(南韓)。就此,7月韓國和美國宣布共同部署「末段高層區域防禦——薩德反導彈系統」,立即惹來中國外交部長王毅的批評,認為中韓信任基礎已被破壞。此後不久,中國加強針對韓國人的入境商務簽證審查,須出示中方法人邀請函,傳媒又報導中國限制韓國明星在境內活動,使一些韓國大型演藝公司股價下跌。未來中國會否因國際局勢韓國基於國防理由親近美國,從而在入口韓國產品進行其他制裁,成為新的焦點,始終,韓國出口到中國的市佔率達四分之一,出口比例絕非少數。

問題在於,為何韓國面對經濟危機,明知美國「遠水不能救近火」,長年累月因為戒備北韓威脅自身國防,寧損失與中國大量的經濟合作利益,也要親近美國呢?這必須回顧韓國近代複雜的內外背景。

韓國視國防問題凌駕經濟利益,有非常深遠的歷史因素

不少人都知道,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後,南北韓分界線的「決定」,是非常「hea」(港俗語:極端草率)的;因為那時美國全心全意著眼於日本的戰後計劃,完全懶理韓國問題。在日本投降期間,蘇聯向朝鮮半島北進逼,才驚動美國要處理韓國領土問題,在白宮臨時找兩位低階軍官來,手執一本《國家地理雜誌》看看地圖,就決定了以朝鮮半島中央的38度線作為南北韓分界,與蘇聯協議停止進佔。是故,蘇聯及北韓自此看穿了美國「重日本輕韓國」的外交政策,間接誘使北韓率先進侵南韓,開啟了數年韓戰,直至戰事一起,美國才「迫不得已」幫助韓國,在冷戰時期不希望得失其他盟國,認為一旦有軍事危機,「原來」美國會袖手旁觀,那麼有機會使他們政權投靠共產主義,放棄美國。

這條「不假思索」的分界線,沒有實在的地理因由劃成,造就韓戰以後南北韓在界線邊境都非常戒懼對方。尤其韓國首爾接近邊境,又近沿海,易攻難守,全國五千萬人口之中,有近半在首爾生活,那裡成為北韓導彈輕易覆蓋的範圍,韓國基於國防問題,甘願損失不少經濟利益要保住首都命脈,這是非常合情理的考慮。不過有趣的是,韓國跟中國、美國、北韓、日本維持多邊複雜的關係,韓國儘管長期戒慎北韓,可是一旦北韓政權倒台,又假設中國有天放棄援助北韓,韓國終於可以統一了又如何?其實韓國進行的模擬統一方略,根本難以預料亂局,這情況遠遠比當年德國統一更為混雜不清。

韓國疏遠中國,靠近美國、日本或成大勢

另外,韓國一方面無法信任中國,同時也無法盡信日本,在2015年初,當韓國、美國、日本就「三方共享北韓軍事情報協調」進行細節討論時,韓國表明只會有限度透過美國給予日本相關情報,拒絕與日本直接打交道,因為日本近代侵佔韓國的歷史陰影對韓國人而言至今未散。

唯獨一絲曙光在於,日本稍為防備強大而統一的韓國崛起,但更防備中國在「大東亞」勢力發展,所以,近期有外交分析指,若未來該區局勢緊張,日本最終會毫不猶疑站在韓國的一邊,以打擊中國,假如南北韓外交與國防問題惡化下去,韓國國內無論如何受經濟困局影響,只會更加投向日本與美國,疏離與中國的關係。最後我們不如留下一個問題:未來韓國可否繼續就文化產業打破憂患,保住經濟重要一環,甚至超越日本呢?(本文就專題化作出修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