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炳良被逼認罪,橫洲暗鬥漏口風 元朗一帶長遠與「深圳前海」有關

張炳良被逼認罪,橫洲暗鬥漏口風 元朗一帶長遠與「深圳前海」有關
Photo Credit: 香港電台直播截圖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作者就梁振英、曾俊華基於橫洲事件最新記招,總括一些重要觀察與結論,再延伸元朗一帶發展長遠涉及更多利益,不容忽視。

記招官員暗鬥梁振英,對答流暢卻無法自圓其說

梁振英、曾俊華、張炳良等涉橫洲事件的主要官員已開記招,相信傳媒、大眾早已適應梁振英曖昧不清的表達,懂得盡快辨明記招重大要點在那裡。

梁振英雖然一語帶過他「有拍板」橫洲先建4,000個公屋單位項目,可是他指明運輸及房屋局倡議反對在橫洲建1,7000個公屋單位,他全程又多番要求張炳良交代,當局具體跟橫洲地區人士四次「非正式」游說的詳情。

結果,張聲稱沒有會議記錄,卻表示四次游說之中的三次,都有梁志祥及曾樹和在內,期間張表示當局有表態「不能接受」無法在橫洲建1,7000個公屋單位,可是向上報告梁振英他遭反對後,梁稱最終同意運房局「提議」減建,再經「三司會議」後他作出最終決定。當記者問及新世界去年呈交規劃申請,位置剛好在「楊屋新村、鳳池村及永寧村」綠化帶公屋計劃旁,梁只留下一句:不知道。

張炳良前言不對後語,說法矛盾

不過微妙之處是,張炳良語帶強硬地指出,他在非正式會議表示不能接受減建公屋,但是,及後回應記者提問,又一再解釋橫洲「棕土」牽涉車場、環境等問題複雜,政府無法掌握實情,不知怎樣處理,無法諮詢,自然也無法跟進所謂第二、三期的發展項目。問題來了,如果你「從來」也不掌握橫洲棕土實情,那你「一開始」憑甚麼表示不能接受減建公屋?而且,他回應時儘管提及「第二、第三期」,卻從沒有劃分比例,究竟第二期建多少,第三期建多少?同時又含糊表示沒有放棄其餘13,000個公屋單位,最終他回應只能「變成」長遠發展項目再作打算。

如今確認梁振英黑幕兩大「實情」

另外值得留意的是,梁振英單方面稱決定經過「三司會議」,可是曾俊華卻成功跟橫洲黑幕撇清關係,指事件與他主導的「土地供應督導委員會」無關,督導委員會旨在跟進「可否有足夠的土地達至政府長遠興建房屋的目標」。曾俊華記招期間似幫助張炳良補充一句:我們常常也會同意上司。

事到如今,有一些事我們經已確實:

  1. 曾樹和、梁志祥有參與當局「非正式」會議
  2. 梁振英拍板同意「先」縮減興建公屋單位

其實早於2014年6月26日,《獨立媒體》發布橫洲建屋項目的地圖比較,原訂17,000橫洲公屋單位,根本只打算收回34公頃夾雜車場、倉地的「棕土」,集中在同一區域興建,沒有牽涉任何綠化地帶。稍有批判能力也看得出,這不是在「同一範圍」分期建設房屋,而是「放棄」原來的棕土地帶,「轉移」要逼走三村居民的綠化地帶興建4,000單位。所以,張炳良的回應混亂又無法自圓其說。

今天,繼被揭梁涉黑謀私妥協曾樹和車場利益後,《蘋果日報》、《成報》已詳細剖析新世界集團,如何可以藉綠化公屋地帶「無縫」銜接新發展項目,省下數億前期基本設置費用,落成新樓後涉55億賣盤利益。然而,這只是短期清晰可見的「肥豬肉」,實情長遠而言,中、港兩地地產發展商,早就覬覦元朗一帶。

中國、香港地產發展商力爭元朗發展

2015年8月6日《經濟日報》報導:

