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輔大性侵被害人向師長道歉 夏林清:你們正在把她逼上絕路

(更新)輔大性侵被害人向師長道歉 夏林清:你們正在把她逼上絕路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輔仁大學心理系去年6月發生王姓男學生性侵酒醉學姊的案件,然而就在昨日,被害女學生於臉書發文,表示自己要向師長致歉,更寫下「所有的錯誤都是我造成的」等字句。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輔仁大學心理系去年6月發生王姓男學生性侵酒醉學姊的案件,中間傳出被害人的男友控訴院長夏林清為學校名譽想息事寧人、系主任遭解除職務等風波,然而就在昨日(21日),被害女學生於臉書發文,表示自己要向師長致歉,更寫下「所有的錯誤都是我造成的」等字句。

蘋果即時報導,輔仁大學去年(2015年)6月舉行學長姊畢業舞會,發生一名王姓男學生見一名學姐喝醉,藉口稱要送學姐回宿舍,卻涉嫌在電梯外性侵學姐的事件,結果遭到前來找人、學姐的朱姓男友撞見,揭發犯行,檢方並於今年1月檢方已於今年1月依「乘機性交罪」將王男起訴。

院長夏林清召開記者會為自己辯白

今年5月底,該名被害學姐的朱姓男友在臉書上發布8,000字揭露,當時處理事件的夏林清院長為校系名譽想「息事寧人」,甚至再度傷害了被害人,企圖說服他們不要提報性平會,甚至帶領處理該事件的工作小組把討論帶往「被害人酒後亂性」方向。

蘋果即時報導,同年6月,夏林清召開記者會,聲淚俱下為自己辯白,指朱生發表經過編織、剪輯的不實文章,把她塑造成權威壓迫者,讓她被網路蜂擁而至的惡評攻擊,「在網路的公共空間裡,我已經死了。」夏林清表示,案發當日自己出國,直到半個月後才回來,返國後獲知該事,由於被害女學生已驗傷報警,司法程序已在進行,也明白告知被害女學生性平會權益,「為什麼自己不申請,卻變成『被延緩』?」

系主任遭解除職務

自由時報報導,由於外界質疑心理系自組工作小組,違反性平程序,處理方式不當,輔大校方於今年6月底發出公文指出,心理系副教授何東洪即日起免兼系主任職務,何東洪也發聲明表示,對輔大校方懲處「覺得很遺憾,但也可以理解」,除向受害學生道歉,仍不忘重申工作小組積極介入的初衷。

何東洪表示,若只是依法令的最低限度作為,態度太消極,而當初心理系上的老師、助教及研究生,都是以更積極的標準任事心態,投入為期2個多月的工作過程,但對於不理想、甚至可能是失敗的結果,未能承接事件相關人的傷痛,更導致社會負評,他也深深致歉。

被害女學生道歉:「所有的錯誤都是我造成的」

然而就在昨日(21日),被害女學生突於臉書發表文章,向包括夏林清、輔大心理系、工作小組的成員等進行道歉。文中寫道,這起性侵案牽連了很多人,指自己無論如何解釋,都不能迴避對其他人所造成惡意與殘忍的後果。

被害女學生表示,夏林清沒有吃案,因此自己要為其因社會輿論受到諸多指控表示歉意,「並非我的本意,但仍傷害了夏老師,我要跟夏老師說對不起。」

針對事件,王丹於臉書發表自己的看法,指自己看見遭到性侵的女生寫道歉信,內心非常難過。王丹指出,一個受害者要寫出這樣的道歉信,不管被害女學生的想法是什麼,「她曾經面對的,可想像其承受的煎熬及巨大的心理壓力」。並指夏林清的處理結果,竟使受害人需要出來道歉,「天下,還有比這個更荒謬的事情嗎?」

(更新)夏林清:你們不讓她停止犯錯,還強行架著她

今日下午,夏林清於臉書分享了被害女學生的貼文並做出回應,指過去的這段時間,受害女學生與朱姓男友內在關係無法解決的痛苦,因找不到解決之道,而讓朱姓男友向外轉移去發文傷害別人。

然而當受害女學生終於鼓起勇氣,去認清這個「不當作為」,而決定向因其男友於五月底發布的文章而受傷的各個對象道歉時,網友卻不讓她下車就此停止誣陷的噩夢,用道歉來解脫,「你們不讓她停止犯錯,還強行架著她,片面否定她的認錯與道歉。」

夏林清表示,眾多網友正將被害女學生逼上絕路,特別是幾個網路名人,王丹、苗博雅、楊雅喆、王奕凱、黃麗玲...等,「請你們不要當網路劊子手,躲在網路群眾效應之下,以為個人可以免責」

夏林清於文中寫道,「你們真的了解事實真相嗎?過去三個月以來的事實發展,你們跟上了嗎?若有,你們怎敢說X(被害女學生的姓)是被迫的?」,並指網友應該先連絡被害女學生問清楚,或在網路公開直接詢問弄清楚事實,「我不希望你們的名人效應,傷人於無形,在此懇請你們不要再把X(被害女學生的姓)逼迫到無路可走。」

延伸閱讀

參考資料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julia』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