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白目的美術比賽 ——高雄獎的艱辛歷程

很白目的美術比賽 ——高雄獎的艱辛歷程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隨著時間推演,整個國際潮流逐漸形成「不分類」趨勢,「高雄獎」的結構模式就開始不斷被挑戰。每次開辦前的檢討會,幾乎會聽到的話語就是:「什麼時代了,還在分類。」

文:李俊賢

「高雄獎」從高雄市美展而來,高雄市美展則從台灣省美展而來。在高雄市美展時代,基本上沿用省展模式,直到高雄市立美術館(簡稱「高美館」)成立,承辦單位由文化中心改為高美館,1996年把標題改為「高雄獎」,這個美術比賽就進入另一階段。

高美館辦理「高雄獎」之後,立刻在各類別評審之後加上複審,初審優勝作品經過複審而入選高雄獎。至於複審委員方面,主要是由各分類媒材推派代表,另外由高美館聘請一些專家學者組成,這個分類初審,不分類複審的基本模式沿用至今,即使有修改,基本上還是維持這個結構模式。(後來取消分類代表的方式,聘請觀察員參與分類初審。)



隨著時間推演,整個國際潮流逐漸形成「不分類」趨勢,「高雄獎」的結構模式就開始不斷被挑戰。每次開辦前的檢討會,幾乎會聽到的話語就是:「什麼時代了,還在分類。」好像只要分類審查,馬上就矮了好幾級,完全趕不上世界潮流。是不是只要不分類,馬上就變成前衛而趕上國際潮流?而只要分類就變成鄉下人在辦比賽。很多環節即使稍微思考,可能就有不同見解,而不管如何,有很長的時間「分類初審」好像成為很多專家學者的提款機,隨時都可以加以使用。有些學者甚至認為如此的設計是為了討好地方派系,以保護主義的做法來維護地方派系利益。

面對這種持續的質疑,最後高美館是以「台灣美術史關照」的說法回應。在理想上,希望「高雄獎」是從台灣土地、歷史長出來的美術比賽,在台灣曾經發生過的美術類型,希望都有同樣的基準參加「高雄獎」。至於有沒有「國際」、「前衛」,如此的搞法,可能看起來很不像一些國際雙年展的風貌。很不像國際雙年展是不是就很沒前途?很像國際雙年展是不是就馬上「國際」而「前衛」?一下子也沒有答案。所以,因為「台灣美術史關照」而設計的「分類初審」仍然繼續。

對於「分類初審」的質疑之外,「不分類複審」也是使很多學者很困擾,很多「前衛」藝術家一直覺得自己已經前衛到一個程度了,為什麼要被要求去看一些很不「前衛」的藝術。不過,因為「不分類」是國際潮流,所以被質疑的情況還算不多。

經過有點漫長的20年,慣性的質疑或許稍有減歇,而整個結構張力仍然存在,不同的媒材、不同的語言,通通在同一個平台交雜混雜,看起來很故意甚至有些「條鋼」(台語,意指故意)。總和多年來對於「高雄獎」的質疑,最主要的論點還是「背離前衛國際潮流」。因為和想像中的前衛國際潮流不像,所以一定是很不當代也很不國際,很多前衛藝術家,看到「前衛」書法作品,立刻發生無言以對的情況,那好像是在前衛藝術的境界不應該發生的,為何「高美館」一再發生那種情況。

台灣的「國際」、「前衛」洗牌、洗版很快,因為多屬代理進口,並不需要研發,因而速度超快,如果一定要跟上「潮流」,往往會發生好像快跟上了,潮流卻又改變了,因而永遠都在跟,也永遠跟不上。所以,「國際」、「前衛」潮流很重要,自己的主張也很重要,尤其是和「國際」、「前衛」潮流不一樣的主張。

  • 本文由《藝術家》雜誌授權,未經同意禁止轉載,原文請見《藝術家》雜誌495期「藝術視野」單元
  • 透過本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責任編輯:黃郁齡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