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蕭青陽的快意人生:不瘋魔不成活,從唱片設計到火人祭

Photo Credit:蕭青陽工作室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不害怕是因為你的夢想不夠大!」蕭青陽說,近年上山下海的生活帶給他許多體驗,2015年他與團隊前進火人祭成為亞洲首支參與團隊,今年是第二度參與,「瘋狂的火人祭是高度藝術性及精神層次的活動,我已經上癮了。」他說。火人祭的魅力究竟何在?為何高價門票仍然可以秒殺完售?

唸給你聽
powerd by Cyberon

圖:蕭青陽工作室

訪談當天蕭青陽才甫自美國內華達州的黑石沙漠風塵僕僕歸國一週,說是「風塵僕僕」一點不為過,他談起在沙漠中瘋狂的火人祭經歷,彷彿空氣中仍然飄蕩著黑石沙漠的沙塵顆粒。

「Life is short. Make something amazing. (Then burn it)」這句美國火人祭(Burning Man)的標語忠實傳達出其瘋狂著魔般的藝術家精神,創造、然後毀滅它,正是這樣的瘋狂浪漫,創辦已逾30年的這項沙漠祭典,至今仍吸引全球各地的火人迷前仆後繼紛紛加入,即便門票每張要價台幣3萬元左右,仍舊年年開賣便立即秒殺售罄,彷彿音樂祭一樣讓人著魔。「很多火人都上癮了,年年都會去報到,我也是一樣,希望接下來還是每年都可以去!」蕭青陽說。

國際獎項敲開生命之門 蕭青陽決定向世界探險

如同一般人的印象,蕭青陽手下的唱片設計作品不下千張,但近年卻似乎重心轉移,轉而參與更多活動及跨領域的合作。「我的人生好像從葛萊美獎之後邁入新的境界,我原本只是單純的設計人,認真工作樂在其中,能夠從事最熱愛的工作已經心滿意足,沒想到葛萊美獎入圍之後,忽然間許多不認識的人都會來找我,想聽我說說話,我也發現原來自己是有能力去鼓勵別人的。另一方面可能年齡也成熟了,我也想要帶領年輕人做些什麼,去參與更多事情,好像也補足我自己年輕時的某些缺憾,現在的我更成熟更有擔當,也更有能力,可以帶領更多年輕的蕭青陽去冒險。」蕭青陽說。

「這幾年我真的玩瘋了,這星期剛從火人祭回來,上個月我才和朋友去爬富士山,之前還去撒哈啦沙漠和聖母峰,這些對我而言都是全新的體驗,也是我藝術的創意和養份。其實這些冒險活動和藝術是息息相關,我鼓勵熱愛藝術的年輕朋友們一定要走出去探險、體驗生活!這些經驗都是自己的,每天待在電腦前只是移植別人的智慧、複製別人的經驗,那些都太空虛了。所以這幾年我會鼓勵年輕朋友們,能力不夠沒關係,多多出去體驗生活,這些絕對都會轉變成為你創意和生命裡重要的一部份。」

蕭青陽
蕭青陽近年開始與年輕世代分享自己的經驗,希望每個人都能勇於實踐自己的夢想,不要膽怯。

蕭青陽形容自己的性格很被動,葛萊美獎帶來許多商業合作的機會,等於主動敲開他的人生大門。「很多不同領域的人會來談合作,也因此認識很多朋友,過去我做的已經是我熱愛的藝術及和音樂相關的工作,卻到這些年才忽然發現,原來世界上還有這麼多好玩的領域是我過去沒有接觸過的!」蕭青陽興奮的神情就像是個初初接觸大千世界的青少年,略懂世事而充滿好奇的探險慾望。「我時常回過頭看看這一路走來的痕跡,覺得自己很幸運,因為直到現在,我一直都活在17歲自己許下的那個夢裡。」

