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聲討好、工於心計、建立關係:你所不知道的「黑猩猩政治學」

細聲討好、工於心計、建立關係:你所不知道的「黑猩猩政治學」
Photo credit:開學文化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有時,尼基好像只是個魁儡皇帝,被經驗老到又老奸巨猾的野倫玩弄於股掌間。領導權的基礎不在尼基身上,而在野倫手中。這隻年邁的雄黑猩猩一方面與母黑猩猩結盟,好施壓於尼基,一方面又和尼基結盟,以便制衡勞特。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西方科學家研究動物的社會行為時,向來習慣把焦點放在競爭行為、地域性和支配行為。自從挪威生物學家施滕德魯普—埃貝(Schjelderup-Ebbe)在1922年發現了雞群之間具有啄食次序之後,社會階級就被視為社會組織的主要形式。

許多年來,有關猴子和猩猩的研究也都著重於將個體進行由高到低的垂直排序。除了一群人:日本的靈長類動物學研究人員對於親族和友情較感興趣。他們將個體進行水平區分,個別放在社會連結網絡中。網絡的中心位置以及向外延伸的周邊位置就像中心點與同心圓,而且彼此具有明顯區別。他們有興趣的是其他群體成員對某個成員的接受度高低,而這個成員又屬於哪個親族團體。

廣義來看,西方的研究觀點是以「梯子」來描述靈長類的社會,日本的研究觀點則是將靈長類社會想成一個「網絡」。如果將兩種研究方法視為互補,就能清楚明白為什麼單憑穩定的支配關係,不能完全確保社會的安寧。「水平」發展,如幼兒的成長、社會關係的建立、忽視與破壞,必然也會影響暫時穩定下來的「垂直」要素,也就是社會階級。

p189
Photo credit:開學文化
玩耍是平和且放鬆氣氛的最佳指標。圖為三隻成年雄黑猩猩一起玩耍的情景。由左至右是尼基、勞特和野倫。

這就是為何社會階級穩定之後,並不表示整個社會停止流動、沒有變化。此外,支配關係必須經過不斷的驗證。社會階級建立好後,並沒辦法自我維持。野倫、勞特和尼基的三頭關係永遠都是搖搖欲墜,隨時可能再次墜入動盪不安的局勢。三頭關係的成員之間,彼此的支配關係差異不大,因為權力隨時都有可能移轉。可能出現的狀況還是一樣:一方面是衝突或和解二者擇一,另一方面則是形成結盟或遭到孤立。

以下簡短描述1978到1980年尼基取得權力之後的局勢。雖然彼此的關係看似十分緊張,但卻相對少見暴力衝突。雄黑猩猩之間的隔離干預、威嚇舉動以及參拜行為每天都會發生,但往往一整天下來也不會有任何重大衝突,遑論真正的打鬥。

分而治之

野倫的行為讓人困惑。尼基回到社群之後,野倫原本表現得相當友善。但是不到一個星期,態度就完全改變。尼基如果做出威嚇舉動,他會尖叫以示抗議。他常動員整群黑猩猩對抗尼基,並保護被尼基欺凌的對象。野倫正破壞尼基的地位,雖然這地位當初是靠野倫才得到的。

最初幾個星期,勞特熱情地支持野倫,但很快就失去興趣,這也不叫人意外,畢竟勞特又撈不到什麼好處。野倫最不能忍受的,就是其他黑猩猩沒經過他同意就對抗尼基。勞特偶爾會威嚇尼基,甚至攻擊他,這時野倫又會轉而支持尼基。野倫難以捉摸的善變行為排除了勞特重返上位的可能性。但是勞特可沒那麼好利用,他對野倫的態度也逐漸從積極的支持者轉為中立的同情者。

雌黑猩猩也愈來愈不支持野倫。然而,幾乎可以肯定這是尼基系統性的操作手段:尼基總是一個個輪流處置那些先前在衝突中對抗他的黑猩猩。每次衝突結束,和野倫和解過後,他都會處罰那些和野倫站在一邊的母猿。不過,他通常是過了半小時才這麼做。就連只是遠遠對著尼基吠叫的母猿也得受罰。這種報復政策有時候會導致雌黑猩猩重新結盟對抗自己。但整體來說,確實起到嚇阻的作用。

p191
Photo credit:開學文化

結盟分析:從黑猩猩干預衝突的狀況,可以看出結盟關係是否存在。圖中的例子顯示了野倫對於尼基所參與的衝突抱持著何種態度,雌黑猩猩和幼年黑猩猩對於野倫所參與的衝突又持什麼態度。   

