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構監獄】想交保?先過我這關:出庭前的訴狀檢查

【解構監獄】想交保?先過我這關:出庭前的訴狀檢查
Photo Credit:林文蔚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被告乙接腔:「我們穿這身長得像鹹菜的出庭服,怎麼看都像有罪,你這樣連鬍子都不刮,法官看了大概會當庭抓你去槍斃。」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起床號響起,為一天拉開了序幕,看守所的被告們整理好寢具後就在房內排排坐,待逐房點完名,才各自到厠所盥洗。 房外的我向中央台報完人數後,提醒值班主任早點派人送鑰匙過來。 待鑰匙和提單送到,我核對著桌上的名條,順手把出庭被告的房號註記上去,以方便等一下開出庭的被告們出房。

才剛打完飯菜,提帶的同仁就現身了,我一個個開房,被告們著內褲赤著腳用最快的速度穿上出庭服和功夫鞋。「出庭可要吃飽一點。」我說。

「唉!吃不下,扒兩口而已,看今天能不能拼個交保。」被告甲答。

「打個鼓比較實在。」被告乙說完,望向提帶的同仁,同仁對他點點頭表示還有時間。

「誰要?」雜役一問,被告們個個都舉手,我摸出抽屜裡的打火機,菸一一點著後,頓時煙霧迷漫。「歐吉桑!你怎麼鬍子不刮一下?」同仁對著最後出房的被告丙喊。

「沒關係啦!反正今天一定會交保,回去再刮啦!」被告丙樂觀地回答。

「歐吉桑,你太天真了。」被告甲說:「法官才不會那麼好心咧!」

「對呀!」被告乙接腔:「我們穿這身長得像鹹菜的出庭服,怎麼看都像有罪,你這樣連鬍子都不刮,法官看了大概會當庭抓你去槍斃。」被告丙聽得被一口煙嗆到:「咳咳咳......呸呸呸!年輕人怎麼一點口德都沒有!就跟你說我是冤枉的!冤枉的你不懂!」

出庭服
Photo Credit:林文蔚
在監獄裡為了管理方便,在囚或是出庭,都規定制式服裝,出庭服則被客戶們笑稱為「鹹菜干」。

「刮不刮都是個人自由,出庭前別開這種玩笑。」我說:「要帶文件出庭的,東西拿過來檢查一下。」 被告丁把約莫五六張的手寫訴狀遞了過來,我大略翻了下,確定沒有夾帶其他東西,就把訴狀還給他。同仁見狀眉頭一皺:「老弟,你這樣檢查被長官看到可就麻煩了。」

「為什麼?」我問。

同仁指著桌上貼的紅字條說:「你可別忘了這個。」

奉長官諭(103.02.10):

禁見被告或一般被告出庭或律見攜出訴訟文件時,請值勤(夜勤)主管在審閱時要加強落實檢查。不得有加註與案情無關之文句。

「這很怪,」我接著說道:「記得98年大法官解釋後羈押法有修正,法務部還特別行文給各監所,說對收容人攜帶出庭或給律師的資料,只要檢查有沒有夾藏違禁品,而且檢查方式要以『開拆而不閱覽』為原則【1】,這還特別宣導過。長官的規定不僅背道而馳,豈不還違憲違法?」

同仁苦笑:「在我們監所,大法官哪有長官大?你呀!還是小心一 點好!」

被告丙:「嘿呀!超越憲法的官在監所裡可多著呢!」眾人大笑。

隔天上班,赫然發現被告丙苦著臉。「歐吉桑,你怎麼啦!」我問。

同房的被告乙搶著回答:「不就是沒交保咩!沒關係啦!我陪你!」

被告丙:「你不要煩啦!報告主管,我要借刮鬍刀。」

看守所1
Photo Credit:林文蔚
看守所內早晨,當天案件有開庭、需出庭的客戶,需要集合後檢查訴狀是否有夾帶違禁品。

【1】司法院大法官於98年作成釋字第654號解釋,為了保障受羈押被告訴訟上之防禦權、秘密通訊權,原羈押法23條第3項及第28條違憲並定期失效,受大法官釋字654號解釋影響,增訂羈押法第23條之1:

被告與辯護 人接見時,除法律另有規定外,看守所管理人員僅得監看而不與聞。為維謢看守所秩序及安全,除法律另有規定外,看守所得對被告與其辯護人往來文書及其他相關資料檢查有無夾藏違禁物品。前條第一項規定,於辯護人接見時準用之。

第二項的規定即是採取所謂「開拆而不閱覽」的方式為檢查原則。

依98年5月18日法矯決字第098002046號函新增羈押法第23條之1規定辦理,被告與其辯護人接見時,值勤人員僅得監看而不與聞。對於收容人攜帶與其辯護人往來之文書及其他相關資料,如狀紙、筆錄、起訴書或判決書等案卷,仍有檢查有無夾藏違禁物品之必要,依「監看而不與聞」之精神,以「開拆而不閱覽」方式,方得提交律師參研。

檢查訴狀完整版
Photo Credit:林文蔚
負責檢查訴狀的人員,檢查的重點在於是否夾帶違禁品,規定也以開封但不閱讀為原則,然而實務上則有許多上層的壓力,不得不的規定。

監獄辭典

提單

監所裡提帶收容人必須經過核可,由中央台指派給任務管理員並發給提帶,管理員憑單提人,各單位依單放人。

中央台

即勤務中心,負責勤務派遣、收容人身份核對、人員物品檢查、人數掌控、警急應變等等。

出庭服

由各監所自行採購運動服做為出庭服裝之用,在台灣收容人並不能穿自己的衣服出庭,不過陳水扁總統是例外。

主管

監所管理員在監所裡的俗稱。

責任編輯:曾傑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