蕭青陽說自己從小學就對音樂有濃厚的興趣,每天放學都會跑去唱片行,沈浸在那些充滿藝術感的封套設計裡,「那時期是80年代,正是全球音樂產業的顛峯,歐美有許多唱片封面的設計都是很抽象、充滿藝術性的,我每次看到那些唱片封套的設計都覺得很被勾動,再聽到專輯裡面的音樂,去體會想像那些音樂與創作之間的故事……音樂真的太有魔力,而且聽得愈多愈覺得有發掘不完的寶藏,我從小就決定自己未來的工作一定要和音樂和藝術有關係。」

四度入圍美國葛萊美獎的封面設計、亦獲得德國紅點設計大獎及美國獨立音樂獎最佳專輯包裝設計獎,連番國際肯定讓蕭青陽發現自己原來和世界的距離這麼近。「39歲那年入圍葛萊美獎,打開了我的眼界,原來過去我以為自己不可能做到的事、不可能達到的願望,都是近在咫尺,只是自己沒有發現。我的作品都運用了很多台灣最傳統的元素,這點也讓我明白,外國人欣賞我們的設計正是因為我們的獨特傳統,正是因為我們和他們『不一樣』。」而沿著對音樂的熱情走到現在,冥冥之中他和自己的青春仍有著神祕的聯結,包括這兩年令他心神皆大受震撼的火人祭。

30年前的願望 神奇因緣打開火人祭探險之旅
burning man
由高空鳥瞰的火人祭現場,火人祭是每年美國內華達州黑石沙漠舉辦的藝術性活動,彷彿為期9天的嘉年華會,高價門票年年秒殺。
burning man
2015年的作品「蓮花媽祖廟」在火人祭現場付之一炬的場景,震撼人心。
burning man
火人祭現場可以看到來自世界各地的巨大裝置藝術作品在黑夜裡的沙漠閃耀。

火人祭是每年8月底至9月初,在美國內華達州黑石沙漠舉辦為期9天的藝術性活動,於1986年由Larry Harvey和朋友們創立,當時他設計了一個2.7米高的巨大人型雕塑,和朋友們狂歡後便把雕塑燒毀。之後Larry更加瘋狂,建造出更高的巨型雕塑,而這場狂歡派對的形式也愈趨擴大,聲名遠播,吸引了來自全球各地的火人迷。由於火人祭是在乾旱炙熱自然環境惡劣的沙漠裡舉辦,來到黑石沙漠的人也彷彿在參與一場與時間空間搏鬥的極限運動,因此也衍生出限制金錢交易、以物易物、自力更生、表達自我、公民責任、不留痕跡、參與、活在當下等規則,參與者帶著作品在沙漠中狂歡9天最後將作品燃燒。蕭青陽和藝術團隊於2015年以「蓮花媽祖廟」參與火人祭,今年則帶著作品「如來神掌」第2度報名前往參加,而這一切是如何開始的呢?

「說起來還是要講到18歲的那個自己,也算是滿神奇的因緣。我18歲那年在公司翻到一本雜誌《流行通信》,有一頁就是在介紹美國火人祭,沙漠裡燃燒的巨大火人留給我很深刻的印象,非常具有藝術性,好像一群胡士托(Woodstock)的人在那裡狂歡,我熱愛音樂和藝術,這張照片就像一個勾子留在我心裡。我把這件事寫進《不累幹嘛睡》,這本書其實都在談我的旅遊經歷,但是說起來很神奇,夢想社區文教發展基金會創辦人Gordon剛好就讀到這一頁,他是個熱愛藝術的人,就主動聯繫我,說去火人祭也是他長久以來的夢想,能否找我合作,組一支團隊去報名?」火人祭的作品都是巨大的藝術裝置,需要藝術家的創意和大量的資金方能完成,蕭青陽和Gordon正好互補。「我當然一口就答應了,媽祖廟是Gordon大哥的構想,但是我覺得在沙漠裡突然出現一座東方廟宇的吸引力還不夠,為什麼不在沙漠裡開出一朵蓮花呢?」報名之後成功取得火人祭門票,蕭青陽的火人祭之旅就此展開。