第一個例子中,野倫的態度變化很大。從地位遭受威脅到勞特奪權這段期間,他對尼基抱持支持的態度。和新頭領勞特發生衝突時,他仍站在尼基這一邊,因此尼基才能奪取勞特的位置。尼基上位後,野倫卻開始支持尼基的對手,可是過沒多久,他又轉而支持尼基。   

身為頭領的野倫遭到挑戰之後,整個黑猩猩社群都支持他。但可以看出他所獲得的支持愈來愈少,最後變成支持與對抗他的黑猩猩各佔一半。第二次權力競逐後,野倫重獲雌黑猩猩和孩子的支持。之後,黑猩猩社群對他的態度比對另外兩隻年長的雄黑猩猩還要正面。

愈來愈多雌黑猩猩保持中立,使野倫得單獨面對與尼基的衝突。除此之外,勞特也開始對野倫施加壓力。每當野倫和尼基發生衝突,他就開始做出威嚇舉動。唯一能夠擋下勞特的辦法,就是和尼基團結。尼基年輕力壯,野倫不可能打得贏,只能先臣服尼基,要不就是打破他們的結盟關係,但後者肯定會讓勞特奪回權力。

1978年七月底,野倫終於向尼基表示臣服。自此以後,他和尼基便形成了強大的連結。他們的結盟關係十分長久,雖然在接下來的數年內,雙方時不時仍會爆發衝突。遇到這種狀況,勞特的威脅又會迫使他們停止衝突,趕緊和解。勞特的威嚇舉動和攻擊行為造成社群的混亂,只有野倫和尼基聯手,才能恢復平靜。

野倫和尼基結盟時,幾乎做什麼都在一起。一起坐著、一起走路、並肩做出威嚇舉動、共同控制勞特的孤立狀態,不讓勞特與地位較高的雌黑猩猩以及丹弟有所接觸。在這些時候,野倫總是鼓勵尼基,就像他的顧問。例如,三隻年紀較長的雄黑猩猩一起坐在樹蔭底下,此時丹弟走了過來,坐在勞特旁邊。野倫立刻察覺這個狀況,對著尼基發出一連串的短促喘氣聲,想吸引他的注意。尼基抬起頭,野倫便朝丹弟和勞特的方向點點頭。尼基跳了起來,短暫騎乘野倫之後趕跑丹弟。類似事件經常發生,讓人看到野倫對潛在的危險因子有著敏銳的洞察,比夥伴更了解某些事端得預先撲滅以防野火燎原。從野倫的年紀和經驗,不難理解他如此警覺。

在他們的結盟關係裡,野倫負責出腦、尼基負責出力。野倫就像隻老奸巨猾的狐狸,尼基則是力氣和速度見長。不過,尼基能成功奪權,並實施一些狡詐的權術,也不像是腦袋空空的肌肉男。

p193
Photo credit:開學文化
在勞特(左)的施壓下,正和野倫衝突中的尼基,只好對這位結盟夥伴伸出手、咧嘴露齒。野倫和尼基發生衝突時,勞特都會做出兇猛的威嚇舉動,尼基只好停下來,和野倫重修舊好。

野倫和勞特的關係十分緊繃。尼基當上頭領之後,他們從不參拜彼此,還常常「互相」跨過彼此,可以看出支配關係並不存在於這兩隻雄黑猩猩之間。這種張力只發生於尼基剛好出現在附近時,若尼基遠在天邊,野倫不可能會贏過比他強壯的勞特。他們會接近對方,豎起毛髮互不退讓,也不彎腰讓對方跨過。有時,他們甚至會抓住對方,然後又再次鬆手,尖叫著跑去找尼基。野倫會在尼基背後做出騎乘動作,勞特則會在尼基面前參拜他。這一切都發生在一瞬間。野倫和勞特的衝突最後總是這樣:尼基位於中間,野倫緊貼著他。這表示兩隻年紀較長的雄黑猩猩不敢擅自為彼此的關係作主,而要尼基居中協調。這是因為,野倫害怕和勞特打鬥,勞特也怕尼基出面干涉。尼基就像平衡兩隻雄黑猩猩的角色。這種場面一天會發生好幾次。

