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台灣選舉都有「金主」操控疑慮,但要體諒「窮黨」生存

香港、台灣選舉都有「金主」操控疑慮,但要體諒「窮黨」生存
Photo Credit: Tyrone Siu /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作者比較台灣與香港「金主」捐錢支持政黨的情況,尤其認為香港法制不完善,應該多體諒「窮黨」免不了要靠金主才能生存,不應過分批評。

很多時候,我們都聽說有金主支持某黨或是某人,都看成是負面事情,或許原因在於政治很難判斷「正邪」,因此,若知道某黨背後有金主支持,便感覺那黨會受金主控制,說他們只為金主做事,某程度上這也是事實。但有些金主並不如想像般醜惡,真心幫助那些人或黨。我相信這跟香港法制影響有關,是迫於無奈之事。

當然,講到這主題我要先講台灣,台灣有了民主選舉達二十多年,從90年代開始,由於政治無可避免涉及利益,以往常被指選舉有黑金政治,因此,大部份金主也被扯上背後有黑幕,事實上又真的被傳媒揭發大家有密切利益關係。一直發展至今,台灣逐漸修改較完善的選舉法,並對這些資金來源有所規範,當然,這方面仍未達到最理想的方案,但是,相比那個時代已經避免了很多貪污情況,一些集團有時借捐錢的機會表示支持某政黨。

台灣很流行一句:西瓜靠大邊。當一個候選人或者政黨有機會贏選舉執政,相信你所收到的政治獻金,數目會很驚人。因此,當我們談到金主的時候,問題依然出現,事實上,過往事例所見,會有不少政治獻金超過法定上限,於是,一些希望表示支持的商家,會以集團單位捐錢再找人相關人士代收。小英總統(蔡英文)今次就下達了一個指引,稱要依法選舉,就是收政治獻金絕不能超過指定數目。老實說,有些「窮黨」所用的選舉經費就只靠捐獻,現在也要小心處理捐款,至少,大家都看不到有誰明目張膽成為小英總統的金主。

在香港,「窮黨」多的是,主要是一些政黨連地辦都沒有,一到選舉必須倚靠籌款。可是,真正參與過選舉就知道,若你要足夠應付選舉經費的話,你只有兩個情況,第一就是有重要金主,第二就是支持者夠多。很粗略的計算,候選人在某區要認真選贏一個立法會議員,約需200萬港元左右,如果你求的是連任,可能會省一點錢,因為據我所知,連任議員可有一次政府支付的郵費。從過往經驗所得,200萬選舉經費不會相差很遠。足見,「窮黨」毫無疑問較吃虧,假如少錢,相當於你不認真選,很容易輸,除非你屬例外,有特別的能力勝出。

200萬對某些中產來說並不是一個大數目,但對一般的市民來說,可能是一生的退休金,若靠散戶的捐款,你要等待他們捐到何時何日呢?因此,很多政黨都會找「金主」幫忙,雖然我沒資格做金主,但我了解金主的用意:我捐助這些錢,原則上我希望得到一些想要的東西,自然會有些政黨被金主利用。不過,一切指控都要有證據,必須明白取得資金的艱難,這屆立法會選舉後,目前有幾位參選人還要面對債項,被逼公開募捐。

我無意批評任何政黨或者任何人,因為很快會公布選舉開支,大家比較之下便一目了然,香港還未有真正的選舉法,所以對於捐錢人士有保密協議,但捐款超過一千元都要記名,所以,才會出現「999」的小額捐款方式。真正金主不會讓政府或者公開給市民知道,相信香港暫時還未有打算認真立法。每次一些政黨活動所得捐款不算正式捐獻,這些錢看來合法,變相捐六千萬給政黨只需寫幾隻字,就認為不算金主了。

責任編輯:王陽翎
核稿編輯:歐嘉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