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輯】烏坎村5年「民主試煉之路」:中國不解決問題,是解決發現問題的人

【圖輯】烏坎村5年「民主試煉之路」:中國不解決問題,是解決發現問題的人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2011年爆發的「烏坎村事件」成了中國首次民主抗爭而產生的民主實驗,事隔5年後抗爭再度爆發,而這次中國政府捲土重來後,已經不可同日而語了...

中國廣東省陸豐市警方在19日公布,烏坎村前村委會主任林祖鑾前妻的弟弟楊少集,已投案自首。楊少集之前被控涉嫌犯下「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交通秩序」等罪行。

烏坎村民自6月底以來持續遊行,抗議廣東汕尾陸豐市當局以涉嫌收賄為由逮捕「民選」村主任林祖鑾(又名林祖戀)。

甚至在林祖鑾被捕之前,72歲的他竟提前十日,於6月10日與妻子楊珍立約離婚,並於12日將文本照片公布在微博上:

兩人「自願脱離夫妻關係」,「家庭成員今後的稱呼是朋友、鄰居」,就算以後林祖鑾暴屍野外「也不用埋修」,而楊珍則「自願自生自滅,絕無怒言」,兩人「絕不後悔」,簽字畫押。

9月8日,林祖鑾在廣東佛山市禪城區人民法院受審,因《受賄罪》等被判監3年1個月。消息傳出後,烏坎村民發起罷工罷市,聲援林祖鑾;警方13日凌晨進村逮捕13名村民後,雙方爆發激烈衝突。

13日之後,警方懸賞每人10萬元通緝楊少集、魏永漢、蔡加蝦、劉漢釵與洪永忠五名村民。村內更傳出消息,警方懸賞2萬元人民幣抓捕任何在村內採訪的記者...

2011年爆發「烏坎村事件」後,烏坎村就成了中國首次民主抗爭而產生的民主實驗(某種程度是被逼出來的),而中國官方只稱之為「群體事件」,事隔5年後抗爭再度爆發,而這次中國政府捲土重來,已經不可同日而語了...

就讓我們一起回顧烏坎村的「民主試煉之路」:

2011年以來,烏坎村民委員會在當地居民不知情的情況下陸續轉讓3,200畝農用土地,賣地款項達七億多元人民幣,而補助款每戶只有550元。

其中村民委員會此前已經轉讓給豐田畜牧場的一塊土地,存在跟房地產開發商洽談合作以及轉讓土地的問題,而取得村民土地使用權準備興建的開發商為祖籍烏坎的港商陳文清,他於1980年代成為香港的廣東海陸豐商會會長,同時也是廣東省人大代表。

烏坎居民中有二十幾位青年從2009年6月21日至2011年3月底之間十數次組織村民代表到陸豐市信訪局以至廣州的廣東省信訪局上訪【註】均無果,此舉引起村民蘊釀了往後烏坎村事件。

中國每年民眾集體維權的群體性事件多達十餘萬起,其中強行徵地與補償不足引發的群體事件佔到了6成左右。學者于建嶸2010年曾表示,土地問題已佔全部農村群體性事件的65%,而土地糾紛有以下幾種:一是不經農民同意強迫徵地,二是補償過低,三是即使補償低還發不到農民手中,四是補償款被貪污挪用。

RTR2RPOJ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2011年9月21日,兩、三千名村民手持橫幅前往開發地、村內存在土地爭議的企業、村委會以及市政府遊行請願,一度封堵公路,當天政府沒有表態,在政府人員出走之下,村委會辦公大樓也是人去樓空。

9月22日上午,上百多名武警特警嘗試進駐村內以武力驅散正在集會的市民,警民發生激烈衝突,十多人受傷,包括兩個兒童被打至重傷。村民情緒激動下圍攻村口附近的烏坎邊防派出所,並向內投擲石塊、竹枝和敲打並推翻停在門外的警車,導致十多名警察受傷,最後警方施放水砲驅散村民並拘留了4個人。