尼基的權術還有一個面向,那就是他無法容忍另外兩隻雄黑猩猩待在彼此身邊,這也是理所當然。如果他發現野倫和勞特坐在一起或有所接觸,就會去他們面前做出威嚇行為,直到兩隻分開為止。尼基的干預行為非常堅定,而且幾乎不曾失敗。他可說是完全禁止兩隻公黑猩猩有任何往來。野倫和勞特顯然知道這個規定,因為他們只在極為謹慎的情況下,才會打破規則。有一次,我看見他們趁尼基睡覺時互相梳毛。他們運氣不錯,梳了五分鐘之久,還一直輪流注意尼基,就像一群頑皮的孩子翻過果園偷摘水果,派一名把風的注意農夫的行蹤。尼基一睜開眼,勞特就默默走掉,完全沒有回頭看,以免引起尼基的注意。

p194-1
Photo credit:開學文化
尼基(左)坐在勞特和野倫面前,毛髮豎起。
p194-2
Photo credit:開學文化野倫走掉,尼基開始做出支配的動作。
野倫走掉,尼基開始做出支配的動作。
p194-3
Photo credit:開學文化尼基跨過勞特,成功完成隔離干預。
尼基跨過勞特,成功完成隔離干預。
共同統治

尼基地位穩固。野倫、勞特及社群中其他成員都會參拜他,因此他是黑猩猩社群的正式頭領。可是,他的領導地位仍舊少了一點什麼。雌黑猩猩常激烈反抗尼基,不太願意服從。他不受到愛戴,臣屬也沒真正認同他的權威。雖然黑猩猩會參拜他、替他理毛、順從他,但態度卻不像對前兩位頭領那樣理所當然。黑猩猩成員對他的畏懼遠多於尊敬。

勞特搖身一變成為輸家的支持者。他深受雌黑猩猩支持,贏得極高的敬意,使得她們參拜勞特的頻率比參拜野倫還多。我先前是這樣解釋這些發展的:頭領必須維持秩序,才能換取整個社群的支持與尊敬。同樣的現象也發生在第二次的權力更替後,但這次卻有很大的不同。因為擁有這些屬性的並不是頭領。捍衛和平並因此博得眾猿尊敬的,不是尼基,而是結盟夥伴野倫。

野倫才是負責維持治安的。倘若不算進他和尼基多次干預彼此參與的衝突,我們發現,野倫支持輸家的比例為82%,而尼基只有22%(計算範圍:1978到1979年)。雖然成為頭領,尼基仍然支持贏家。尼基剛爬上高位時,野倫曾經激烈對抗他,讓他無法掌握實權。例如,當這位年輕的頭領豎起毛髮,打算干預或是正在干預兩隻雌黑猩猩的衝突時,野倫就會馬上趕走他。有時,兩隻雌黑猩猩還會一起幫忙趕跑尼基。野倫會這麼做,很有可能是不想讓尼基擔任維持治安的角色。因此,一直到了1979年,尼基都還無法獲得完全的控制權。

p197-1
Photo credit:開學文化
三頭關係的典型狀態:尼基(中)替結盟夥伴梳毛,而勞特則單獨坐在不遠處。
p197-2
Photo credit:開學文化
勞特無法反抗野倫和尼基的聯手行動。他因為替大媽梳毛而被野倫和尼基趕跑,只能無助地朝他們丟沙子。

整個黑猩猩社群都尊敬野倫。雌黑猩猩和小孩參拜野倫的頻率幾乎是對尼基的三倍多以及對勞特的五倍多。野倫和尼基一起做出威嚇舉動之後,會肩並肩走向坐著的黑猩猩群。低階成員通常會站起來參拜野倫,並親吻他,但卻完全無視尼基。