真實又虛幻 激進又平和 打造出火人祭著魔般魅力
burning man
2015年的火人祭現場,蕭青陽親自替工作人員手繪臉譜。
burning man
台灣的傳統色彩讓外國人驚艷萬分,深深著迷。
burning man
火人祭強調為期9天活動不留痕跡,所有的裝置藝術在沙漠裡生成,在沙漠裡消逝。
burning man
沙漠裡四處可見世界各地團隊隨地搭建而起的帳棚。

蕭青陽近年的生活十分精彩,和朋友們橫渡撒哈啦沙漠、攀登聖母峰,他形容自己的性格膽怯,多虧朋友們總是適時推他一把讓他愈玩愈瘋狂。「去這些活動我多半是擔任記錄的角色,幫忙拍攝影像和畫面,但是火人祭的盛典才是真的讓我大開眼界,打開我的身心靈,完全大解放。如果說葛萊美是我人生的第一扇窗,我會說火人祭就是我人生的第二扇窗,那些在沙漠裡零下溫度的體驗太真實了,真實到又像假的,而且那裡有非常多的藝術家,全部都是瘋狂沒有極限的。我對這種瘋狂的、真實的、零下的沙漠、大型藝術裝置,完全上癮。我會把自己也歸類在瘋狂的藝術家,只是我太晚開發自己。不過人生不嫌晚,火人祭裡有一隻很有名的噴火大章魚,這次在會場遇到這個作品的設計師,原來是一個70多歲的老先生,他說他已經來了6年,我想想自己真的還不遲。」

2015年蕭青陽和團隊帶著蓮花和媽祖廟前往火人祭,還特地找了文學程度極佳的外國人將台灣廟宇裡解命的籤詩翻成英文,許多火人們進了媽祖廟都會感動得立刻下跪。「別看火人們每天都瘋瘋顛顛,他們走進完全神祕陌生的東方廟宇,同樣可以感受到宗教的力量,主動下跪膜拜。這也讓我發現外國人其實是很依賴宗教信仰的,尤其是幫他們解讀籤詩的時候,每個外國人幾乎都痛哭流涕。」蕭青陽說,反倒覺得自己還沒有徹底放開。「其實火人們進入沙漠就是來瘋來狂歡的,在這裡每個人都毫無限制、完全解放,甚至嗑藥嗑到只想忘掉全世界,但是看見他們忽然卸下心房流下眼淚的那一刻,我忽然覺得自己好像錯了,我為什麼要把他們拉回現實世界?」

「這點也讓我察覺火人祭的魅力,火人祭是可以讓人很瘋很激進的地方,但是同時也可以是讓人心靈極度平靜的地方。」蕭青陽說火人祭裡有一個固定的教堂似的大型裝置作品,讓每個火人都能在裡面放上親人和朋友的相片,甚至是寵物的照片,所有你最愛的人事物⋯⋯最後再一把火燒掉。蕭青陽形容裡頭有一種悲悽的氣氛,每個人都在哭泣。「火人祭雖然有瘋狂的一面,但是某種程度也是精神層次相當高的活動,每個人都相當自制,大家都有種火人的默契,知道這9天裡可以儘量為所欲為,瘋狂玩樂,但是9天的一把火之後,一切也都結束,每個人都要回歸到自己的正軌裡。」

2016年的作品「如來神掌」正是來自去年的反思,蕭青陽說這個主題正是去年在火人祭現場就想好的題目。「我非常熱愛火人祭的精神,每個人來到這裡就是完全放開、完全付出、沒有極限的瘋狂、追尋真正的快樂。但是在平靜的時候,你心裡還是會明白,火人祭結束的時候就是你回到生活裡的時候。我看著很多瘋狂的火人行徑,想想我自己,這些年瘋狂地玩,上山下海,但回到最後我最煩惱的還是自己的問題,這讓我想起『如來神掌』的故事,無論人類再怎麼厲害,最後還是逃不開自己的手掌心,苦海無邊,回頭是岸。只是一個念頭,後來確定今年成行,就決定以『如來神掌』主題。後來和外國人解說這個故事,他們都覺得是很深奧的哲理,但其實這只是一個民間故事,我們生活裡真的就有很多寶藏等著我們去挖掘訴說。」