9月23日早上,村民再度聚集烏坎邊防派出所外,要求釋放被拘留村民,及交代徵地賠償問題。

9月24日,由全體村民推選的15位代表與陸豐市和東海鎮多次溝通並向政府提出三項訴求:

  1. 查清烏坎村改革開放以來土地買賣情況
  2. 查清村委換屆選舉情況
  3. 公開村務、財務狀況

而陸豐市委常委、常務副市長邱晉雄代表回覆,「市、鎮兩級將組成強而有力的工作組進駐烏坎村,調查核實村民代表提出的問題」。

9月26日,工作組進入烏坎村,每7天公布一次工作進展,此外還要求村民代表配合政府工作,以及絕對不能組織過激行為等。但工作組使終沒有真正開展調查,鎮政府委派至烏坎的黨委代書記陳潤基與陳文清為舅侄關係,加上之前歷次上訪均無下文,村民對此並不信任。

9月29日,在村民見證之下,以姓氏規模比例推舉出117名有投票權的村民代表,其內再由每個姓氏挑出一人,共38位候選人,再在其中選出「烏坎村村民臨時代表理事會」13名成員,結果由林祖鑾任理事會顧問,理事長楊色茂(78票),副理事長張德家(73票)、薛錦波(63票)、孫楚浩(63票)。

理事成員還包括:黃金奇、莊漢碧、蔡禮綢、曾昭亮、李永平、林水清、劉水森、洪銳潮、張建城,以其為核心成員帶領村民發起示威遊行。理事會的職責在於監督與配合陸豐市政府的調查工作,其後召集村民發起村民大會;財政來源來自於向村民募捐款項,每筆捐款與支出都在村內主要廟宇張貼公開。

RTR2RR77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12月9日,汕尾市委書記鄭雁雄、陸豐市委書記楊來發、市長邱晉雄公告烏坎村「9‧21」事件的處置情況,將東海鎮黨委對存在違紀問題的烏坎村黨支部書記薛昌、副書記陳舜意予以免職處理,並進行了立案查處。

陸豐市市長邱晉雄表示:村民關心的財務審計問題、土地問題、村委會選舉問題、扶貧助學與豐田畜產有限公司污染問題五大項訴求已全部獲處理與落實。

但是,同日公安部門把「村民臨時代表理事會」副會長薛錦波,還有張建城、洪銳潮、莊烈宏、曾昭亮五人拘捕,把「烏坎村村民臨時代表理事會」「烏坎村婦女代表聯合會」定性為非法組織並取締。

12月10日,烏坎村民因為不滿政府解決事件的手法,再度舉行集會活動,其中有人高舉寫有「反對獨裁」「還我人權」「開放全國選舉」「還我耕地」「打倒官商勾結」「打倒貪官」「反對做假事」「反對造假人」等橫幅。

大批手持盾牌的武警和防暴警在烏坎村口附近之豐田蓄牧場戒備;當時村民與警方曾爆發衝突,民眾於當天中午陸續散去。

12月11日,凌晨4時再起衝突,汕尾市政府聲言要嚴懲集會組織者,並以武警嘗試強行進村,清除進村路障,受到村內近萬名村民強烈抵抗,於清晨七時撤退,雙方自該天起在村口設置路障,陸豐警方檢查進村人士,禁止外來車輛或糧車進入村內。烏坎村民則對一些拿不出記者證或身份有可疑的人士查問,以防政府人員混入村內,但歡迎外國或香港記者進入。

12月11日,陸豐市聲稱「犯罪嫌疑人薛錦波,在汕尾市看守所羈押期間(第三天),突感身體異常,被緊急送往汕尾市逸揮基金醫院搶治。經持續搶救無效,在當天上午11時許宣告死亡」。汕尾市逸揮基金醫院亦稱「死亡原因為心源性猝死,已初步排除其它死因。」

