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聲討好、工於心計、建立關係:你所不知道的「黑猩猩政治學」

細聲討好、工於心計、建立關係:你所不知道的「黑猩猩政治學」
Photo credit:開學文化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有時,尼基好像只是個魁儡皇帝,被經驗老到又老奸巨猾的野倫玩弄於股掌間。領導權的基礎不在尼基身上,而在野倫手中。這隻年邁的雄黑猩猩一方面與母黑猩猩結盟,好施壓於尼基,一方面又和尼基結盟,以便制衡勞特。

西方科學家研究動物的社會行為時,向來習慣把焦點放在競爭行為、地域性和支配行為。自從挪威生物學家施滕德魯普—埃貝(Schjelderup-Ebbe)在1922年發現了雞群之間具有啄食次序之後,社會階級就被視為社會組織的主要形式。

許多年來,有關猴子和猩猩的研究也都著重於將個體進行由高到低的垂直排序。除了一群人:日本的靈長類動物學研究人員對於親族和友情較感興趣。他們將個體進行水平區分,個別放在社會連結網絡中。網絡的中心位置以及向外延伸的周邊位置就像中心點與同心圓,而且彼此具有明顯區別。他們有興趣的是其他群體成員對某個成員的接受度高低,而這個成員又屬於哪個親族團體。

廣義來看,西方的研究觀點是以「梯子」來描述靈長類的社會,日本的研究觀點則是將靈長類社會想成一個「網絡」。如果將兩種研究方法視為互補,就能清楚明白為什麼單憑穩定的支配關係,不能完全確保社會的安寧。「水平」發展,如幼兒的成長、社會關係的建立、忽視與破壞,必然也會影響暫時穩定下來的「垂直」要素,也就是社會階級。

p189
Photo credit:開學文化
玩耍是平和且放鬆氣氛的最佳指標。圖為三隻成年雄黑猩猩一起玩耍的情景。由左至右是尼基、勞特和野倫。

這就是為何社會階級穩定之後,並不表示整個社會停止流動、沒有變化。此外,支配關係必須經過不斷的驗證。社會階級建立好後,並沒辦法自我維持。野倫、勞特和尼基的三頭關係永遠都是搖搖欲墜,隨時可能再次墜入動盪不安的局勢。三頭關係的成員之間,彼此的支配關係差異不大,因為權力隨時都有可能移轉。可能出現的狀況還是一樣:一方面是衝突或和解二者擇一,另一方面則是形成結盟或遭到孤立。

以下簡短描述1978到1980年尼基取得權力之後的局勢。雖然彼此的關係看似十分緊張,但卻相對少見暴力衝突。雄黑猩猩之間的隔離干預、威嚇舉動以及參拜行為每天都會發生,但往往一整天下來也不會有任何重大衝突,遑論真正的打鬥。

分而治之

野倫的行為讓人困惑。尼基回到社群之後,野倫原本表現得相當友善。但是不到一個星期,態度就完全改變。尼基如果做出威嚇舉動,他會尖叫以示抗議。他常動員整群黑猩猩對抗尼基,並保護被尼基欺凌的對象。野倫正破壞尼基的地位,雖然這地位當初是靠野倫才得到的。

最初幾個星期,勞特熱情地支持野倫,但很快就失去興趣,這也不叫人意外,畢竟勞特又撈不到什麼好處。野倫最不能忍受的,就是其他黑猩猩沒經過他同意就對抗尼基。勞特偶爾會威嚇尼基,甚至攻擊他,這時野倫又會轉而支持尼基。野倫難以捉摸的善變行為排除了勞特重返上位的可能性。但是勞特可沒那麼好利用,他對野倫的態度也逐漸從積極的支持者轉為中立的同情者。

雌黑猩猩也愈來愈不支持野倫。然而,幾乎可以肯定這是尼基系統性的操作手段:尼基總是一個個輪流處置那些先前在衝突中對抗他的黑猩猩。每次衝突結束,和野倫和解過後,他都會處罰那些和野倫站在一邊的母猿。不過,他通常是過了半小時才這麼做。就連只是遠遠對著尼基吠叫的母猿也得受罰。這種報復政策有時候會導致雌黑猩猩重新結盟對抗自己。但整體來說,確實起到嚇阻的作用。

p191
Photo credit:開學文化

結盟分析:從黑猩猩干預衝突的狀況,可以看出結盟關係是否存在。圖中的例子顯示了野倫對於尼基所參與的衝突抱持著何種態度,雌黑猩猩和幼年黑猩猩對於野倫所參與的衝突又持什麼態度。   

