瑜伽這堂課(六):教師訓練背後的商業主義

瑜伽這堂課(六):教師訓練背後的商業主義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Power Yoga光是其名字就將我自奎師那馬查利亞所學的瑜珈系統降格,無論是深度、方法以及目標上都有所詆誣。所謂的Power,是神才能擁有的,並非任何人可以為了滿足自我而隨意獲取的一件事。

1983年,一位來自美國底特律的學生來到了印度麥索,在帕達比.喬艾斯教室中學習八肢串連瑜珈,為期一年,之後回到美國開始教授瑜珈,並在1995年以八肢串連瑜珈為基礎,「發明」了現今商業瑜珈會館的根基:「強力瑜珈」(Power Yoga),相較於八肢串連瑜珈的嚴謹,強力瑜珈融合了更多西方元素,比方說:音樂以及更多的健身與體操元素,這些讓瑜珈更接近有氧舞蹈的元素使得瑜珈這項「運動」,從嬉皮文化中破殼而出,走進了健身房,隨後造就了90年代的瑜珈狂潮。

然而,帕達比.喬艾斯在得知此事後,特地寫了一封信至當時美國發行量最大的瑜珈雜誌《Yoga Journal》,嚴厲地批評了當時如日中天發展中的強力瑜珈,他說道:

我對於很多練習八肢串連瑜珈沒多久的學生為了自身的名聲與利益,將八肢串連瑜珈轉變為馬戲表演,感到非常的失望。Power Yoga光是其名字就將我自奎師那馬查利亞所學的瑜珈系統降格,無論是深度、方法以及目標上都有所詆誣。所謂的Power,是神才能擁有的,並非任何人可以為了滿足自我而隨意獲取的一件事。

帕達比.喬艾斯在這簡短的公開信中雖然將Power這詞誤解為神的權柄,然而,其主旨卻非常的明顯,瑜珈老師為了自身的名聲與利益,自大的將瑜珈擅自改造成為如同馬戲表演一樣的特技演出。名聲、利益與自大,正是西方瑜珈的通病,也正是隨之發展出來的教師訓練制度的病徵。

AP_180424865871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在好萊塢影視名人的加持下,瑜伽在1990年代的美國,快速地蔓延開來,然而教師人數不足,使得需求遠大於供給。圖為西好萊塢的瑜伽活動,參與者皆是知名模特兒或是美國影劇人。

1990年代瑜珈興起,在好萊塢名人的加持下,瑜珈教室在美國如雨後春筍般的冒出,大量的教室卻沒有充足的教師,需求遠遠大於供給,苦無教師的教室只好透過借將,安排各式有氧老師、舞蹈老師轉戰瑜伽領域,於是在1997年的秋天,美國瑜珈聯盟(Yoga Alliance)正式成立,目的就在於為這些教室提供教師訓練,彌補缺額。

20年來,美國瑜珈聯盟成長茁壯,將其觸角伸至全球市場,如今全球已有6千多家會員教室、教師6萬餘名,光是台灣地區就有18間註冊教室,提供美國瑜珈聯盟的教師訓練。然而,瑜珈聯盟對於其註冊學校與教師缺乏約束力,實際上註冊學校的教師訓練內容為何,瑜珈聯盟僅僅定義出一份指南,註冊教室怎麼訓練老師,瑜珈聯盟並不會干涉。隨著組織日益龐大,這樣的機制,自然弊病百生。品質參差不齊。

就我所知,高雄幾年前,曾有間教室舉辦200小時瑜珈教師訓練,教授美國瑜珈聯盟表定需要教學至少20小時的解剖學時,僅僅使用一張A4講義,以不到4小時的時間講授完畢。【1】試想,這樣教出來的瑜珈老師,真的能夠掌握解剖學?真的能夠運用這些知識來避免學生受傷嗎?

美國瑜珈聯盟當然也曾試圖修正教學草案上的缺陷,限定取得資深瑜珈老師500小時以上的老師才能開辦教師訓練課程,實際上,許多不具備開設教師訓練課程的教室或是老師,透過借牌的方式【2】,一樣可以開設教師訓練課程,一般參與教師訓練的學生根本無法分辨老師到底是不是借牌上課,教學品質同樣令人擔憂。

除了教學品質問題以外,另一個令人詬病的問題便是「證照濫發」。

去年我在印度期間,承租的民宿裡住了一位英國人,離開前一週在某個社交場合上跟他聊天,他說,他剛學瑜珈三個月,覺得很有興趣,於是飛來印度報名了五百個小時的教師訓練課程想要拿一張五百小時的證書開始教瑜珈。我沒有很意外,畢竟,在印度麥索有200多間瑜珈教室,絕大多數的教室並不在乎學生繳了錢、領了證書後到底瞭不瞭解所學,「收錢、教課、發證」簡單的很,在這個距離美國本土十萬八千里的瑜珈「源頭」,證書一張一張,像是印鈔機一樣地印發,美國瑜珈聯盟自然也無法可管。