12月13日,汕尾市人民檢察院表示,檢察機關委託中山大學法醫鑒定中心對薛錦波的死因進行第三方鑒定:

  1. 死者頸項部、背腰部及四肢背側未受壓部位的廣泛紫紅色改變,為屍斑
  2. 雙手腕、膝關節等部位見局限性瘀斑,且對稱,損傷程度輕微
  3. 體表其餘部位未見明顯外傷,未觸及骨折徵
  4. 屍斑顯著,口唇、指甲床紫紺,符合猝死的一般病理改變

但同日,薛錦波女兒薛健婉在殯儀館認屍時,她形容其父的遺體狀況:「我爸眼睛閉著,嘴巴張開,胸部破損,到處都是瘀青,手都腫了,手腕瘀青,有傷,大拇指明顯倒過來變形了,斷了的樣子,額頭、下巴都破皮出血,鼻孔裏也有血,都乾了,脖子整一圈都是黑色的。臉和身上其他地方顏色都不一樣,發青發紫,都是黑的,頭上腫了一個大包。背部有很多被腳踢過、踩過傷痕,靠近肺的地方腫了一個大包。膝蓋一直到腳腕都是瘀青、破皮、浮腫」。她堅稱父親絕無心臟病史,並在全程被監視下進行,不能對其拍照,手機也全部被沒收。

而在同一天被刑事拘留的張建城在12月22日下午被釋放後,向記者講述在看守所關押期間連續31小時(於9日下午3時至10日晚上10時)被審問情況提到薛與他一起被審問,薛比他早他兩小時完成審問(即估計有29小時),張建城稱親眼看到薛被四人從監房內抬出,當時還聽到有人說薛「全身都是黑的」,張叫了薛十多聲但沒有回應。

自薛錦波離世那一天起,村內臨時委員會在村委會附近的舊電影院門前設立薛的小靈堂,村民每天都聚集於此悼念薛錦波。

RTR2VEOJ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12月15日,村民大會上烏坎村民說,現在就算是廣東省政府的官員也不可信,並要求中央政府介入調查,而陸豐市政府則警告,將嚴懲為首煽動村民鬧事之人。

12月17日,村民大會中要求當局在5天內交出薛錦波的屍體,否則準備到陸豐市政府遊行示威。

12月18日,雙方對峙之下,警方採取封村、斷水、斷電、斷糧等方式,糧車不許進入,漁港也被封鎖,漁民無法出海捕魚,有村民表示怕被當局抓捕,男丁不敢出陸豐市區採購糧食,孩子生病也不敢帶其出市區看病。

12月19日,市委書記鄭雁雄提出讓步方案,包括保證軍警不會強行入村。

但他公開說道:「做幹部不容易,手段一天比一天少!」「你以為請武警不用錢嗎!」「對著幹沒有好下場,怎麼收場?」,更稱村民接受境外媒體報道是「借外力打自己兄弟」,又說「有問題不找政府,找幾個爛媒體!」

不過當天周邊21條村的政府領導,突然集體入村「了解情況」,下午二時,烏坎代表臨時理事會發起集會,號召翌日再度遊行,要求當局釋放三名被拘留代表並歸還薛錦波遺體。楊色茂即場號召100名年輕人成立維安隊,另募集500人作預備隊。

RTR2VFQJ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12月20日,汕尾市官方代表進烏坎村,烏坎代表臨時理事會向政府代表提出多項要求以換取取消遊行,其中包括停止與收回涉及以前不合法的土地買賣,由政府賠償被徵地者損失,未來開發前先徵求村民意見,另給陸豐政府五天時間交還薛錦波遺體。

廣東省委副書記朱明國也稱群眾的主要訴求合理,大多數群眾過激行為是可以理解和原諒,提出村內只要不再組織與政府對抗,不會進村抓人,而林祖鑾和楊色茂等組織者用實際行動悔過自首和爭取立功,政府可考慮從寬處理,不抓捕。