高價門票門檻 反而打造出高度的藝術含量及精神層次
burning man
2016年的火人祭門票,這張門票熱門程度常在開賣後即宣告秒殺。
burning man
團隊工作人員在沙漠裡搭建藝術裝置作品的工作情形。
burning man
「如來神掌」的主題正是蕭青陽去年在火人祭現場的領悟。

火人祭的門票索價不貲,但是仍然每年宣告秒殺,魅力可見一斑。「當你望著每件巨大的藝術作品,在黑夜裡的沙漠熊熊燃燒,那種震撼實在難以形容。而且活動門檻愈來愈高也是因為黑石沙漠的環境造成的,現在的裝置藝術作品愈做規格愈大,因為你如果只做一台壞掉的風扇放在沙漠裡,一陣沙塵暴吹過來就什麼都看不見了,別人還會以為那是垃圾。而遠遠看起來很渺小的作品,你騎著腳踏車靠近的時候才會發現,哇,原來有10多層樓高,那種巨大的藝術作品在沙塵暴裡是非常具有戲劇性的!所以我會說火人祭是藝術含量非常高、精神層次也非常高的活動。」

不僅僅如此,火人祭的前置作業是提早半年就要進場,整個團隊和裝置藝術的原料都要運送到位於內華達州的雷諾小鎮。「我們都是提早半年就要先過來動工,雷諾這裡全部都是藝術家,附近許多工廠都是靠火人祭的藝術作品在運作支撐。」蕭青陽也提到,火人祭官網上的門票價格約莫3萬元台幣左右,雖然開賣後會立即秒殺,但是線下大量流通的實際價格約莫1萬元台幣即可入手。而高價門票也同樣在美國引發不同聲音,也有人批評火人祭不過是白人上流階級的火力展示而已。

「我們在火人祭現場都看過,沙漠裡甚至有專機使用的停機坪,主辦單位也會公告所有參與者,一定要選在中午以前降落,因為中午過後會有沙塵暴導致飛機無法下降。然後你就會看到飛機降落後,很多穿著奇裝異服的人一個個跳下來,每個人手上都拿著門票,全部都是有備而來。」蕭青陽說。即便如此他也認為這個門檻同時也能篩選出具備高度的文明素養的參與者,沒有能力買門票入場的人還是有辦法憑一己之力成為火人,就是加入藝術團隊的志工,同樣可以取得入場門票。

蕭青陽這些年即便過著精彩無比的生活,藝術家的眼神仍舊清澈,問起他火人祭有什麼樣的影響或啟發嗎?他說:「雖然火人祭發展到現在的規模有些不可思議,但我相信創辦人一定是非常藝術性格的人,因為他們的精神就是緊扣著藝術創作的核心。藝術家們都很愛惜自己的作品,愛惜自己的名聲,但是火人祭的活動最後3天你就可以看見不同的作品在不同的地點燃燒殆盡,這就是在提醒我們,不要眷戀過去,你隨時可以有新的創意。」蕭青陽說。「火人祭給我最大的領悟就是,我應該完成每個作品之後就向下一個作品邁進。如果沒有一把火燒掉我的作品,我肯定還活在過去的作品裡。所以去年的蓮花媽祖廟燒了就燒了,我可以再做一個新的,新的媽祖廟和過去那個絕對又是完全不一樣的。」蕭青陽說他相信火人祭的魅力無窮,不僅僅擄獲藝術家的心,每個人都能從中獲得啟發。

不瘋魔不成活 火人祭正是心之所屬的藝術活動
burning man
火人祭的魅力之一來自於沙漠的惡劣環境,充滿戲劇性卻又真實萬分。
burning man
蕭青陽說火人祭讓他上癮。
burning man
在沙漠裡隨地紮營,火人祭像是人類回歸原始的慶典。

