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聲討好、工於心計、建立關係:你所不知道的「黑猩猩政治學」

細聲討好、工於心計、建立關係:你所不知道的「黑猩猩政治學」
Photo credit:開學文化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有時,尼基好像只是個魁儡皇帝,被經驗老到又老奸巨猾的野倫玩弄於股掌間。領導權的基礎不在尼基身上,而在野倫手中。這隻年邁的雄黑猩猩一方面與母黑猩猩結盟,好施壓於尼基,一方面又和尼基結盟,以便制衡勞特。

尼基的權術還有一個面向,那就是他無法容忍另外兩隻雄黑猩猩待在彼此身邊,這也是理所當然。如果他發現野倫和勞特坐在一起或有所接觸,就會去他們面前做出威嚇行為,直到兩隻分開為止。尼基的干預行為非常堅定,而且幾乎不曾失敗。他可說是完全禁止兩隻公黑猩猩有任何往來。野倫和勞特顯然知道這個規定,因為他們只在極為謹慎的情況下,才會打破規則。有一次,我看見他們趁尼基睡覺時互相梳毛。他們運氣不錯,梳了五分鐘之久,還一直輪流注意尼基,就像一群頑皮的孩子翻過果園偷摘水果,派一名把風的注意農夫的行蹤。尼基一睜開眼,勞特就默默走掉,完全沒有回頭看,以免引起尼基的注意。

p194-1
Photo credit:開學文化
尼基(左)坐在勞特和野倫面前,毛髮豎起。
p194-2
Photo credit:開學文化野倫走掉,尼基開始做出支配的動作。
野倫走掉,尼基開始做出支配的動作。
p194-3
Photo credit:開學文化尼基跨過勞特,成功完成隔離干預。
尼基跨過勞特,成功完成隔離干預。

共同統治

尼基地位穩固。野倫、勞特及社群中其他成員都會參拜他,因此他是黑猩猩社群的正式頭領。可是,他的領導地位仍舊少了一點什麼。雌黑猩猩常激烈反抗尼基,不太願意服從。他不受到愛戴,臣屬也沒真正認同他的權威。雖然黑猩猩會參拜他、替他理毛、順從他,但態度卻不像對前兩位頭領那樣理所當然。黑猩猩成員對他的畏懼遠多於尊敬。

勞特搖身一變成為輸家的支持者。他深受雌黑猩猩支持,贏得極高的敬意,使得她們參拜勞特的頻率比參拜野倫還多。我先前是這樣解釋這些發展的:頭領必須維持秩序,才能換取整個社群的支持與尊敬。同樣的現象也發生在第二次的權力更替後,但這次卻有很大的不同。因為擁有這些屬性的並不是頭領。捍衛和平並因此博得眾猿尊敬的,不是尼基,而是結盟夥伴野倫。

野倫才是負責維持治安的。倘若不算進他和尼基多次干預彼此參與的衝突,我們發現,野倫支持輸家的比例為82%,而尼基只有22%(計算範圍:1978到1979年)。雖然成為頭領,尼基仍然支持贏家。尼基剛爬上高位時,野倫曾經激烈對抗他,讓他無法掌握實權。例如,當這位年輕的頭領豎起毛髮,打算干預或是正在干預兩隻雌黑猩猩的衝突時,野倫就會馬上趕走他。有時,兩隻雌黑猩猩還會一起幫忙趕跑尼基。野倫會這麼做,很有可能是不想讓尼基擔任維持治安的角色。因此,一直到了1979年,尼基都還無法獲得完全的控制權。

p197-1
Photo credit:開學文化
三頭關係的典型狀態:尼基(中)替結盟夥伴梳毛,而勞特則單獨坐在不遠處。
p197-2
Photo credit:開學文化
勞特無法反抗野倫和尼基的聯手行動。他因為替大媽梳毛而被野倫和尼基趕跑,只能無助地朝他們丟沙子。

整個黑猩猩社群都尊敬野倫。雌黑猩猩和小孩參拜野倫的頻率幾乎是對尼基的三倍多以及對勞特的五倍多。野倫和尼基一起做出威嚇舉動之後,會肩並肩走向坐著的黑猩猩群。低階成員通常會站起來參拜野倫,並親吻他,但卻完全無視尼基。