12月21日,林祖鑾與朱明國及鄭雁雄在陸豐市信訪辦公室會面,沒有媒體在場拍攝記錄,也看不到錄音器材,雙方各派一名筆錄員書面記錄。

鄭雁雄口頭承諾,同意為猝死村民薛錦波再進行死因鑒定;兩天內釋放仍被扣押的三名村民,與承認村民組成的臨時代表理事會身份,並承諾不會秋後算帳,林祖鑾當時對會面結果感到滿意。

朱明國也接受了村民的要求:交還薛錦波遺體;要求安排五家國際著名傳媒機構代表,親驗薛遺體;承認臨時理事會村代表地位。

之後不久,烏坎村召開村民大會,宣布取消原先定於21日下午的遊行,並恢復烏坎村的生產和生活,村民連日來集會遊行告一段落。

而烏坎村民從12月初開始與汕尾警方對峙時,就不斷向外強調「我們只是對土地問題提出抗議,我們是黨員,是團員,請政府和媒體不要再誇張我們的性質」,並表示「對陸豐這些貪官肯定應該嚴懲的,因為他們太貪得無厭。」

RTR2VFK3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12月22日下午三時半,鄭雁雄、陸豐市委書記楊來發、副書記邱晉雄等陪同朱明國進村與林祖鑾在辦公室會談,受數百村民歡迎。

當天中午,被拘留村民張建城被獲釋回村,另外兩位被補者莊烈宏、洪銳潮亦於翌日下午獲釋回村,新華社23日發稿稱「羈押期間能夠主動坦白交代犯罪事實,有悔改表現,並積極配合公安機關查清全案。公安機關依法取保候審。」


很快的,時間來到2012年⋯⋯

1月15日,廣東省陸豐市烏坎村召開黨員大會,省委組織部王葉敏宣布新的村黨總支部正式成立,由民選代表、臨時代表理事會顧問林祖鑾擔任村黨總支書記、村委會重新選舉籌備小組組長,負責領導村委會重新選舉工作,而原黨支部自行解散。

2月1日,於烏坎學校舉行村民選舉委員會推選大會,由全村村民一人一票選出,為保證選舉公平,避免選委會成員參與村委會「既當運動員又當裁判」,參選「村選舉委員會」選民需簽字聲明不參選村委會。翌日公告名單如下:

  • 主任:楊色茂
  • 副主任:孫煥松、洪天彬、張水妹
  • 委員:楊金朝、楊銀橋、李炎森、蔡義濤、吳炳枝、盧本秋、莊漢深

(2月29日的選委會通知公布,楊色茂因參選村委會一職,主動辭去選委主任;主任一職由洪天彬接任,副主任一職由李炎森遞補,委員一職則由陳炎宗遞補。)

RTR2YPTG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黨總支部與村民選委會於2月4日確定,通過村民不記名投票的方式推選村民代表,2月11日選舉,以每15戶一名村民代表為原則,過程大致上與2月1日的選委會推選大會相同。

2月16日,薛錦波遺體正式歸還,但遺體不能按薛家意願土葬,只能被火化。黨總支書記林祖鑾在追思大會上稱薛為一位好夥伴、傑出的烏坎村好鄉賢,愛憎分明、堅持原則、大公無私、光明磊落、團結群眾、品德兼優、深得群眾信任與愛戴。

朱明國帶領工作組的進駐肯定村民訴求合理,村民維護自己合法土地權益行動進入新階段,並稱事跡銘記在烏坎的村史裡,但悼詞中沒提到查明真相、追究責任等問題及其評價,亦沒邀請媒體代表或第三方法醫再對薛錦波遺體進行檢驗。

薛健婉(薛錦波之女)在電話訪問中,對「家屬獲90萬元賠償以換取不再追究當局責任」之傳言表示不想回應,只道:「我祇能一句,希望民主選舉社會能早日到來。其他的事我都不想回應,現時父親的事總算了結,至少我們已經將他好好安葬,令他入土為安」