第一個例子中,野倫的態度變化很大。從地位遭受威脅到勞特奪權這段期間,他對尼基抱持支持的態度。和新頭領勞特發生衝突時,他仍站在尼基這一邊,因此尼基才能奪取勞特的位置。尼基上位後,野倫卻開始支持尼基的對手,可是過沒多久,他又轉而支持尼基。   

身為頭領的野倫遭到挑戰之後,整個黑猩猩社群都支持他。但可以看出他所獲得的支持愈來愈少,最後變成支持與對抗他的黑猩猩各佔一半。第二次權力競逐後,野倫重獲雌黑猩猩和孩子的支持。之後,黑猩猩社群對他的態度比對另外兩隻年長的雄黑猩猩還要正面。

愈來愈多雌黑猩猩保持中立,使野倫得單獨面對與尼基的衝突。除此之外,勞特也開始對野倫施加壓力。每當野倫和尼基發生衝突,他就開始做出威嚇舉動。唯一能夠擋下勞特的辦法,就是和尼基團結。尼基年輕力壯,野倫不可能打得贏,只能先臣服尼基,要不就是打破他們的結盟關係,但後者肯定會讓勞特奪回權力。

1978年七月底,野倫終於向尼基表示臣服。自此以後,他和尼基便形成了強大的連結。他們的結盟關係十分長久,雖然在接下來的數年內,雙方時不時仍會爆發衝突。遇到這種狀況,勞特的威脅又會迫使他們停止衝突,趕緊和解。勞特的威嚇舉動和攻擊行為造成社群的混亂,只有野倫和尼基聯手,才能恢復平靜。

野倫和尼基結盟時,幾乎做什麼都在一起。一起坐著、一起走路、並肩做出威嚇舉動、共同控制勞特的孤立狀態,不讓勞特與地位較高的雌黑猩猩以及丹弟有所接觸。在這些時候,野倫總是鼓勵尼基,就像他的顧問。例如,三隻年紀較長的雄黑猩猩一起坐在樹蔭底下,此時丹弟走了過來,坐在勞特旁邊。野倫立刻察覺這個狀況,對著尼基發出一連串的短促喘氣聲,想吸引他的注意。尼基抬起頭,野倫便朝丹弟和勞特的方向點點頭。尼基跳了起來,短暫騎乘野倫之後趕跑丹弟。類似事件經常發生,讓人看到野倫對潛在的危險因子有著敏銳的洞察,比夥伴更了解某些事端得預先撲滅以防野火燎原。從野倫的年紀和經驗,不難理解他如此警覺。

在他們的結盟關係裡,野倫負責出腦、尼基負責出力。野倫就像隻老奸巨猾的狐狸,尼基則是力氣和速度見長。不過,尼基能成功奪權,並實施一些狡詐的權術,也不像是腦袋空空的肌肉男。

p193
Photo credit:開學文化
在勞特(左)的施壓下,正和野倫衝突中的尼基,只好對這位結盟夥伴伸出手、咧嘴露齒。野倫和尼基發生衝突時,勞特都會做出兇猛的威嚇舉動,尼基只好停下來,和野倫重修舊好。

野倫和勞特的關係十分緊繃。尼基當上頭領之後,他們從不參拜彼此,還常常「互相」跨過彼此,可以看出支配關係並不存在於這兩隻雄黑猩猩之間。這種張力只發生於尼基剛好出現在附近時,若尼基遠在天邊,野倫不可能會贏過比他強壯的勞特。他們會接近對方,豎起毛髮互不退讓,也不彎腰讓對方跨過。有時,他們甚至會抓住對方,然後又再次鬆手,尖叫著跑去找尼基。野倫會在尼基背後做出騎乘動作,勞特則會在尼基面前參拜他。這一切都發生在一瞬間。野倫和勞特的衝突最後總是這樣:尼基位於中間,野倫緊貼著他。這表示兩隻年紀較長的雄黑猩猩不敢擅自為彼此的關係作主,而要尼基居中協調。這是因為,野倫害怕和勞特打鬥,勞特也怕尼基出面干涉。尼基就像平衡兩隻雄黑猩猩的角色。這種場面一天會發生好幾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