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饒舌歌手Nas的〈Doo Rags〉一曲探討美國黑人的困境

以饒舌歌手Nas的〈Doo Rags〉一曲探討美國黑人的困境
Photo Credit: NA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長久以來,美國社會體制使年輕黑人自身難保,就算是有地位的非裔美國人也因為政治或種族的因素,而無法獲得平等的對待。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Max Wang

2002年9月Nas發行了《The Lost Tapes》,這張專輯集結了Nas在前兩張專輯《I Am…》及《Stillmatic》中未收錄的12首歌。沒收錄的原因主要有兩個,第一是專輯發行前音樂被外流,如〈Blaze a 50〉、〈Drunk by Myself〉、〈Poppa Was a Playa〉;二來是音樂與前兩張專輯風格不符,《I Am…》及《Stillmatic》這兩張專輯在歌詞、節奏與風格上都較為兇狠,與感性、懷舊、與社會寫實的《The Lost Tapes》相較之下顯得格格不入,於是唱片公司在再三考量之下把這些歌另外集結發行。

《The Lost Tapes》收錄了許多經典如〈U Gotta Love It〉、〈Purple〉、〈Black Zombie〉、〈Poppa Was a Playa〉等等,而今天要討論的主題是〈Doo Rags〉,也是筆者最喜歡的其中一首。

Doo Rags本身是頭巾的意思,遠在蓄奴時代即有許多非裔美國女性使用。九零年代後成為一種街頭潮流。〈Doo Rags〉的曲調非常的優美,拍子也屬於較慢的節奏,不了解歌詞內容的歌迷可能以為這是一首情歌,但事實上,〈Doo Rags〉的歌詞主要是敘述底層黑人的生活與文化,可以說是非常淒美的一首歌。

在第一段Verse,Nas即展現了街頭說書人的功力,運用聽覺、視覺、感覺來讓歌迷感受到當年Queensbridge混亂的氛圍,腦袋彷彿看電影般的呈現出一幕幕的景象。Nas透過文字描述八零年代的事物慢慢的建構出當年的街頭風貌,並寫實地描繪出國宅社區裡年輕黑人的無奈,除了警察槍殺黑人見怪不怪之外,黑人同胞也在自相殘殺。或是描寫盲人靈魂樂歌手Ray Charles雖然眼盲,但心不盲,還透過音樂告訴大家要堅強才能擊敗「惡魔」(極端伊斯蘭教派Five-Percent Nation對於白人的稱呼)。

Homicidal Feds on the blocks where I played b-ball

在我打籃球的社區有想要殺人的警察

That's when I wondered was I here for the cause or because

是因為我出現在這裡,所以會殺人的警察才過來呢?還是因為這裡有會殺人的警察,所以我才來到在這裡?

Cause Ray Charles could see the ghetto

Ray Charles也能看的到這個鳥地方

Was told to stay strong and I could beat the devil

他告訴我要堅強才能打敗惡魔

Cause yo, I used to play Apollo balcony seats

我以前會坐在陽台的椅子上

Watchin niggas swing razors in the front row, then out in the streets

看著街上的黑鬼揮舞著刀,然後消失在路上

在Hook中Nas把過去(1980末)與現在(1990末)做比較,結果發現生活根本沒有改變。一句「Rikers Island監獄的巴士一樣載滿人」,更暗示了監獄還是依然擠滿了人;更進一步說明,根據2010年美國人口普查結果,非裔美國人佔美國人口總數12.6%,但是男性服刑人比率竟高達39.4%,換句話說,監獄裡平均100名男性服刑人就有40名是黑人,比率高的嚇人。

這段Hook最後,Nas用了疑問句「是吧(right)?」來結尾;身為少數不用進出監獄的年輕黑人男性,理論上Nas應該要好好的享受這自由的人生旅程,但其實外頭的日子也不是很好過,黑人男性遭到警察不平等對待的例子如近年來的Michael Brown、Trayvon Martin、Oscar Grant、Eric Garner、Philando Castile…等等不勝枚舉。

The doo rags are back, fitted hats, snorkels and furs

頭巾、棒球帽、毛夾克的潮流又回來了

Rikers Island buses still packed, what's the word?

Rikers Island監獄的巴士一樣載滿人

The drinkers still drinking, or puffing they herb

酒鬼一樣在喝,不然就是在抽麻

And I'm, still enjoying life's ride; right?

而我,繼續享受這人生的旅程,是吧?

第二段Verse描述現今黑人的生活現況,Nas用爬(crawl)來形容在公司上班的黑人,因為升遷的速度遠遠不及於白人;而其他人則是如同裝在桶子(國宅)裡的螃蟹一樣。當一隻螃蟹往上爬,其它螃蟹就會開始扯後腿,最後誰都爬不上去,也就是所謂的「螃蟹效應」(Crab Syndrome)。

第三句的怪獸(beast)網路上有許多解釋,有人認為這隻怪獸與Fugees的〈The Beast〉都是指警察,我個人則認為這隻怪獸應是指政府。至於為什麼Nas要燒邦聯旗?邦聯旗為南北戰爭的產物,是白人優越主義及美國社會分裂的象徵。去年南卡羅萊納州查爾斯頓市所發生的黑人教堂槍擊事件,兇手就曾拍下手持邦聯旗的照片。

There's still a lot of nigga crawling in the corporate offices

還是有許多黑人在大公司裡慢慢的往上爬

War in the ghetto, we crabs in a barrel, they torture us

但是街頭上的我們就像桶子裡的螃蟹,被他們折磨著

They won't be serving the beast too long

他們(白人)不會掌權太久

The murderers wearing police uniforms, Confederate flags I burn

警察都是披著制服的殺人犯,我燒邦聯旗

最後一段Verse,Nas鼓勵受刑的黑人弟兄接受上帝的福音與懺悔自身的過錯,最後希望大家以健康與及時行樂來過生活,因為人生無法倒帶。

From Green to Sing-Sing, I'm wanting y'all to know one thing

監獄裡的朋友們我想要你們了解一件事

The hardest thing is to forgive, but God does

寬恕是困難的,但上帝做到了

Even if you murdered or robbed, yeah it's wrong, but God loves

不管你是殺人還是搶劫,雖然是違法的,但上帝還是愛你們

Take one step toward him, He takes two toward you

朝上帝走一步,他會加倍走向你

Even when all else fail, God support you

就算我們失敗了,上帝還是會幫助你

I done it, got "God's Son" on my stomach

我也是這樣過來了,還在肚上刺了上帝之子

總結來說,《Doo Rags》一曲以過去、現在與未來編排三段Verse,歌詞生動的描寫出了社會底層黑人的生活,並傳達出黑人社群對於政府、警察、體制、政客、白人族群…等等的不信任,也因為無力改變現況,所以只能藉由信仰來獲得自我救贖。

長久以來,美國社會體制使年輕黑人自身難保,就算是有地位的非裔美國人也因為政治或種族的因素,而無法獲得平等的對待。美國美式足球國家聯盟(NFL)舊金山49人隊的四分衛Colin Kaepernick近來因為拒絕為美國國歌起立,而獲得許多美國人的批評,他希望以這種無聲的抗議來為少數族裔發聲,但事實上,多數美國人沒有去正視種族歧視的問題,反倒是批評Colin Kaepernick不尊重國歌,美國共和黨2016總統候選人川普(Donald Trump)也批評Colin等抗議的人應該要滾出美國。

數十年過去了,美國社會存在對黑人族群嚴重的歧視,雖然表面上黑人過得光鮮亮麗,但根深蒂固於白人內心。

責任編輯:孫珞軒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藝文』文章 更多『讀者投書』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