RTR2VI8R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3月3─4日,舉行第五屆村民委員會重新選舉,選出一名主任、兩名副主任和四名委員與各村小組代表。

選舉前《東方日報》報道村民內部形成溫和派與激進派,後者認為村委會將來持續抗爭以追回被賤賣土地;前者則認為村委會先交接現有的土地和資產,其餘容後再議。

最後,全村8363名已登記選民中,共6812名村民投票與委託投票,投票率81.45%。林祖鑾以6205高票當選主任,楊色茂以3609票當選副主任,其他候選人因得票均不過半數,翌日於同地同時舉行其餘席位之差額選舉

最後洪銳潮(4196票)當選副主任,莊烈宏(4115票)、張建城(3168票)、陳素轉(3604票)、孫文良(2773票)當選委員。

RTR2YRPZ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快轉到2014年⋯⋯

2月初,村代表之一的莊烈宏與妻子到紐約尋求政治庇護。

3月的烏坎村換屆選舉時,原村委副主任洪銳潮及楊色茂兩人,於遭受威脅後堅持參選;3月18日,洪銳潮以涉嫌《受賄罪》被刑拘,後在缺席選舉時(被拘留中)被選為村委副主任。而楊色茂於3月13日以涉嫌受賄被刑拘,後取保候審,同月31日宣布退選。

9月中旬,洪、楊兩家人接到判決書,才知道二人被陸豐市法院以《受賄罪》分別判處有期徒刑四年及兩年。洪銳潮姐姐洪瑞卿認為他們是被冤枉的。

RTX2J58X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2016年,也就是今年年中⋯⋯

端傳媒報導,五年之後,當年的抗爭領袖林祖鑾做了兩屆村官,但卻沒有實力撼動利益關係遠超村莊之外、盤根錯節的土地問題,當年的核心抗爭者楊色茂、洪鋭潮入了監牢,莊烈宏在「秋後算賬」的陰影中乾脆流亡美國,更多抗爭者心灰意冷離開了土地維權之事。

18日凌晨12時許,上身只穿著白色汗衫背心的林祖鑾遭十餘名武警從家中強行帶走。楊珍在與警方衝突時傷及左手臂。其他村民立即敲起象徵起事的銅鑼,試圖阻攔警方,警方隨即調集又十輛警車增援,總出警數達300餘人,並配有警棍、盾牌等防暴裝備。警民雙方在村口對峙,至凌晨3時許,才因大雨而終止。

6月18日清晨,廣東省陸豐市公安局發布消息稱,林祖鑾因涉嫌利用職權受賄,已於被陸豐市人民檢察院立案偵查並採取強制措施。

6月19日早上9點,村民們聚集在林祖鑾家中,用黑色墨水筆在白色橫幅上寫下「921薛錦波被捕後死,618林祖鑾被捕後生死不明」,數百名烏坎村民已經在村中心戲台集合,遊行民眾高峰時達兩千人,從仙翁戲台出發,經金港大道到村口新烏坎市場,再返回戲台。

RTX2HK98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與2011年的遊行不同的是,中國政府並未直接與民眾發生衝突,而是採取了更多暗裏對策。

約350名防暴警、武警,看守在陸豐市公安局烏坎邊防派出所前,但並沒接觸遊行隊伍。更多武警、便衣及交警則早在兩日前進駐村內,數百米長的金港大道兩旁停滿了警用車輛,有武警直接在大巴上輪流歇息,有村民稱總出警數有近2000人。

