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傳媒中國組,絕對唔係可有可無——大陸採訪二三事

香港傳媒中國組,絕對唔係可有可無——大陸採訪二三事
Photo Credit: Kim Kyung-Hoon /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點樣喺官方阻撓下盡做又保護自己,成為所有跑中國新聞記者嘅必修課。各大傳媒老闆每年上京見官月旦時事,又幾時有為前線發過聲?而簽左新聞自由約章嘅梁振英,又幾時有為香港新聞自由做過任何嘢?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1. 所謂「非法採訪」

香港記者經中聯辦港澳辦確實可以申請所謂「記者證」,過程要查三代搞好耐,但並唔代表拎住張所謂「記者證」就可以係大陸通行無阻。首先,記者證通常規限喺某個特定地方,例如廣州北京,一旦離開嗰個地區,可以變成廢紙一張。其次,即使你持證採訪,公安/便衣/保安/街道辦仍然可以喺任何時/地,阻你採訪趕你走甚至請你去飲咖啡,扣你一日半日,直到事過境遷為止,而唔需要任何理由。

「我說不成就不成。」(請用普通話讀更傳神。)

簡單講,要你申請先做得所謂「合法採訪」,隨時隨地可以變成「非法採訪」。

2. 大陸當局如何阻擋記者

以長駐記者計,所有電話都長期被勾線,打電話有電流聲、回音係常態,同受訪者講講下突然斷線然後再搵唔番亦經常有發生,而懷疑國保上門搜查亦一直聽唔少。

個人一次體驗,某日電話聯絡某啲上訪人士見面做個訪問,問啲無傷大雅嘢。第二日就收到某部門電話約飲咖啡,了解了解你地講咗咩、因為咩。至於佢點解知我搵過邊個,佢無講我亦無問,你懂的。

而喺特定目標人物的家居附近,由街口樓下到門口,長期有「相關人士」駐守,確保記者埋唔到身;跟車、沒收片段之類種種,更多前輩知之甚詳,也唔班門弄斧。

3. 講到咁艱鉅仲要去?

一直相信香港記者做中國新聞,有一種使命,有啲嘢必須要靠我哋。(雖然我做得唔好,慚愧。)大陸記者本身限制太多,好多嘢唔想做唔做得。鬼佬記者有外交力量支持,但係個樣太易認太易黃,好多鬼祟野無能為力。

呢個時候個樣可以扮本地人(呢一點某啲前輩可謂出神入化),又有空間唔會被封鎖消息嘅香港記者就更重要。以烏坎為例,大規模搜捕驅趕記者、甚至有傳懸賞捉記者,所為何事?一旦記者全部離場,村民叫天不應叫地不聞,遭遇只會比而家更可怕,香港記者就成為被困圍城嘅人民最大嘅希望,再危險再難都要去。事情一出,各大機構例牌發聲明譴責,但大家都知道只係表個態(或者好過唔表態吧)。

類似打壓傳媒採訪其實一直都有,點樣喺官方阻撓下盡做又保護自己,更成為所有跑中國新聞記者嘅必修課。但各大傳媒老闆每年上京見官月旦時事,又幾時有為前線發過聲?而簽左新聞自由約章嘅梁振英,又幾時有為香港新聞自由做過任何嘢?(除咗打電話同老總拉關係放料同發律師信告人誹謗)

祝福各位赴前線嘅行家一路平安,我哋只能夠自求多福,最後偷某位非常資深前輩嘅講法︰香港傳媒中國組,絕對唔係可有可無。

本文獲授權轉載。

責任編輯︰周雪君
核稿編輯︰鄭家榆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政治』文章 更多『林彥邦』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