「遭司法覆核挑戰的西鐵元朗站上蓋物業用地仍獲6組財團爭奪,內房萬科更夥拍信置及嘉華國際入標,跟區內大地主新地分一杯羹。元朗站上蓋物業用地地價估值約達52億至74億元,估計連同建築費,投資額達117億至139億元,故昨天獨資入標的財團,以大型發展商為主,包括長實地產、恒地及新地等。

另外,亦有內房及中小型發展商合組大財團入標,其中較矚目的是內房龍頭之一的萬科置業(香港),跟「本地薑」信置及嘉華國際聯手入標,以提高出價的能力,增加中標的勝算。 」

梁振英頻頻到深圳  2016年初梁「敲定」2017年深港政府合作方向

各路地產發展商爭奪元朗一帶,無論短、中、長期均有重大價值,它鄰近深圳發展重點——特區中的特區:前海。2013年1月,新上任不久的中聯辦主任張曉明,即拜訪其時「江蘇幫」深圳市委書記王榮,期間多番強調深港合作,尤其「前海的開發合作」。相隔一星期,梁振英緊隨張曉明跟王榮及深圳市長許勤會面。

2014年5月,梁振英再與王榮、許勤會面,感謝支持兩地通關便利。同年12月,梁振英到深圳前海向傳媒分享,鼓勵更多香港青年到前海投身科技事業:「我希望香港的青年人能夠多些來前海和香港以外的地方看看,不只是說一個地方。香港這個城市,我們的經濟體系的組成比較單一,大家離開香港可以為自己開發多些符合自己興趣、符合自己能力的機會。」

相隔一個月,2015年1月梁再到深圳,與王榮會面時雙方互相稱讚對方,梁表示:「沒有深圳的建設,就沒有香港今天的經濟和社會發展水平。」同年7月,那時王榮經已下馬,由馬瑞興上任深圳市委書記,梁即聯同多位官員到深圳會面,尤其介紹當時被傳是創新科技局局長楊偉雄。2016年2月,梁振英再與許勤會面,報導稱他們已「敲定」香港、深圳政府在2017年的合作方向。

不清不楚的潛在利益,先為香港與深圳前海互通鋪路

不久,香港科技網站unwire.pro訪問深圳「前海管理局香港事務首席聯絡官洪為民」,向香港人詳細推介「前海與香港」之間科研創企合作的潛力,內容強調由香港深圳灣過境抵達前海,不過十多分鐘車程,並解釋「前海」一名的由來:

「前海,全名為『前海深港現代服務業合作區』⋯⋯該處會主力發展服務業,而且根據《前海深港現代服務業合作促進深港合作工作方案》中表示,前海有各項有利港人、港企在該區發展的政策措施,包括給予前海註冊的港資企業國民待遇、進一步開放市場予香港金融機構在前海開展更多業務種類等。而主力發展的服務業項目,共有四大項,分別為:金融、現代物流、信息服務及科技服務和其他專業服務。據洪為民表示,暫時在前海開設的公司數目已超過 2 萬間,當中約 1 千間是港資企業⋯」

可見,未來深港合作(甚或融合)是多方面的,不但新界東北發展計劃令人疑慮,究竟港府如何規劃元朗一帶建設,縮減公屋數量之後,其餘私人房屋與配套,長遠兩地往來通關安排、變化等等,在梁振英多次隱瞞協商,與中聯辦跟深圳交流甚密,回應發展曖昧不清,是「官商鄉黑」以外令人高度疑慮之處。

梁振英在記招一臉苦難道說「粒粒皆辛苦」,似要大吐苦水,如果事實上沒有為香港民生謀福祉,難道要說為國家忍辱負重嗎?無論如何,在2047年前政改失落,前途未決,香港需要勇於承擔責任,誠實透明,堅守香港核心價值的人發展經濟民生,別當香港人是瞎子,甘於在黑幕之中摸象。

核稿編輯:歐嘉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