遊行結束後,大隊臨時決定於20日徵集村民集體簽名,進一步向政府施壓,要求釋放林祖鑾。

「五年後,貪官們更猖獗了,你有多少記者來都不怕,都沒有用,他們知道怎麼應對...」曾走在2011年抗爭第一線、2014年逃往美國尋求政治庇護的莊烈宏說道。

6月20日,汕尾市政府批評國外媒體煽動炒作事件並播放林祖鑾認罪片段,在視頻中片段中,林祖鑾承認自己在民生工程及代表村集體購買資產時收取回扣。

對於當局指控林祖鑾涉嫌受賄,所有受訪村民都表示,不相信。林祖鑾的前妻楊珍亦否認其前夫存在貪污問題,並認為其前夫是被迫認罪的。她亦表示,前夫打電話給她時仍然堅持自己無罪,並敦促村民繼續為被徵用的土地抗爭。

RTX2GVOQ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72歲的林祖鑾被捕之前,於6月10日與妻子楊珍協議離婚。

9月8日,林祖鑾涉嫌「受賄、串通投標、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一案在廣東佛山禪城區法院開庭審理。法院當庭宣判林祖鑾串通投標不成立,《受賄罪》和《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成立,判處有期徒刑3年1個月,罰款20萬元人民幣。

在審判過程中,中國當局在多個路口及法院附近一帶嚴密布防,林家只有三名家人獲准進入法庭,外媒記者被禁止在現場採訪。

9月13日,警察對烏坎村民發動突襲。在黎明前,上萬名警察闖入烏坎村民的家中,官方聲稱「當地村民持續製造謠言」「有13人因擾亂公共安全而被逮捕」。

在村民偷偷拍下的影片裡,可以看到警察闖入家中將人直接帶走:

一名陳姓村民說:「這次是大規模的鎮壓。這些警察追上任何人,跑進他們家,把他們毒打一頓。」

「村民們完全沒有做錯什麼,我們只是想要林祖鑾出來,還有要回我們的土地。但是他們根本不在乎我們有罪還是無罪,他們只是一個勁地打我們...」一位張姓村民說道

從影片中也可以看到大量的警察湧入烏坎村,以及雙方衝突的畫面:

當天,陸豐市警察在官方微博上表示,他們逮捕了13名「涉嫌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交通秩序」的嫌疑人,稱這是「為維護廣大群眾利益,恢復正常的生活秩序」,不過根據村民表示,起碼有70人因為與警察發生衝突而遭到拘留,並形容官方這次是「瘋狂打壓」。

一名黃姓村民告訴記者說,「我們沒有人帶頭,沒有組織。我想政府想做的是抓你十幾人,看你們還敢不敢繼續抗議...」另有村民指出,村內的主要通道仍有特警巡邏,不時搜查民眾住所,村內的店舖大都沒有開門營業,村民不敢外出。

9月14日,中國當局再度強化了鎮壓強度,也封鎖了烏坎村的對外聯繫。警察用全村廣播要村民提供潛藏在村子裡面的「外國勢力(記者)」,提供線索的村民還可以得到2萬人民幣的報酬。

除此之外,警方也以「上傳不實影片」逮捕四名網友,陸續抓補了數名與警方發生衝突的烏坎村民。並在電視上以10萬人民幣的懸賞金通緝其他五名(楊少集、魏永漢、蔡加蝦、劉漢釵與洪永忠)村民,警方表示這些人是組織烏坎村示威的重要人士。

9月19日,陸豐市官方宣布這五人因為受不了「輿論壓力」而通通自首投案。

中國著名作家許知遠談到,「從莊烈宏們最初的上訪算起,烏坎抗爭已經持續了7年,它從悲劇滑向喜劇又再滑向悲劇。它的確不僅是一個村莊的故事,而是中國的另一種縮影。那個談不上自由、僅僅是少許的寬鬆的時代結束了。」

烏坎村的「民主試煉之路」還沒走完,看著最後一張照片,牆上血紅色的大字,似乎格外諷刺⋯⋯

RTR3J9OX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註】上訪,或稱信訪(即「人民來信來訪」的簡稱),是中國特有的政治表達及申訴方式,指的是採用書信、電子郵件、傳真、電話、走訪等形式,向各級政府、或者縣級以上政府反映冤情、民意,或官方(警方)的不足之處,提出建議、意見或者投訴請求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