有時,尼基好像只是個魁儡皇帝,被經驗老到又老奸巨猾的野倫玩弄於股掌間。領導權的基礎不在尼基身上,而在野倫手中。這隻年邁的雄黑猩猩一方面與母黑猩猩結盟,好施壓於尼基,一方面又和尼基結盟,以便制衡勞特。這樣看來,野倫似乎打算捲土重來。勞特雖然奪走他當初享受到的支持與尊敬,但是現在透過把年輕小子推上前線,野倫似乎再度奪回了這兩樣東西。

p198
Photo credit:開學文化

對頭領表示敬意的圖表:要看社群中的高階成員有多受到尊敬,可從被參拜的頻率計算出來。這張圖表根據數千筆的紀錄繪製而成,顯示了雌黑猩猩和小孩在1974到1979年之間,對三位年長的雄黑猩猩一共表示了多少敬意。每段期間的參拜次數都以100表示。雄黑猩猩之間互相參拜的行為沒有包含在內,雖然這些行為也構成了階級排序的標準:地位最高的頭領就是受到其他成年雄黑猩猩參拜的雄黑猩猩。   

1974年和1975年,野倫接受成員參拜的頻率將近100%。1976年,因為遭到勞特挑戰,野倫被參拜的頻率降低。勞特掌權時,野倫不再是最常受到參拜的雄黑猩猩,但是勞特被奪權後,野倫所受到的敬意又再次提升。因勞特下台而獲得最大好處的,不是新頭領尼基,而是他的結盟夥伴野倫。幾年之內,尼基受到參拜的頻率漸漸變高。1980到1981年,他所得到的敬意與頭領一般所應該得到的差不多。

這樣的構圖並非全然正確。為了捲土重來,野倫犧牲很多。雖然尼基的確沒有一直處於支配野倫的地位,但是他仍強大到能讓野倫參拜他。如果野倫拒絕承認尼基的地位(尼基當上頭領的前幾個月野倫的確如此),雙方就會爆發嚴重衝突,結盟關係便可能瓦解。尼基雖然依賴野倫,野倫也一樣依賴他。此外,尼基因為地位崇高,所以享有性特權,這在下一章就會看到。尼基居上位,而野倫則是扮演控制社群的角色,擁有相應的權力。

p199
Photo credit:開學文化
野倫不只最常受到參拜,而且不需特別表示,也會有黑猩猩來參拜他。就連躺著睡覺,雌黑猩猩也會走過來,主動對他表示敬意。右為歐爾。

擔任頭領對尼基來說並不是件單純的事。相較之下,出於雌黑猩猩的相挺,野倫和勞特昔日的權力範圍極大。尼基就不同了,他就像站在另外一隻黑猩猩的肩膀上,而且那隻黑猩猩有自己的野心。接踵而來的問題,在人類世界裡也經常上演。馬基維利就曾寫到這類頭領相對失權的狀況。以下的內容引用自《君王論》(The Prince),我們若將「貴族」改成「地位較高的雄黑猩猩」、「百姓」改成「雌黑猩猩與小孩」,就能發現尼基的「君王之權」確實和先前兩位頭領的「君王之權」大不相同:

「在貴族的支持下獲取的君王之權,要比在百姓的支持下獲取的君王之權更難維繫,因為君王身邊的這些貴族會自以為與他平起平坐,因此君王很難按照自己的意願治理他們。」

書籍介紹

《黑猩猩政治學:如何競逐權與色?》,商周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我們由此所得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德瓦爾(Frans de Waal)出生於荷蘭,1981年定居美國,是知名靈長類動物學家,著力研究靈長類動物行為,同時熱衷於科普書籍的書寫。
譯者:羅亞琪

美國國務卿季辛吉曾說:「權力是最好的春藥。」若你要經營一家公司,就不能不向這群黑猩猩學著點。

黑猩猩社會的運作驅力就是權與色,跟著德瓦爾,學著當一隻黑猩猩,成為「更好的人」。

《黑猩猩政治學》首次出版於1982年,經過四分之一世紀,這本書已被各界視為當代經典。企業界用它來進行新人訓練,美國國會議長更要新進議員同時閱讀《獨立宣言》、《美國憲法》與這本《黑猩猩政治學》。

未命名
Photo credit:開學文化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書摘』文章 更多『政治』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