AP_69216732170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1997年美國瑜伽聯盟成立後,成為跨國性的瑜伽教師訓練體系,在商業體制的運作下,瑜伽教師的訓練制度,與印度傳統的瑜伽有了明顯的距離。

一般而言,200小時的教師訓練課程,收費大約在新台幣7萬至14萬之間,舉辦一場為期一個月的教師訓練,大約能夠為一間教室帶來100萬元左右的收入,相較於開課招收學生的收入,舉辦教師訓練對瑜珈教室來講是相當優渥的收入。正是如此,許多瑜珈教室將教師訓練視作金雞母,甚至有很多瑜珈教室將開設教室訓練為主要業務,不再招收學生。

覬覦教師訓練背後龐大利潤的人並不是只有瑜珈教室而已,這幾年冒出了兩個新興的瑜珈聯盟:世界瑜珈聯盟以及印度瑜珈聯盟,以模仿美國瑜珈聯盟的經營模式,嘗試進入全球瑜伽市場。這兩個印度人發起的聯盟,作為後起的競爭者,為了與美國瑜珈聯盟一較高下,推出了只需要50個小時就能發出教師認證的高速發證方案;其中一個聯盟在台灣也開辦過50小時的教師訓練課程。

雖然多數教師訓練課程都是收錢發照,但形式上仍有考試,藉此證明瑜伽教師具備教學資格,如同大學教育,教師訓練的主持人自然具備將學生當掉的權力,但在商業利益的考量之下,瑜伽教師訓練如同「學店」一樣,交了錢卻拿不到證照這種事已不復存在。掌握這項權力的主辦人,藉此威脅、利誘學生,性醜聞事件也有所聞,這些案件突顯教師訓練制度,主辦人球員兼裁判,評量方式不客觀的問題。

台灣將瑜珈視作運動的商業模式而言,教學訓練事件有效、合適的經營方式,教師訓練的確也有其必要,甚至讓老師上公關課程,學習說話技巧、裝扮技巧來讓自己加些分數,台灣瑜伽教師中,就有位美女老師,號稱瑜珈無所不在;而燈光師、化妝師、攝影師也無所不在的有趣現象。

在印度麥索的教室中,八肢串連瑜珈的教師授權有別於一般的教師訓練,既沒有考試,也沒有訓練課程,完全由老師決定你是否可以教學,而評鑑標準則來自於日常練習;更甚者,當你獲得八肢串連瑜珈教師授權,你會被要求簽下一份同意書:禁止開設教師訓練。這背後的原因,也非常單純,當你想要學空手道的時候,你會選擇剛拿到白帶的學生作你的老師,還是黑帶八段的大師?

RTR3A92Q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近年,台灣的瑜伽熱潮遍佈南北,有越來越多的瑜伽教室,連鎖、獨立、私人等等,大小不一。所教授的瑜伽名目也相當多元。

答案非常的明顯。既然如此,怎麼會期待短短200個小時(甚至50個小時)的訓練,就能讓你融會貫通,達到可以教學的境界呢?我曾經在瑜伽教師訓練中,看過一名學員的心得,他是這樣寫的:

參加了這個教師訓練之後,我對瑜珈的見解又更深了一層。

寫這則心得的朋友我不熟,但他修習瑜珈超過5年,時數可能超過4萬小時,如果這4萬個小時都比不上這200個小時的時間,那麼這麼長的時間都在做什麼?如果需要繳了錢才能認真的去學習瑜珈,不也正是跟繳了錢逼自己運動的上班族無異?將教師訓練當作深化學習瑜珈的途徑,正是華人地區瑜伽學習上的通病。

過度依賴教師,像是拿錢取得證照一樣,給錢辦事一翻兩瞪眼,付了錢給老師,老師自然要把我教到會;付了錢給主辦人,就必需要給我一張教師證照。身為學員不主動學習,一切等待指導。這種態度,正是八肢串連瑜珈禁止開設教師訓練的主因:

一名好的老師,必需要是一名好的學生。

將瑜珈深化於每日的生活當中,並非那短短的200個小時當中。很多瑜珈學生練習到最後,都會產生參加教師訓練的念頭,但所有修習瑜伽的人都該仔細想想:自己需要的是外來的訓練,還是內在的修行?

下一堂課,我將談述多數瑜珈人不願意講述的:黑暗瑜珈界。

【1】這間私人教室由外國人經營,沒有登記立案,沒有招牌,也不公開招生。
【2】台灣曾有在台招生、泰國訓練的瑜伽教室,便是用借牌的方式開設課程。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曾傑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