有時,尼基好像只是個魁儡皇帝,被經驗老到又老奸巨猾的野倫玩弄於股掌間。領導權的基礎不在尼基身上,而在野倫手中。這隻年邁的雄黑猩猩一方面與母黑猩猩結盟,好施壓於尼基,一方面又和尼基結盟,以便制衡勞特。這樣看來,野倫似乎打算捲土重來。勞特雖然奪走他當初享受到的支持與尊敬,但是現在透過把年輕小子推上前線,野倫似乎再度奪回了這兩樣東西。

p198
Photo credit:開學文化

對頭領表示敬意的圖表:要看社群中的高階成員有多受到尊敬,可從被參拜的頻率計算出來。這張圖表根據數千筆的紀錄繪製而成,顯示了雌黑猩猩和小孩在1974到1979年之間,對三位年長的雄黑猩猩一共表示了多少敬意。每段期間的參拜次數都以100表示。雄黑猩猩之間互相參拜的行為沒有包含在內,雖然這些行為也構成了階級排序的標準:地位最高的頭領就是受到其他成年雄黑猩猩參拜的雄黑猩猩。   

1974年和1975年,野倫接受成員參拜的頻率將近100%。1976年,因為遭到勞特挑戰,野倫被參拜的頻率降低。勞特掌權時,野倫不再是最常受到參拜的雄黑猩猩,但是勞特被奪權後,野倫所受到的敬意又再次提升。因勞特下台而獲得最大好處的,不是新頭領尼基,而是他的結盟夥伴野倫。幾年之內,尼基受到參拜的頻率漸漸變高。1980到1981年,他所得到的敬意與頭領一般所應該得到的差不多。

這樣的構圖並非全然正確。為了捲土重來,野倫犧牲很多。雖然尼基的確沒有一直處於支配野倫的地位,但是他仍強大到能讓野倫參拜他。如果野倫拒絕承認尼基的地位(尼基當上頭領的前幾個月野倫的確如此),雙方就會爆發嚴重衝突,結盟關係便可能瓦解。尼基雖然依賴野倫,野倫也一樣依賴他。此外,尼基因為地位崇高,所以享有性特權,這在下一章就會看到。尼基居上位,而野倫則是扮演控制社群的角色,擁有相應的權力。

p199
Photo credit:開學文化
野倫不只最常受到參拜,而且不需特別表示,也會有黑猩猩來參拜他。就連躺著睡覺,雌黑猩猩也會走過來,主動對他表示敬意。右為歐爾。

擔任頭領對尼基來說並不是件單純的事。相較之下,出於雌黑猩猩的相挺,野倫和勞特昔日的權力範圍極大。尼基就不同了,他就像站在另外一隻黑猩猩的肩膀上,而且那隻黑猩猩有自己的野心。接踵而來的問題,在人類世界裡也經常上演。馬基維利就曾寫到這類頭領相對失權的狀況。以下的內容引用自《君王論》(The Prince),我們若將「貴族」改成「地位較高的雄黑猩猩」、「百姓」改成「雌黑猩猩與小孩」,就能發現尼基的「君王之權」確實和先前兩位頭領的「君王之權」大不相同:

「在貴族的支持下獲取的君王之權,要比在百姓的支持下獲取的君王之權更難維繫,因為君王身邊的這些貴族會自以為與他平起平坐,因此君王很難按照自己的意願治理他們。」

書籍介紹

《黑猩猩政治學:如何競逐權與色?》,商周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我們由此所得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德瓦爾(Frans de Waal)出生於荷蘭,1981年定居美國,是知名靈長類動物學家,著力研究靈長類動物行為,同時熱衷於科普書籍的書寫。
譯者:羅亞琪

美國國務卿季辛吉曾說:「權力是最好的春藥。」若你要經營一家公司,就不能不向這群黑猩猩學著點。

黑猩猩社會的運作驅力就是權與色,跟著德瓦爾,學著當一隻黑猩猩,成為「更好的人」。

《黑猩猩政治學》首次出版於1982年,經過四分之一世紀,這本書已被各界視為當代經典。企業界用它來進行新人訓練,美國國會議長更要新進議員同時閱讀《獨立宣言》、《美國憲法》與這本《黑猩猩政治學》。

未命名
Photo credit:開學文化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