「不僅是藝術,包括沙漠那樣惡劣的環境、大自然的氣候、火人燃燒的形式,裡頭也有人嗑藥、天天派對……種種情況都在發生,也難怪矽谷會有許多科技人和新創圈的工程師來參加,懂得思考的人在裡頭絕對都能得到新的啟發。因為那樣的場景太魔幻了,既真實又虛幻,太戲劇性了,太激進了,看著藝術品在你眼前完成然後消逝……」蕭青陽說,包括沙漠克難的生存環境也是全新考驗。

「你如果是有潔癖的人,第一天還能忍受,到了第三天你也會放棄,乾脆不洗澡、甚至全裸不穿衣服,這裡一切都會回歸到人類最原始的狀態。你想煮個東西吃,才開始生火備料,煮完之後一陣沙塵襲來整碗飯菜裡都是砂子。你可以想像7萬人聚集在沙漠裡9天的情景嗎?我們都是到大賣場去買帳棚,接著9天就住在帳棚裡,隨時一場沙塵暴襲來你可能就會性命不保,那種刺激不是只有藝術而已。火人祭的精神就是不拘形式完全共享,因為每個人到後來幾乎都不需要衣服了,冷了就去路邊撿衣服來穿,中午熱了就丟掉。」蕭青陽說火人祭就像是平行宇宙,因為火人祭結束後一切的事情也會消失。「火人祭確實可以刺激創意,對於思考和創新絕對都有幫助。」

2015年組成150人的團隊,以7層樓高的蓮花媽祖廟驚艷火人祭,耗費1500萬元。今年蕭青陽縮小編制及預算,組成60人的團隊,號召全球亞洲青年共同打造出如來神掌的移動車也入圍火人祭評鑑最佳藝術作品前5名。詢問蕭青陽明年還要來參加嗎?他笑著說:「連續兩年出資的Gordon大哥今年身體不適無法再加入,原本我們約定接下來10年都要來,現在只能靠我自己了,我當然還是年年都要來,所以現在要開始籌措資金。」

「如果你不會害怕,就表示你的夢想還不夠大!」蕭青陽搬出他的經典名言說。「我要鼓勵所有的年輕人,看到別人去爬富士山、去英國聽酷玩演唱會、去環島、去火人祭,不要只會羨慕或者覺得夢想很遙遠,只要你踏出第一步開始做,一切都可能實現。我這些年都在演講談夢想,但我最想告訴年輕人的其實是:打破『夢想』這個模式,你想去哪裡就立即出發吧!買了機票明天就出發。」蕭青陽也說自己從來不藏私,力行火人共享精神,總是會在網路號召朋友們一起去玩。「現在網路的傳播力量很大,共享的觀念也很重要,大膽地告訴世界你想要什麼、你可以貢獻什麼,也許機會就會找上你。」

burning man
Photo Credit:蕭青陽工作室
burning man
Photo Credit:蕭青陽工作室
burning man
Photo Credit:蕭青陽工作室
burning man
Photo Credit:蕭青陽工作室
burning man
Photo Credit:蕭青陽工作室
burning man
Photo Credit:蕭青陽工作室
burning man
Photo Credit:蕭青陽工作室
burning man
Photo Credit:蕭青陽工作室
burning man
Photo Credit:蕭青陽工作室
burning man
Photo Credit:蕭青陽工作室
burning man
Photo Credit:蕭青陽工作室
burning man
Photo Credit:蕭青陽工作室
burning man
Photo Credit:蕭青陽工作室
burning man
Photo Credit:蕭青陽工作室
burning man
Photo Credit:蕭青陽工作室
burning man
Photo Credit:蕭青陽工作室
burning man
Photo Credit:蕭青陽工作室
burning man
Photo Credit:蕭青陽工作室
burning man
Photo Credit:蕭青陽工作室
burning man
Photo Credit:蕭青陽工作室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採訪』文章 更多『名人』文章 更多『YannYang』文章
Loader