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冷知識】放在《異形》體內的真實人頭,與來路不明的印度「人頭農場」

【電影冷知識】放在《異形》體內的真實人頭,與來路不明的印度「人頭農場」
右為吉格爾,中間面對鏡頭的是年輕的雷利史考特,左為正在吸菸的外星壞蛋。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雖然整部電影觀眾幾乎見不到怪物全貌,但吉格爾在設計這隻令人毛骨悚然的怪物時非常講究細節,還用上了很多觀眾難以置信的零件:包含活的動物或是已死的動物屍骨,以及異形體內最最最離奇的物件——一顆真人頭骨。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已故的瑞士藝術家吉格爾(H. R. Giger)正是電影史上最知名的外星生物《異形》(Alien)之父。

雖然整部電影觀眾幾乎見不到怪物全貌,但吉格爾在設計這隻令人毛骨悚然的怪物時非常講究細節,還用上了很多觀眾難以置信的零件:包含活的動物或是已死的動物屍骨,以及異形體內最最最離奇的物件——一顆真人頭骨。

「我很害怕我腦袋裡的景象」

吉格爾年輕的時候學過建築和工業設計,不過從小就對骨骸、木乃伊更感興趣的他很快就墜入對哥德式藝術的熱愛

他的作品充滿外露骨骸、女體、機械、槍械等令人不安又充滿性慾的元素,可辨識度之高已經有以他為名的所謂「Gigeresque」風格之說。

《異形》的原創編劇歐班農(Dan O'Bannon)回憶起他第一次在巴黎認識吉格爾的場合,吉格爾拿出一些鴉片問歐班農要不要來一些,他婉拒了,並問吉格爾為何需要吃鴉片。

「我很害怕我腦中的景象。」吉格爾說。
「那只是你想像出來的東西啊!」歐班農說。
「正是因為如此,我才更要害怕。」吉格爾答道。

歐班農看過吉格爾的作品集後大為震驚,他此生從未見過比這個更令人害怕又更令人著迷的事物。他立刻向導演雷利史考特(Ridley Scott)推薦,也花了很多時間說服出資的福斯影業同意僱用一個從未有電影經驗的藝術家。

恐懼的原料:蛆、保險套、蛇的脊椎、勞斯萊斯的排氣管

「你還搞不清楚你面對的是什麼怪物對吧?這是完美的有機體。只有牠的致命敵意能完美匹配牠的完美結構。」諾斯托羅莫(Nostromo)號太空船上的科學官艾許(Ash)說。

因為雷利史考特的瘋狂執迷,異形的設計幾乎完全取材自吉格爾1976年的版畫作品《Necronom IV.》裡的形象。但吉格爾仍然電影中的異形增添了非常多不可思議的細節。

吉格爾眼中的異形比較接近一個全身裝甲的人形,關鍵是拿掉牠的眼睛,讓你永遠無法辨識牠是不是正在盯著你。正是這種又近似又陌生的身體結構讓人不知所以地頭皮發麻

包覆在半透明光滑表皮底下、近一公尺長的頭裡面其實暗藏玄機。

一度吉格爾想要在異形的頭裡裝滿了活的蛆,事實上他也真的做了。想像一下特寫畫面中光滑表皮底下萬頭攢動的畫面,絕對是無與倫比的恐懼經驗。可惜,這些蛆在攝影棚高溫之下立刻失去活力、動也不動,劇組只好棄置這個點子

最終,吉格爾仍在異形身上用上了蛇的脊椎、肋骨、保險套、勞斯萊斯的排氣管以及數不清的KY潤滑液等等物件。最後,還有一顆來自真人的頭骨。

Alien 異形
來路不明的真人頭骨

在吉格爾非得要用真人頭骨而非塑膠製品的堅持之下,劇組人員從印度訂購了三顆原本作為醫療用途的人頭。

多年之後記者問到他是不是用真的人頭來製作異形,吉格爾這麼回答:「是的,那是真的人頭。請不要追問我是怎麼取得的。」

「那是我這輩子見過最完美的頭骨。這些頭顱是如此完美,以致於我甚至覺得一定是從活人頭上取下才會這麼完整,每一顆牙齒都還牢牢地固定在上面,一顆也沒少。我印象中大概每顆花了劇組七百美元買的吧。」編劇歐班農在受訪時說到他對那三顆頭顱的深刻印象

奇妙的是當他跟《德州電鋸殺人狂》(The Texas Chain Saw Massacre)導演托比霍伯(Tobe Hooper)聊到這些頭骨的時候,後者還當場告訴他說真的有聽過印度有所謂「人頭農場」的恐怖傳說。

後來歐班農索性把這段印度「人頭農場」的對話放進他自己導演的電影《芝加哥打鬼》(The Return of the Living Dead)的劇本中。更不尋常的是,這段電影中的對話似乎被什麼人注意到了,因為電影上映幾個月後歐班農發現新聞報導說印度政府開始禁止所有醫療用途的人體骨骸出口,以致於美國許多醫學院難以取得真人骨骼,不得不改用塑膠製品替代。

「我心裡始終覺得毛毛的,開始覺得供應這些人頭的印度那兒八成有什麼不合法的勾當!什麼年紀的人會有這麼完美的頭骨跟牙齒?當然是年輕人啊!」歐班農後來說。

另外一顆去向不明的頭骨

這還不是吉格爾傳奇的一生當中最有名的一顆頭骨。

江湖盛傳吉格爾的前女友(一說前妻)、他終生的繆斯女神,也是他所有畫中的女體本人莉托布勒(Li Tobler),1975年在吉格爾家中自殺身亡之後,吉格爾始終收藏著她的頭骨作為紀念。

《異形》女主角雪歌妮薇佛(Sigourney Weaver)曾在訪談中談及他對吉格爾的印象:

他總是一身黑衣,他的妻子也是。我自己曾經幾次和他共進晚餐,和他們夫妻共處總是非常有樂趣。這是我對他的印象。然後我就聽到他收藏前妻的頭顱之類的傳聞。我想他一定有他作為藝術家性格的那一面人格,我想那天晚上跟我共進晚餐的應該不是那部分藝術家人格吧。

另外一個跟他們夫妻深入共處的是特效師強森(Brian Johnson)。他生動地回憶到當年的工作情形:

晚上會大家一起到酒吧放鬆一下。吉格爾會坐在鋼琴旁彈點即興爵士,然後他的女友(後來成為他的妻子)會開始跟我們說各種離奇的故事,比如吉格爾妻子的骨頭就掛在他家客廳之類的故事。

聲稱真的見過這個頭顱的則是「異形」的製作人吉勒(David Giler)。吉勒在受訪時說道:

我們走進吉格爾的房子,到處都是吉格爾的作品、到處都是燭台之類的裝飾。接著我就被告知他已故前妻的頭顱就掛在那個門廊上。

2009年吉格爾被問到這個傳言。他的回答是:

No, no , no! Shit. I'm not mad you know.

2014年,吉格爾因在蘇黎世自家中摔下樓梯,傷重不治,享年74歲。

延伸閱讀

本文經作者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葉郎:異聞筆記 / Dr. Strangenote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藝文』文章 更多『葉郎』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